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舞Hime平行同人)-BLACK SPACE-終章-曲終人散

「吾王鷹王,請從吾體內醒過來吧,將您的力量借吾,以吾的血液作為祭品,將力量解放!」少陰口中唸道,手中懷抱著弒月,背上緩緩出現一對鷹翅,背上印記從鷹眼開始,出現了黑色紋路,一路延伸到左眼下方,擴展到全身。

 

 

 

少陰低吼一聲,碧眼變為銀色,少陰震了震翅膀,撫弄手中弒月琴弦,與先前的力量比起來,鷹王的力量化作弦音,攻向了虎皇,少陰飛向虎皇,銳利的爪,在虎皇胸口留下了駭人爪痕。

 

 

 


「鷹嘯破九霄!」化為鷹王的少陰長鳴一聲,震得虎皇頻頻往後退,但,化為鷹王縱然力量強大,少陰體內的氣似乎漸漸耗盡,少陰的體力也即將到達一個極限,在這麼下去,少陰會力盡身亡的。


 

 

看著與虎皇纏鬥,拼命消耗虎皇體力的少陰,靜留替少陽療完傷後,要夏樹跟隨自己去阻止少陰的自殺行為,緊握戮焰的手不自覺得顫抖,她不知道這樣對不對,但,這場戰鬥靜留不希望有任何傷亡。

 

 


夏樹看到努力的少陰,心中的鬥志被鼓舞著,知道靜留的想法之後,夏樹也贊同靜留的作法,畢竟,夏樹不想失去這麼好的一個戰友,夏樹騎乘著Duran,與靜留往少陰那個方向靠近。

 

 


反觀少陰與虎皇的纏鬥,隨著少陰的體力流失,漸漸的,虎皇反守為攻、越戰越勇,招招逼退了氣勢凌人的少陰,少陰眼一凜,是準備要使用最後一招了,但,在使用時,被靜留硬是給阻擋了下來。

 

 


「已經夠了,少陰,接下來,就交給我還有夏樹,好嗎?」靜留對少陰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表示接下來讓自己與夏樹就夠了,少陰低下了頭,表示同意,在放鬆的那一刻,少陰變回了原樣,身體知覺早已失去,只能攤坐著,看著接下來的戰鬥。

 

 


少陰內心十分不甘,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無能,多希望能與靜留一同作戰,想擁抱陽光,但卻害怕灼傷,少陰喜歡如此溫柔的靜留,但在靜留心中,自己僅僅是個朋友,在靜留心中,只容得下玖我夏樹這個人。

 

 


虎皇看見這樣的少陰,嘴角佻起,左掌猛力一掌,攻向靜留,當靜留反應時,已經沒有擋下來的時間,看著來不及的靜留,少陰瞪大了眼,以意志力強迫自己行動,替靜留挨下了這掌,少陰飛離了幾十丈,直到撞上了大廳裡的樑柱才停下,少陰猛吐出血,氣息十分紛亂,即使如此,少陰堅持要看著這場戰鬥結束,不願讓意識散去。

 

 


「別管吾!繼續下去!」少陰用盡力氣吼著,阻止想替自己療傷的靜留腳下的步伐,硬生生的就要靜留轉身應敵,聽見少陰的嘶吼,靜留順著少陰的意思,靜留確定少陰還不會死,投以一個微笑給少陰,表示會打倒虎皇,少陰嘴角也泛出了一個笑顏。

 

 


對於這樣的少陰,靜留並不是不知道少陰的情感,只是,自己心中永遠只能有夏樹這個人,靜留很開心能認識少陰,對於靜留而言,少陰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友,靜留也喜歡少陰,但僅止於朋友的喜歡。

 

 


「少陰,妳可別死,我還想再跟妳多打幾場。」夏樹說著,以自己的方式要少陰撐下去,跳下了Duran,要Duran化為人形,與早已化為人形的清姬一同協助靜留。

 

 


「吾還死不了的,在真正打倒汝之前,吾是不會死的。」少陰有些喘的說著,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這是第幾次對除了自己兄長之外的人露出笑容了?少陰自己也不知道,其實她笑起來挺好看的。

 

 


夏樹與靜留一同處於攻擊的陣線,而Duran與清姬則負責防守的陣線,虎皇招起招落,縱然強猛,但卻不及與少陰纏鬥時的威力,的確,虎皇已經快到達一個極限,想攻擊夏樹與靜留,無奈卻破不了防守陣線。

 

 


「可惡!虎威!」虎皇怒極,招再出,攻向DuranDuran雖然知道虎皇攻擊的是自己,但,身手卻來不及防禦,防守陣線,瞬間破裂,Duran硬是擋下這招,身體卻飛離了所站立的地方,清姬護著Duran身軀,撞上了後方的牆,吐出了鮮血,讓Duran愣住了。

