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舞Hime平行同人)-BLACK SPACE-第三章-獸

 

三章                          

 

午後的陽光穿過濃密的樹叢,在濕潤的地上閃閃發光,雨後的清新空氣環繞在藍髮少女身旁,碧眼不停的觀察四周,觀察著自然中的一舉一動,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也更加深入當初出發的那座森林。

 


夏樹追尋著陣陣傳來的低吼聲,一路上十分疑惑,難道別人都沒聽見嗎?這種令人難以承受的吼聲,而隨著吼聲所傳來的是更大的壓力,令人厭惡的感覺讓夏樹更加想要深入了解,越接近森林深處,吼聲越加大聲,而壓力也更加沉重,腳邊不時出現的枯骨令她疑惑,最疑惑的便是剛才出發時並沒有發現這種東西還有吼聲

 


來到森林深處,映入碧眼的是一座古墓,看似封印的符咒已看不清楚,夏樹輕輕踏上古墓前的階梯,入口緩緩打開,像是在迎接夏樹到來,夏樹停駐了一會兒,踏著沒有任何聲響的腳步,走進古墓之中,不知過了多久,來到古墓的盡頭,所見的是黑色龐然大物,正睜著赤眼望著夏樹。

 


「是你呼喚我的?你是什麼?狗?」夏樹毫不懼怕的問著,即使在黑暗中夏樹仍然能看清眼前的東西,而腿上的細刃已蠢蠢欲動

 


妳聽得見我的聲音?黑色大物伸了個懶腰,坐在夏樹面前

 


「不然我怎會到這裡?你到底是什麼你還沒說。」夏樹依然問著,但對方似乎沒有想回答的意願

 


戰鬥吧!妳是被選中的人,打倒牠,和牠一起成為最強的騎士語畢,龐然大物消失

 


突然一聲巨響,在剛剛那大物所待過的地方,取代牠而出現的是和牠截然不同的白色巨狼,巨狼低吼的幾聲,張開大嘴射出冰錐,但對夏樹而言那已是猶如冰柱般的大小,只見夏樹眼神一凜,猶如戰神一般的囂狂氣勢,使四周空氣凝結。

 


夏樹抽出細刃,直劈巨狼額頭,巨狼見狀身形一閃,銀尾一掃,翻起地上巨石,但夏樹身手更快,縱身一躍,跳上巨狼頭上。

 


巨狼怒氣上升至最高點,拼命想將夏樹甩下,甚至用力撞擊古墓,口中冰錐四處飛散,銀色巨尾狂掃,如血一般的赤瞳更加深邃,本就脆弱的古墓終於承受不了強勁的撞擊力道,被夷為平地,刺眼的陽光使得巨狼一時之間看不清,陣陣吼聲猶如惡魔的咆嘯。

 


夏樹輕輕閉上雙眼,緊握手中細刃,決定先打倒眼前的巨狼再來問剛剛那是什麼,看來夏樹十分在意剛剛那隻黑色巨獸的來歷。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但是我有問題要問,所以,打倒你是必然,請你睡一下吧。」夏樹自顧自的說著,摸了摸巨狼的頭,然後碧眼中充斥著殺氣,緊握細刃,朝巨狼頭部用力重擊,在那之後,只聽見巨狼低鳴一聲後,巨大的身驅倒落在石堆上,揚起陣陣塵土,夏樹將細刃綁回腿上,輕靈的從巨狼身上躍下,但卻在接觸地面那一刻,陷入了白色的世界...。






純白的世界看不見任何事物,身陷其中的夏樹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以及自己微弱的呼吸聲,夏樹緩緩睜開碧眼,看見的都是白色不知是什麼的氣體,亦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能緊握細刃,以防突襲,殺手的緊戒心提高到最高。

 


妳叫什麼名字?突然,一個稚嫩的童音傳到夏樹腦中

 


玖我夏樹,你是誰?還有剛剛的黑色大物是什麼?夏樹心想,聲音卻已經傳到另一方

 


剛剛的是狼神-夜鳴,而我是狼神之子,妳,玖我夏樹,我願侍妳為主,妳是否與我定下契約,成為騎士,用自己的雙手,守護自己所愛?”童音再次響起,像是按照稿子唸出與童音不符詢問之詞

 


唔?我不知道我該守護什麼,但我對騎士這東西有興趣,好,我答應夏樹答道,只因為好奇便與童音之主定下了名為騎士的契約

 


