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線結(中)-氣球





線結

 








妳我的關係,就像氣球一樣,越飛越高,漸漸膨脹,妳就像是氣球,而我是助妳向上的空氣。

 

 








進入校園,已過了整整一年,敏蕙和燁芹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一般,沒有交集,一個努力向上,追求自己的目標,那是敏蕙,一個向下沈淪,無所事事,雖然成績維持在
15名之內,平常的樂趣就是觀察與自己幾乎相反的敏蕙,那是燁芹。

 




那是一個涼爽的午後,在國二的第一次段考之後,涼爽的風吹過,很舒服,很適合睡覺。隨著風的吹拂,時間流動著,不知不覺已到了放學時間。

 




在下午第二節結束體育課之後的燁芹,撐到第八節課上課就受不了而睡著,直到放學了,教室沒了聲響,她才緩緩轉醒。

 




燁芹眨了眨眼,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清眼前的那張白紙,是成績單,意思意思的瞄了一下-反正她不是很在意成績這回事。

 




她瞪大了眼,當然不是因為自己的成績,內心著實嚇了一跳,令她吃驚的原因是-敏蕙竟掉到第二名。

 




燁芹心知一定會出事,連書包都沒拿就衝出教室,她感覺到敏蕙一定會因為這件事而出了事情,燁芹在校園裡找尋著她的身影-因為敏蕙不可能書包沒拿就回家。

 




燁芹奔跑著,她不曾那麼焦急過,如無頭蒼蠅般沒有目標的穿梭在校園裡,她奮力跑著,直到號稱運動健將的她也沒了體力,漸漸慢了下來,她才依稀聽見在走廊上另一邊傳來的哭聲,她的直覺告訴她-是敏蕙。

 




放輕腳步,她不想驚動哭泣者,即使對方不是敏蕙也是如此,她在樓梯間看見了那個身影。

 




果然,對她而言,成績是很重要的。燁芹心想,她曾看見敏蕙利用社團活動時間在讀書,而現在,她猜想敏蕙是為了成績落淚。

 




想走上前,安撫那纖細無助的身影,但雙腳卻似被釘住一般,無法動彈-像是懼怕自己打碎敏蕙的自尊一般。自己感到十分害怕,但卻不忍心看著對方流淚。

 




好難受,這樣的感覺,燁芹突然覺得自己懦弱又無能,燁芹的手握得老緊,似乎要捏碎自己無能的心。

 




勇氣撕裂無能,取代懦弱。
內心中呼喊著她的是一個決定,她不願眼前的人以後再次落淚。

 




走向前,輕輕擁抱著,敏蕙先是一震,之後接受了燁芹的擁抱。現在敏蕙所需要的是一個擁抱、一個確定不會傷害她的人、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人。

 




敏蕙將自己的重量放心的往燁芹靠去,哭泣漸漸轉為啜泣,淚水浸濕了燁芹身上的白襯衫。燁芹將敏蕙緊緊抱在懷中,盡所能的安撫著,輕拍著她的背。直到懷中的人停止哭泣。

 




「好多了嗎?」燁芹輕輕在敏蕙耳邊說道,抬起敏蕙的臉,右手拇指輕輕拭去掛在眼角的淚水,輕撫過淚痕。

 




敏蕙微微點頭,輕輕推開了燁芹的懷抱,不過卻掙不開她的擁抱,只覺自己使不上力-也許自己內心深處是渴望著這溫暖的擁抱的,是自己不願離開。

 




「告訴我,令妳難過的事。」燁芹拍了拍敏蕙的背部,帶著溫柔的語氣問道,在這語氣中也可以清楚的聽見,燁芹的輕浮已變得沈穩,這讓敏蕙變得安心了許多,也讓原本激盪的心變得平靜。

 




「我家人,只要我用功唸書,說得在班上有好成績才肯讓我碰吉他,而他們所謂的好成績是第一名,這次我退步,代表我有一陣子不能碰吉他了。這
令我很難受。」像是要將被壓抑的全部說出一般,敏蕙一口氣說了很多話,她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不會說出去。

 




「我知道了。」燁芹起身,拉起敏蕙,向教室跑去,背起敏蕙的吉他及拿了兩個人的書包-敏蕙的書包比燁芹的重多了,畢竟燁芹書包內只有一本國文課本而已。

 




走出教室,再次開始奔跑,敏蕙看著拉著自己奮力跑著的燁芹,似乎是要將自己帶離這個束縛著她興趣的世界,內心,有了漣漪。

 




「回妳家,我送妳。」燁芹說道,一出校門便停在門口,燁芹不知道敏蕙的家在哪裡。

 




「不
不用了!」敏蕙搖頭,甩掉握著自己的溫暖手心-似乎有那麼一點不捨,敏蕙輕皺了眉,背過自己的吉他及書包,往自家方向走去,不理會已落後在自己身後的人,而燁芹聳了聳肩,跟上,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

 




走了一段路,燁芹不知在何時開始嚼起了口香糖,用手枕著頭,一副悠哉的樣子,來到了敏蕙家門口。

 




「喂,前面的,吉他交給我。」燁芹開了口,便一把抓過吉他往身上背。

 




「還給我。」敏蕙說道,口氣已恢復成之前的樣子,看來她沒事了。

 




「明天,我會將它帶到學校去,妳不是說妳家人會不讓妳碰她一陣子?在學校他們管不著,所以我幫妳帶吉他。」燁芹說著,她只有這個時候腦筋才動得快。

 




