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1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平行同人)-BLACK SPACE-遇


 

Black Space
序˙遇

天外、山嵐,籠罩著鬱鬱森林外環繞的山,天與山連成一線,分不出遠近,一抹藍色身影輕靈的跳躍在森林之中,風輕輕吹拂,引領著此人往森林深處走去,而最終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座由水晶組成的祭壇,藍色人影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籠著她的是一股肅殺的氣息,右腿上的細刃在月光的照射下發著光,人影緩緩走向祭壇,在觸及桌面時,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陷入黑色的空間,女孩臉上沒有任何的急躁,更顯現女孩的沉穩,緩緩出現的人是一個擁有銀白色長髮的女子,縱然兩者身上的服飾極度不同,但彼此都不在意,飄浮在無的世界,是人或是無生物早已分不清,只見銀白色的人影輕輕撫了藍色人影的長髮,如火一般的赤眸望著藍色身影,嘴角輕挑,微笑著,白髮赤眼,是那人的特徵,但,卻令人看不清,唯一清楚的,是那雙溫柔的赤眸。



妳是誰?好熟悉的感覺…好溫暖…?藍色身影的女孩睜開如湖水般翠綠的雙眸,欲看清輕撫自己的人究竟是誰,但模糊的眼什麼也看不清,低沉的聲音透露出一絲絲疑問



夏樹…妳是個善良的孩子…別再殺人了好嗎?溫柔的笑著,赤眸望著名為夏樹的女子



我是個殺手…不殺人我還能做些什麼呢?感到疑惑,畢竟自己從小就被如此教導-在這個世界,不殺人就等著被殺,是的,養育自己的人是這樣教導的



妳有妳的路該走…去吧!去尋找和我相似的人,她在等著妳。語畢,身形漸漸消散



極力看清眼前之人的夏樹什麼也看不清,只知道對方有雙溫柔即似陽光的赤眸



等等!她的名字?伸手要抓,卻動不了,眼睜睜看著身形消失



她是…夏樹聽不見,望著開闔的嘴型,聽不清說了什麼,只知道是三個音節,然後,人影消散,一切成空,唯一記得的是那雙赤眸。







「別走!」床上的人低沉的吼著



「又是那個夢她到底要我去找誰?可惡!我找了那麼久就是找不到她說的人啊!」一拳落在木製床上,隱約可以聽見木頭裂開的聲音,縱然惱怒,木訥的表情卻沒有改變



「是妳吧?奈緒,出來吧!有什麼事?」對著牆角的人影冷冷說道,碧眼看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擁有一頭如火一般的赤紅短髮,以及和夏樹相同的碧綠眼眸



「凌晨三時,主上在滅月樓大廳等妳,還有,不要叫我奈緒,我是血蛛。」說完,人影消失,無聲無息的消失,絲毫不忌諱夏樹全身殺氣,不急不徐的消失在黑暗的角落,是殺手最基本的能力。



東京的夜晚,即使已經凌晨二時,還是比其他地區來得熱鬧,夏樹穿上了緊身衣褲,在月光的照映下右大腿上的細刃發亮著,胸前的墜鍊也在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著,但,黑色不知是什麼的結晶透露出不凡的來歷,夏樹將銀藍色的長髮札成馬尾,率性的身影,轉眼間已消失在偌大的高級套房中,似極了在銀月下跳躍的狼.銀狼,是她身為殺手的稱號。









黑夜中,氣溫漸漸降低,夏樹踩著輕靈的腳步,穿過無人煙的黑色小巷,像風一樣的快速,即使穿過人群,幾乎沒有人會發現她,這是一個殺手該有的身手,從自己的套房中出發,到達滅月樓正好凌晨三時,是約定的時間,一分一秒,沒有誤差,就跟執行任務一樣,從不拖泥帶水,一招斃命,這是外面傳聞的銀狼之身手。