 

 


「為什麼要保護我!?清姬!」Duran拭去清姬嘴角的血,向清姬吼著,看見清姬吐血,急的連眼淚都滑落了下來。

 

 


現在不是再多個人受傷的時候了,暫且不提防守破裂之事,清姬的戰鬥能力在Duran之上,所以,若要兩人要有一方受傷,那麼,Duran會選擇讓自己受傷,也不願讓清姬的戰鬥能力有一絲減弱。

 

 


「因為,我不會眼睜睜看著我所愛著的人受傷。」清姬露出了一絲微笑,右手撫上Duran臉頰,用拇指將眼淚擦乾,站起了身子,表示現在最重要的是打倒虎皇。

 

 


「笨蛋。」Duran在口中呢喃著,似乎是有些害羞,現在可不是害羞的時候,Duran拍了拍清姬的背,要比賽跑她可不會輸,逕自跑在清姬前頭,回到戰圈。

 

 


夏樹兩人看見彼此的坐騎沒事之後,交換了一個眼神,是該了結的時候,兩人在心中呼喚了自己的坐騎,在兩人心中,有了共識。


 

 

「寒雪無情(櫻燕無悔)!」兩人與彼此的坐騎創造了新的關係術,夏樹散出狂寒之氣,靜留散出漫天花瓣,花瓣向虎皇疾射,飛舞的樣子像是歸燕一般,穿過了虎皇的身體,流出的血液瞬間被狂寒之氣冰封。

 

 


兩招合一,兩者合心,只聽聞虎皇嘶吼的聲音,全力一抗關係術,虎皇受制於招,乘坐Duran之上的夏樹看準虎皇的破綻,揮舞寂寒,擊碎虎皇胸前肋骨,靜留見狀,戮焰再至,戮焰刺穿了虎皇的左胸,露在虎皇背後的戟尖上,是虎皇的心臟。

 

 


「好個夏樹,好個靜留吾亡,也不會讓汝好過!」虎皇抓住了戮焰,用力讓它刺穿自己的身軀,用力一掌,打在靜留毫無防備的身軀上,靜留握戟的手鬆脫,飛離了戰圈,戮焰離虎身,熊熊烈火燃燒著虎皇的軀體,夏樹接住飛離的靜留,靜留已經失去了意識,體內的氣息十分紛亂,而虎皇的掌氣竟入侵靜留體內,侵蝕著她的五臟六腑。

 

 


「哈哈哈哈!!」虎皇一陣狂笑之後,一代梟雄也終歸塵土,在虎皇即將死亡的那一刻,一直以來都不知藏身在何處的命現身,取走了虎皇的靈魂,虎皇,這次,敗得徹底,連命也一併賠上。

 

 


「貓神?」夏樹疑惑的看著命,命轉身就離去,似乎有什麼急事,看著遠去的嬌小身影,夏樹趕緊以自身之氣調息靜留體內亂竄的氣,雖然虎皇所留下的掌氣已被夏樹驅散,但,不擅長治療的夏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靜留身上的傷口鮮血直流,轉頭向清姬投以一個求救的表情。

 

 


清姬將靜留的傷口處理好並包紮上繃帶,轉身與Duran走向少陰,清姬雖然不會用光之元素,但她會治療一般的傷口,處理好傷口之後,清姬抱起少陰走道夏樹身邊,而Duran則是將還昏眩的少陽拖至夏樹的所在地。

 

 


「銀狼,汝果然只有汝才做得到,但,汝卻沒有做到保護靜留的責任。」少陰說道,少陰一心一意不讓靜留受到嚴重的傷害,而現在靜留卻昏迷不醒,夏樹交代不過去,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想辦法喚醒靜留,抱起了靜留,要清姬化為巨龍承載他們回龍宮,巨龍衝破虎殿,虎之帝國已成歷史的部分碎片。

 

 


回到了龍宮,清姬緩緩降落在廣場上,夏樹抱起了靜留,走回龍宮,準備告知龍皇這個好消息,而其他人也跟上了夏樹的腳步,一起回到了大廳,見到了不少人,在這裡,等待他們歸來的,是做了滿桌好菜的舞衣,被舞衣拖去一同幫忙的狼神,還有剛領軍回歸的龍皇,以及,滅月之主-曉。

 

 


「主上?」少陰驚訝的開口,那個主上不該是在另一個世界嗎?怎麼會來到這裡?這一個驚呼,喚醒了少陽,少陽揉了揉眼,發出了更大的驚呼聲,少陰和夏樹一同露出了一個真受不了他的無奈笑容。

 

 