只見純白的世界漸漸轉為淡藍色,夏樹的左手臂上感覺一陣火熱,一個奇特圖騰慢慢浮現

 


是的,我的主人,我將侍妳左右,忠誠不二說完,轉為淡藍的景色消失,聲音也消失不見,然後,夏樹的意識逐漸轉醒。

 


「唔呃...剛剛那是夢嗎?我記得打倒巨狼後...」夏樹努力回想似夢非夢的夢中所發生的事。

 


「對了,圖樣...」夏樹突然想起夢中的那個出現在自己手臂上的圖樣,果然,左手臂上出現的與夢中一模一樣的圖騰,碧眼望了望四周,已是黃昏之時,而自己手邊多了一隻銀白毛的幼狼,下意識的撫了牠銀白色漂亮的毛,幼狼漸漸轉醒,舔了舔夏樹的右手手背。

 


「剛剛在夢裡的是你吧?」夏樹揉了揉幼狼的毛髮,雖然仍是那副冷死人的臉,但幼狼似乎不會害怕

 


「得替你取個名字,恩...Duran(迪蘭)」夏樹想了想,說出了這個名字

 


「凹嗚~」幼狼開心的繞著夏樹轉圈,似乎十分喜歡這個名字

 


「走吧,靜留還在等著。」夏樹抱起Duran,想起了那個和自己一起掉到這個世界的一日友人,那個擁有溫和笑容,以及溫柔的火紅雙眼的友人,轉身走回村莊。

 







同日,稍早,正中午的熾熱陽光攻擊著村莊,村中的人民正因戰爭而避難,一陣涼風輕輕吹過靜留的亞麻色長髮,靜留循著奇特的感覺緩緩走在無人的街上,像是在尋找什麼的東張西望,赤眸變得更加銳利,行至村莊西方的廢墟,走進一處死巷,在巷子的盡頭有著一個火紅色的精靈身影正吃著野兔的屍體,精靈身上的傷口不斷流出鮮血,銳利的金眸中散出敵意,緊緊盯著靜留,口裡不時發出警告的聲音。

 


「讓我替你療傷,我不會傷害你的。」靜留緩緩走近受傷的小精靈,溫和的安撫著他,但卻在觸及他身上的傷口時時,陷入的另一個黑色空間,比黑夜還要深沉的黑暗,就連長年生活在黑暗之中的靜留也看不清,只能無奈的閉上雙眼,化出匕首,以心眼窺探四周的變化,畢竟對方都露出敵意了,自己若不當心點,也許死的就是自己,這是滅月教導的-面對已釋出敵意的對手,若看輕對方,那死的一定是自己。

 


妳是誰?為何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一個成熟的女音傳至靜留腦中

 


我不知道,我感覺有奇特的感覺所以就找到這裡了。靜留心想,將自己想法傳至另一端

 


哦?妳心中有特別的情感?那人名喚玖我夏樹是吧?女音聽起來像是在奸笑

 


是又如何?靜留感覺到有人可以清楚知道自己心思,赤紅的眸轉為暗紅色,散發出更強的殺氣

 


呵呵...別這麼殺嘛~只要妳打倒我,我就不會說出去,但前提是,妳辦得到。女音挑釁著,不難想像對方的奸詐笑容。

出招吧!靜留不想再說下去,若對方可以猜出自己的心思,那如果再繼續下去只會讓自己透露更多,能阻止女人再繼續說下去,只有對戰一途,靜留緊握手中匕首,等待對方出招。

 


沉默停駐在黑暗之中,沒有任何聲響,靜留的警戒心提高到極限,靜留閉上了赤眸,專心感受四周一切的變化,只見到四周元素漸漸聚集成球體後,向自己攻來,靜留輕靈的閃過,球體互相衝撞,爆烈開來,濃濃白霧將黑暗染成一片灰。

 


『糟!有毒!』靜留心想,立即封鎖七竅,將已入體的毒逼出,靜留嘴角輕挑,看來對方跟自己都是擅長用毒的,靜留越想越感有趣。

 


『只好用那招了,櫻戲紅月。』緊握手中匕首,身子輕輕舞動,氣漸漸凝聚於匕首之上,揮舞匕首,氣成圓,爆烈,化為千萬花瓣,向四面八方攻去,只聞一聲低吼,瞬間,陣陣火炎向靜留攻去,靜留硬接,右手虎口已流出鮮血,就跟靜留眼眸顏色一樣的鮮紅。

