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樹狗狗縮小記

「嗚嘎……?」夏樹揉了揉眼,看來又翹課了,不過,冬天睡飽後還是有些冷 「好像怪怪的,喝完果汁就這樣,到底怎麼了啊?」搔了搔頭 「啥!?這是啥??怎麼毛茸茸的!?」夏樹不敢置信的摸摸頭上的耳朵 「怎麼連身材大小都改變了!?」 「阿啊!!都那麼晚了!!靜留在等我啊!!」不管那麼多,急急忙忙奔向學生會室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呼…..靜留!!」匆匆忙忙打開了門,弄出個很大個聲音,不過門內的人卻還是很悠哉的喝著茶 「阿拉~夏樹妳今天比較晚呢!」靜留放下茶杯,轉身之後,不曾改變的笑容變成驚愕 「不要這樣看我拉……」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阿……好可愛啊!!」靜留將超迷你尺寸的夏樹抱起 「嗚嘎!別磨蹭啦!!會摩擦生熱!!」夏樹反抗著,靜留停止磨蹭,抱著夏樹 「恩,那你這樣要回宿舍?」 「呃,不知道……」夏樹倒是沒想那麼多 「要不要……先來我家一陣子等妳恢復?」赤眸中充滿期待 「這……會不會打擾妳啊?」 「當然不會~」(迷:歡迎都來不及怎麼會打擾呢~) 「好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靜留拿起放在一旁的書包,抱著夏樹緩緩離開風華學園 「唔…….」雖然才剛睡醒,但靜留的懷抱讓她感覺好溫暖,靜靜在靜留懷裡睡去 「呵呵……又睡著啦?」臉上掛著的笑意變得更深了 ──────靜留家────── 「唔…….好餓喔…..靜留?」在沙發上睡著的夏樹醒來,看了看四周,找尋靜留的身影,脫離溫暖的被窩,走向廚房 「阿啦?妳醒啦?馬上就可以吃飯了!去冰箱拿妳最愛的美乃滋吧」靜留摸了摸夏樹的頭溫柔的說道 「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吃靜留做的菜了,再加上被准許食用美乃滋,興高采烈的跑向冰箱 「呵呵,慢慢來,小心點」靜留關起爐火,將剛做好的菜端至餐桌,而夏樹已經準備好乖乖坐著了 「唔喔喔!!」夏樹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背後的尾巴拼命搖著 「快吃吧!」靜留將圍裙放至一旁,替夏樹盛了飯 「烏茲,好好粗喔!!」夏樹狼吞虎嚥的吃著 「慢慢吃,還很多」靜留嘴角不自覺的上揚,開心的吃著,很久沒和夏樹一起吃飯了啊! ─────我是好好吃分隔線────── 「嗚啊~~好飽~」夏樹滿足的放下碗筷,靜留收拾著 「還滿意嗎??」將碗筷放至流理台,走回餐桌 「恩嗯!!」夏樹點著頭,十分滿足 「好啦,該想想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將夏樹抱至客廳,打開暖氣,夏樹最怕冷了 「唔…….中午過後,我喝了迫水的果汁之後,就昏昏沉沉的,然後我睡醒之後就這樣了!」 「這麼說來,都是迫水老師的果汁的關係了?」靜留下了結論 「喔哦……啥!!!可是他跟我說他今天下午要去美國耶!!」夏樹這才反應過來,大吼 「阿拉~那怎麼辦?」 「這這這……只好等他回來了……不然怎麼辦?」夏樹垂頭喪氣,耳朵也垂了下來 「那這陣子都呆在這裡吧!?嗯?」 「如果,每天都可以吃到你做的菜…..」夏樹用期待的眼神望著靜留,看來是不想吃泡麵了 「可以啊!只要妳想吃,連我都可以給妳吃了」 「啥!!我沒有說要吃妳!!」夏樹紅著臉說道 「呵呵…..開玩笑的啦!」靜留掩嘴笑著,這樣的夏樹對她而言是很大的誘惑 「真是……」夏樹崛著嘴,氣呼呼的,臉還紅紅的,十分可愛 「走吧夏樹,一起洗澡好嗎?」靜留開口邀約 「啊?可是……沒那麼小尺寸的衣服吧?」現在的夏樹是勉強用制服外套包著 「啊?我找找看……我記得有親戚小孩留下的衣服」靜留走向房間,尋找著,不久後,拿出一件連帽上衣及牛仔褲 「真的有喔?」夏樹走向靜留,接過衣服看阿看,尺寸剛好 「這樣,就可以一起洗了吧?」 「恩…..喔」 ─────────洗澡洗澡不許偷看───────── 「呼~」夏樹穿著尺吋剛好的衣服跑阿跑,尾巴搖阿搖~ 「別跑,夏樹,回來吹頭髮!!」靜留要夏樹吹頭髮以防感冒 「哦哦!!」夏樹根本沒在聽,已經打開電視在看 「真是的,這孩子……」靜留無奈的拿著吹風機幫夏樹吹頭髮 「唔阿!!」夏樹看著電視上的劇情叫著 「恩…….」靜留抱著夏樹,呆呆的望著螢幕,有些睏了,任由夏樹叫著 「阿哩?靜留?」