「看來,你們成長了不少,尤其是妳,銀狼,妳有了殺手不該有的情感,然後,我是來接你們回去的。」曉說道,雖然露出了一個笑容,但語氣卻像是在警告一般。

 

 


夏樹心裡有了個數,那個異空間的確是主上開的,那麼,主上一定是在另一個世界觀賞著自己與其他被送到這裡的人所演出的一齣好戲。現在,身為滅月之主的曉親自來接他們回去,是否又意味著夏樹要再次投入黑暗的世界,重回那個離開將近一年的殺手世界,不,夏樹想留在靜留身邊。

 

 


「主上,我我要離開滅月,你曾說過的,完成任務後,我可以選擇離去或留下。」夏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今天與虎皇一戰,夏樹厭倦了打打殺殺的日子,因為自己的無能,卻害得靜留到現在還沒醒,現在的夏樹,實在自責。

 

 


哈哈哈哈!!我在等妳這句話阿,銀狼,現在的滅月正在替換新血,妳也該走出殺手這個滿是血腥的路,我,准許妳與赤蠍一同離開。」曉笑著,剛才警告的語氣是裝出來的,曉原本停在夏樹身上的眼光轉一到夏樹身後的雙弦身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主上,雖然唐突,但,請准許吾留在這裡繼續修練,吾還不夠強。」少陰離開了清姬的攙扶,即使自己搖搖欲墜,但卻強迫著自己對曉做出一個十分恭敬的禮,請求著曉准許她的要求。

 

 


「啊?陰那我我也留下。」少陽聽見少陰這麼說,露出不知所措的神色,雖然另一個世界還有一個令他在乎的人,但,要和少陰分離倒是第一次。

 

 


「不,陽,汝回去吧,吾會每年過年回去的。」少陰說著,但,她還沒想到回去的方法。

 

 


「可是我我,每年都會回來這是妳說的喔!」少陽看見了少陰眼中的堅定,自己再怎麼說也凹不過少陰,只好妥協,看著少陰背上滿是傷痕的弒月,要少陰將弒月交給他,回到那個世界,少陽會負責找個好師傅修理好弒月。

 

 


「恕吾再一次無禮,主上,能否請您教吾開啟異空間的能力?」少陰想了想,既然異空間是主上開的,那麼,他一定有辦法隨意的開啟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異空間。

 

 


「這嘛呵呵也不是說不行,但,妳真的要留在這裡?」曉問著,對於少陰的執著特別有了興趣,似乎想知道原因。

 

 


「吾要變得更強,然後,銀狼,等吾回去!吾會打倒汝!」少陰回答,並對夏樹下了戰帖。

 

 


夏樹點點頭,表示會等少陰每次回來的時候挑戰,就算沒有回來,夏樹也會來這個世界找少陰決鬥,以武會友,這是兩人共同的想法,況且,夏樹也有意向曉學習開啟異空間的想法。

 

 


曉點點頭,將夏樹與少陰拎了就往外走,夏樹回頭要清姬先照顧好靜留,便先向曉學習開啟異空間的方法,而其他人則是坐在餐桌前開始大快朵頤了,慶賀著打倒了虎皇,並拯救了在暴政下的虎之人民。

 

 


等到用餐結束之後,出去的那三個人回來了,看來是學會了開啟異空間的方法了,而曉則是什麼也沒再說,就要夏樹將靜留一同帶回原本的世界去,曉開啟了一個異空間,看得到另一邊,曉率先走入異空間,最終,清姬與Duran也決定與夏樹一同到另一個世界,少陽也含著淚向少陰道別。

 

 


「銀狼,好好照顧靜留,下次,吾會打倒汝!」少陰露出了笑靨,而夏樹也點點頭回以一個笑容,走入異空間,腳邊跟隨的是已經是成狼的Duran與乘坐在牠頭上精靈化的清姬,Duran毫不理會一直苦苦哀求要牠別走的狼神,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往前走,狼神流著淚,目送著Duran直到異空間消失,由始至終,命都沒有出現,夏樹無法確定取走虎皇靈魂的人到底是不是命。


尾聲


 

 

車塵沸揚,吵雜的聲音環繞在日本東京,燈光所照不到的黑暗巷子,兩個身影迅速的通過,來到位於高樓的頂級套房,那是現在夏樹和靜留所居住的地方,人影出現在窗邊飲酒的藍髮女子眼前,是Duran和清姬,她們待在滅月,繼承了夏樹與靜留所用過的稱號,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

 

 