 


『櫻舞飛散。』靜留收起匕首,手中快速結印,靜留咬破手指,以血祭招,背後緩緩出現花瓣,漸漸,花瓣結成冰錐,輕喝一聲,漫天冰錐向四方攻去,此時,靜留額上緩緩出現一個印記,但十分模糊,令人無法辨認,黑暗中的精靈驚呼,金眸瞪大,硬是接下靜留的招術,然後,四周不再黑暗得令人看不清,精靈化為一名女性,有著赤紅的頭髮以及漂亮的金眸,只是,身上的傷口令人害怕,鮮血浸濕女人的衣服,但女人似乎毫不在意,單膝屈地,跪在靜留身前。

 


請原諒我的無禮,吾王,我願侍您為主,讓我守護您女人輕吻靜留右手手臂,輕輕舔去血液。

 


我不是妳的王,先不說這個,侍我為主?何意?靜留蹲在女人身前,問著。

 


與我定下契約,讓我成為您的坐騎。女人抬起頭,金眸對上那一抹紅

 


恩?好,不過你得先療傷再說靜留口氣強硬,不容拒絕,逕自替女人療傷,不過短短十分鐘,靜留已將女人身上的傷口清理並包紮好,靜留坐在女人面前,等待女人繼續說下去。

 


您要和我定下契約嗎?女人皺了皺好看的眉,問道

 


可以阿。靜留點點頭,反正擁有一隻坐騎也沒多大的差別,可是,自己的坐騎會是個人類?靜留想了想自己被眼前的女人背著會是多麼滑稽的畫面,不禁笑了起來。

 


好的,吾之王,我,龍族-清姬,願奉...呃?名喚清姬的女人頓了頓,自己竟然忘了問對方名字,漂亮的金眸望向身後的人。

 


靜留,藤乃靜留靜留笑著,沒想到看起來精明的清姬居然也是滿糊塗的,靜留似乎又找到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我,龍族-清姬,願奉藤乃靜留為主,以命護主清姬說道,語畢,四周被染成一片血紅,右手臂上多了個紅色圖騰。

血紅中,靜留看見了渾身是血的自己以及倒落一旁浴血的夏樹,天下著雨,靜留臉上的是血,還有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的液體...看見這幕的靜留全身顫抖著,赤眸一睜,決心絕對不要讓剛剛看見的景像出現,四周不知在何時已變回村莊的景像,靜留拳頭緊握,轉身離去,而身後的小龍跟上,回到廣場,看見了那湛藍身影,笑著走到那人身邊。

 


對,只要是為了夏樹,就算化身修羅我也不在乎






夕陽緩緩西落,陽光輕輕灑落在肩並肩的兩名女孩身上,女孩身旁各自跟隨著騎獸,其中一名擁有銀藍色長髮的女孩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而另一名亞麻色長髮的女孩則是笑容可掬,截然不同的女孩,緩緩走著。

 


「那是夏樹的坐騎?好可愛!」靜留摸了摸夏樹身旁的Duran,而Duran卻聞著靜留身旁的精靈,似乎在確認些什麼。

 


「妳的坐騎很特別。」夏樹蹲下身子看著清姬,本就聽過東方的有龍這種生物,不過還是現在才看到,跟圖畫中的不太一樣,雖然靜留說清姬是龍,但眼前的卻是一個精靈的樣子,搭配上西方龍的翅膀,該怎麼說呢?說不出的怪異,可是又很可愛,這種感覺基本上是夏樹對清姬主人的感想,沒想到連坐騎都找個很像的,真不知道她們是怎樣定下契約的,夏樹滿滿的好奇藏在心裡,但卻問不出口。

 


「夏樹,接下來的打算呢?」靜留問起,右手撫了撫Duran的毛

 


「到山上去吧,我不習慣人群。」夏樹說道,自己原是獨來獨往者,突然要自己融入人群,那跟本不可能,說不定要她殺一百個人還比較簡單。

 


「既然夏樹都這麼說了就這麼辦吧!而且,我想弄清楚坐騎該怎麼使用。」靜留說道,拉起看著清姬的夏樹,左手緊緊握著夏樹的右手,夏樹點了點頭,走向離村莊有些距離的紅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