「主上。」沒有帶著任何情感或是尊敬的語氣,喚著站在門口的墨綠色短髮男人。



「嗨~妳還活著啊?看來實驗成功啦~」男人笑容像極了剛看完戲的人那般快樂,褐色的眼中充滿著滿滿的歡悅。




「有話直說吧。」碧綠如水般的眼眸裡沒有任何感情,殺手不需要感情,對任何人都如此,即使對方是養育自己、教導自己的人,但,如此教育她的卻是眼前的人,所以這樣是被允許的。



「三樓,有人等著妳,完成任務,她離開,而妳,可以選擇和她一起離開,或是留下。」男人輕笑著,一副看戲的樣子,夏樹馬上就知道等一下一定會有什麼詭異的事情要發生了,但命令是絕對的,作為一名殺手只需聽令行事。



「恩。」毋需任何語言,即使問了任務內容也得不到答案,內容總是會隨著主上心情而改變,夏樹心裡無奈的嘆了口氣,眼前的人明明都超過四十歲了還這樣,是返老還童嗎?那不會嫌太快了嗎?




夏樹緩緩走到三樓,滅月宮,滅月樓最大的房間,能住在這裡的是主上認為有趣的人,伸手要開啟這道門,卻頓了頓,想起自己也在這裡住過,自己也曾被來當玩具去試驗主上那99%不會成功的實驗,突然有種自己能活下來真是打不死的小強的詭異感想。




好不容易結束那無聊感想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純白的房間以及淡淡的綠茶香味。房間正中央放置著一張床,床上的人正望著夏樹,床上的人潔白得令人以為是置身在天堂中的潔淨天使。



「妳是誰?」夏樹雖然驚訝,但臉上卻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平淡的語氣像是在逼問對方,毫不自知的夏樹只覺床上的人十分相似出現在夢中的人,對,就是讓她忘不了的那雙眼,在夢中一直很溫和的赤眸,如陽光般的溫柔,正注視著自己。



「妳好,我是赤蠍。」赤紅的眸眨了眨,亞麻色長髮隨性的披在肩上,純白的浴衣上面有著紫色的花樣,浴衣尾端鑲上荷葉邊,在平凡中的不凡,是不是又代表著主人的實力?



「我是銀狼-玖我夏樹,妳是這次的夥伴?」關上門,走向赤蠍,眼前的人並沒有散發出任何殺意,雖然明瞭對方也是第一殺手組織-滅月的殺手,卻沒有對自己有任何敵意,而且似乎還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面




「是的,請多指教,銀狼。」伸出手,要和夏樹握手的樣子,露出笑容,女子的笑容十分溫和,但卻又散發一股不容小覷的氣勢,厚薄適中的唇瓣緊閉著,嘴角揚起,形成一個完美的笑容。




「妳的名字?」夏樹雖然遲疑了,但眼前的人像是有魔力一樣,讓夏樹伸出了手與她握手,殺手間的友好成立,夏樹坐在床上,問著對方的名字。



「藤乃靜留。」濃濃的京都腔十分特殊,令人感覺非常舒服,身上淡淡的香味吸引著夏樹的注意力。



「靜留」好熟悉的名字,對於夏樹而言,似乎十分重要,但是好像忘記了,感覺像是被強迫去忘記那段過去。夏樹努力的想著,不過怎麼樣都想不出來



「接下來的任務就麻煩妳了,夏樹。」靜留微笑的說著,將夏樹的思緒拉回,澈如水的碧眼對上了赤眸,赤眸眼中的柔情和夢中的那人一樣
...




兩個截然不同的人相遇,名為夏樹的女孩,眼中沒有絲毫感情,卻擁有無人可比擬的赤子之心;名為靜留的女孩,眼中充滿了感情,卻擁有比惡魔還要兇狠的心,以及比任何人還要渴望愛的心,黑與白,永遠是背道而馳的兩者,當它們碰在一起時,卻又比燃燒的火燄來得激烈。



故事,從這裡開始,屬於那兩個少女,跨越世界的永恆戀曲,黑與白,相生相剋的兩個存在,白因黑而更加明亮;黑因白而得到救贖。夜風輕輕吹起,又是一頁故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