「爸爸已經過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了,上次少陰姊姊回來,妳也不願與她打,讓她有點失望的回去。」Duran說著,的確,時光匆匆,光陰似箭,這兩年,夏樹一直待在靜留身旁,等待著靜留醒來,但,靜留似乎是失去了所有意識般,不管夏樹怎麼做,都沒有反應,讓夏樹原本流露的情感再次冰封起來,現在的她,什麼都不管,整天守在靜留身旁,就連Duran與清姬回來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夏樹,別再這樣下去,主人她看見妳這樣會難受的。」清姬說著,雖然自己也十分期盼靜留醒過來,但,整整兩年,該試的方法也都試過了,靜留就像是睡著一般,怎麼也不願醒來,像人偶般的精緻面容,總是帶著她一貫的笑容。

 

 


「不,靜留她一定會醒的,妳們離開這裡!!」夏樹搖了搖頭,替自己再斟了酒,不理會那是酒精濃度極高的烈酒,一飲而下,如火般的熾熱感在喉中散開,怎麼熾熱,也融化不了夏樹冰封的心。

 

 


Duran與清姬交換了一個眼神,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唯一能讓夏樹恢復成熟識靜留時,那個學會笑、學會哭、學會各種情感表露的夏樹,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靜留醒過來,但,已經兩年了,靜留完全沒有醒過來的跡象。Duran與清姬灰心的離開這間套房,夏樹獨自一個人,迎接隔天的陽光。

 

 


夏樹被刺眼的陽光喚醒,昨夜的醉意還沒散去,夏樹的思緒有些混亂,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只記得Duran她們來過,然後,自己趕走了她們,自己飲著酒再來呢?夏樹沒有那一部份空白的記憶,身後響起了不該有的聲響,夏樹愣住了,抱著一絲絲的期待的心情,轉過身去,原本躺在床上,像個完美的人偶般沈睡的靜留醒了過來,坐起了身子,赤眸與轉過身的夏樹對上了眼,赤眸中依舊是那溫柔無比的感覺,對著夏樹露出一個笑容。

 

 


「靜留?我這是夢嗎?」夏樹甩了甩頭,不敢相信自己所見,腦中思緒還打結著,身體已有了動作,夏樹走到靜留身旁,看著對著自己露出自己長久以來思念的笑容的那人,的確,靜留醒了過來,不管是不是夢,夏樹已經上前抱住了靜留。

 

 


「啊啦夏樹?」眼前的是真實的,擁抱的手感覺到了溫度,鼻中聞到的是那熟悉的茶香味,聽見的是那柔和的腔調,夏樹輕輕離開了靜留的身軀,看見的是那依舊的笑容,碰觸到的依舊是那個人,一直期盼著醒來的靜留,不是出現在夢中的靜留,而是貨真價實的藤乃靜留。

 

 


「妳回來了?」夏樹怯懦的問著,雖然感受到對方的存在,但還是想確定一下,希望一切都不是夢,不是自己所幻想的虛像。

 

 


「我回來了,我的夏樹。」靜留笑著,輕輕的在夏樹唇上落下一吻,這個感覺,沒錯,是靜留,夏樹激動的放棄了害羞的情感,大膽的回吻著靜留,感受對方的存在,直到彼此都喘不過氣才稍微放開。


 

 

「靜留,我好喜歡妳,是和妳一樣的情感,靜留對不起讓妳等了那麼久。」夏樹說著,將之前來不及說出口的話語說出,已經沒有所謂的衿持,夏樹再次吻上那令她眷戀不已的唇瓣。

 

 


兩人的眼再次對上,對著彼此露出了一個笑容,夏樹心中的冰封再次融化,靜留不再像是人偶只會帶著笑容,對於夏樹的吻,難得的,靜留臉上出現了兩朵紅雲,看著這樣的靜留,夏樹覺得好可愛,只是,對於自己的舉動,夏樹感到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等到夏樹再次抬起頭時,看見了靜留眼中的溫柔,夏樹露出了一個心安的笑容,從今天開始,她們要再寫下離開滅月之後,結束一切責任之後,只屬於她們的故事。

 

 

 


還記得妳我相遇的那一天?
妳給我的溫柔微笑,早已令我傾心,
宛如天使般的笑靨,早已深深刻印在我腦海中,
但在那笑靨後面,隱藏的卻是如焰般的深沈愛戀。

 


我的懵懂無知讓妳傷透了心,不知心在遇見妳之後早已淪陷,
在黑色空間看清自己,在絕望的世界認清自己,
命運牽引,愛戀刻印在那白色的天,
刀戟輝映,誓言滴落在那黑色的夜。

 


無限的思念散在無間,
揮灑的刀,抑不住對妳的思念,
無情的眼,藏不住對妳的深深愛戀。

 


擁抱陽光,令我害怕但卻欣喜,
擁抱陽光,令我不再是我,
學著笑,學會哭,一切都因為有妳,
已經不能再失去妳。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