不知不覺,時間已慢慢指向十二點,夏樹才發覺靜留已經睡著了 「夏樹,對不起……對不起……我對妳做出那種事……」靜留夢到了還HIME的她們 「嗯?」以為靜留已經醒了,歪著頭看著靜留過了一會兒才發現靜留是作夢了 「對不起……」淚水留下 「我早就不在意了阿….」小小的手抹去淚水 「恩……」靜留睜開赤眸,緊抱身前人兒,似乎害怕會失去夏樹 「嗯?靜留,我們去睡覺了吧!已經很晚了」夏樹任由靜留抱著,紅著臉說道 「恩……」靜留抱著夏樹走至臥房,輕輕抱著夏樹 「妳剛剛做惡夢了嗎??」夏樹問道 「沒有阿……」靜留心虛得答道 「我…..早就不在意了,妳不在的那段時間,我感覺ㄧ切都變得奇怪,我想…….我也是喜歡妳的,和妳ㄧ樣的喜歡。」越說越小聲,臉也越來越紅 「夏樹…….可以再說一次嗎??」靜留不敢置信,試探性的再問一次 「聽清楚了,我喜歡妳!和妳ㄧ樣的喜歡」豁出去了,只希望能表達自己真正的意思 「嗯嗯…….」感動的淚水再次流下,令夏樹感到不知所措,只能這麼做了,夏樹輕輕吻上,那是第二次自己主動吻她,第一次時,她們還在面對那命運 「好啦,趕快睡拉!!妳已經很累了吧!」紅著臉,鑽進靜留的懷裡說道 「晚安,可愛的夏樹」靜留笑著,那是從未出現過的燦爛笑容,看到此刻的夏樹,心動極了,原來自己從沒有意會到靜留是如此令人心動的女孩,甚至可以餵了自己不惜化身修羅,夏樹的心揪疼了,緊緊抱著靜留,不想再放開 「這次,換我不放手了,靜留」夏樹將臉整個埋入靜留懷裡,任性的說道 「是!我可愛的夏樹」靜留回抱著夏樹,沉沉睡去 ─────────我是好甜分隔線────── 翌日,夏樹醒來時,靜留已不在身旁,望了望四周也沒有那個人的身影 「靜留!!靜留!妳去哪了!?連妳都離開我的話……我除了妳什麼都沒有了啊!!」夏樹顫抖著,十分無助 「夏樹!?怎麼了??」聽見夏樹的叫喊,靜留匆忙的從廚房跑來,赤眸中充滿著驚慌 「沒事……只是以為妳離開了我……」夏樹趕緊跑向靜留緊緊抱住,小小的手似乎有些不夠,抓得很緊 「放心,我哪都不去,我只是去做早餐,今天還是要上課呢!」靜留抱起小小的夏樹,輕聲說道「恩……」夏樹點點頭,走向浴室梳洗 吃過早餐吃後,靜留抱著夏樹緩緩走到風華學園,而夏樹也趁機睡了一會兒,來到舞衣的班級 「舞衣同學,方便打擾一下嗎?」靜留喚道 「啊!?會長?怎麼了嗎?」舞衣驚訝的是靜留居然會找她 「就妳所見,夏樹變成這樣子了,所以,這幾天上課時可以幫我注意著她嗎?」靜留由於大了夏樹2年,沒辦法每節下課來找夏樹,只好託付給舞衣 「啊?沒問題!!」 「那就麻煩妳了,夏樹,我吃飯還有放學時會過來接妳」靜留摸摸夏樹的頭,將夏樹抱給了舞衣「會長妳放心吧!」舞衣笑了笑,要靜留放心 靜留離去後,夏樹睡到了快吃午餐才醒,醒來第一件事是尋找靜留,經過舞衣的說明之後才知道自己來到了學校(迷:阿妳都沒在聽人說話吼!只聽靜留去哪兒沒聽原因啊?)直到了放學才讓靜留帶回家,舞衣唯一的感想是”變成犬樣的夏樹很難照顧” ─────歡歡喜喜回到家────── 「靜留~~今天吃什麼?」夏樹搖著尾巴走向正在做菜的靜留 「嗯?美乃滋蓋飯,想吃嗎?」 「要要要!!我要吃!!」 「恩,納到餐桌去等我一下吧!快弄好了~」 「恩嗯!!」 吃飽飯後,靜留先去洗澡,而夏樹不知不覺得在沙發上睡著 「夏樹?」靜留擦著亞麻色長髮,穿著浴袍走出浴室,喚了喚沙發上的夏樹,好可愛啊!!靜留忍不住吻了上去 「嗯??」夏樹恍神恍神再幌神,一是到靜留正在吻自己才醒過來 「夏樹……可以嗎?我已經忍不住了,好想要妳阿……」已經再也忍不住了,忍了三年,已經沒辦法再忍住了 「靜留……」『不要……不要用那種眼神,都是因為我才害妳……』夏樹手環住靜留的頸 「沒……沒有人說不可以吧?」夏樹紅著臉小聲的在靜留耳邊說道 「夏樹……」輕喚一聲,吻著夏樹那柔軟的唇,而夜,才正要開始 ──────自行YY了吧────── 翌日,靜留醒來之後,夏樹早已跑道浴室去了,突然感覺”看來昨天還不夠”,又跑到浴室去了 「靜留!!妳又跑進來了!!」 「妳恢復了??夏樹??」靜留望著已經變回原來尺寸的夏樹,十分驚訝,不過那對犬耳疾犬尾還存在著 「恩……早上起來就變回來了,只是犬樣還是沒有改變」夏樹垂頭喪氣的樣子誘人極了 「是嗎?那你…….要回宿舍去了嗎?」靜留壓抑住慾望,問道 「這個…….關於這個,靜留,我們……我們同居吧?」夏樹紅著臉,抱住靜留說道 「恩……好的,夏樹」靜留笑開了,本以為夏樹變回原樣就會離開自己,沒想到卻提出了同居要求,而在歡喜之際,也將夏樹推向了牆邊,當天,舞衣收到了夏樹傳來的簡訊,要舞衣替她還有靜留請假,舞衣只好替他們請假,以及替夏樹祈禱,據說夏樹整整請了三天假才出現,而真正原因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