敏蕙沈默不語,覺得燁芹說得對,與其被家人沒收吉他,不如在學校放學之後好好彈上一曲。

 




「吶
是朋友吧?」燁芹笑著,看來眼前的人已被自己說服,這個問句不自覺得脫出,這句話再國一一開學她就說過了。

 




「不,我不喜歡比我弱的人。」敏蕙轉身,知道這句話會傷到別人的心,但,她有她的原則。

 




「哈,我知道了。」燁芹輕笑,很簡單的問題,她很清楚自己哪裡比敏蕙弱。

 




燁芹繞過敏蕙,輕揉了敏蕙烏黑的髮絲,並說明天見,頭也不回的往自家方向而去-像是決定了什麼,想奮力去追尋一般的身影,激勵了敏蕙的心,她要在下次的段考扳回一成。

 




在那次之後,下課時,敏蕙身旁總是會出現個人影,是燁芹,竭盡所能的想逗敏蕙笑,但對方總是不捧場,依舊冷淡,但燁芹知道,敏蕙有了小小改變。

 




從那次之後,每天放學後,在燁芹初次聽到敏蕙吉他聲的公園裡,都會出現這兩個人的身影,一個彈奏,一個傾聽。







 

 

 








 

 

 



『啥?妳是說妳當起了小丑?』螢幕上的視窗上如此顯示著,傳給燁芹的人,是一個名為刀的網友。

 




『嘎?不行喔!妳這阿宅。』燁芹毫不客氣的回。

 




『沒拉,只是覺得妳在跟我做一樣的事
』刀傳回了一個訊息,有種感慨的感覺。

 




『唷?妳也談戀愛了阿?』燁芹看著螢幕,那個笨笨的網友竟疑似陷入情網,嘴角揚起了笑容。

 




『對拉對拉,愛上妳了
XD』刀弄了一個表情,燁芹也不去在意,反正她跟刀的對話一直都是如此,這跟阿祺不一樣,刀是個網友,沒有影像,只有腦中對於對話中的感覺。燁芹覺得刀傻傻笨笨的,但有時卻異常的認真。

 




兩人似乎無止境的天花亂墜亂聊,反正隔天是假日,她們彼此都知道對方會在假日前一天上線。對於這個網友,燁芹也只能這樣,畢竟,這是虛擬世界的朋友。

 




看了看時鐘,已是凌晨一點,燁芹準備去洗澡,向刀說再見,而刀也去寫她的小說去了。

 




燁芹關了電腦,洗完澡後,躺在舒服的床上,漸漸連線上周公
ONLINE

 

 

 



 

 



 



時間緩緩推移,燁芹不知在何時已經不會在上課時連線了,變得十分認真,再過幾天,就是第二次段考了,燁芹一方面想測試一下自己究竟進步了多少,一方面則是想證明自己並不比敏蕙還弱,的確,自己輸敏蕙的只有功課上。

 




帶著期待自己進步的心情-這是燁芹第一次用功唸書,自然也是第一次體會到期待成績出爐的感覺。

 




一個悶熱的午後,是待到成績單發下來的時候了,拿到成績單,燁芹不太敢打開它,直到有些奇怪的眼光看著她,她才打開它-自己進步到第七名,雖然總是徘徊在
15名內,但是不曾進到10名內,而敏蕙,回到第一名,將上次的第一名(這次當然是第二名)遠遠拋在後頭。

 




一下課,一個巴掌紮實的打在燁芹頭上。

 




「喔?偷偷唸書喔!」是阿祺帶著戲謔的聲音,燁芹當然不甘示弱的回了一掌,兩人一來一往的打鬧著。

 




「是妳不讀書吧?」燁芹說著,阿祺這個朋友,明明有著很好的頭腦卻擺爛不用-阿祺跟燁芹一樣混,卻能維持在
10名內,這是阿祺第一次輸給燁芹。

 




「阿菜,放學我有事找妳,妳晚點走。」阿祺說道,再次用力的往燁芹頭上打去。

 




「嘎?好,阿祺,妳再打我我就不跟妳去女僕。阿,對了,敏蕙,今天放學後,我將吉他送回去給妳,不過要等一下喔,我有點事。」燁芹威嚇著阿祺,不去女僕咖啡廳這對阿祺是很大的殺傷力,燁芹不理會愣住的阿祺,轉頭向敏蕙說道,她既然已經回到第一名,那麼她家的人就不會反對她玩吉他
自己的任務也結束了。

 




敏蕙點點頭,阿祺回過神,曖昧的笑了一下,燁芹將阿祺請回座位去,因為已經上課了,這是今天最後一堂課。

 




「喂,妳到底要說什麼拉?」燁芹說著,手上收拾著課本,將書包背上,在背起敏蕙的吉他,她背著兩把吉他,她在這學期加入吉他社,而敏蕙則是在升上國二之後接手吉他社社長職位,這是有史以來最早接手社長位置的案例。

 




妳喜歡敏蕙吧?」阿祺說道,似乎有什麼困擾著她。

 




「我喜歡她阿,之前不是跟妳說過了?不會吧
妳該不會喜歡她?還是喜歡我?不會那麼老梗吧?」燁芹說著,她不敢想阿祺喜歡自己的時候,或是阿祺喜歡上敏蕙這會讓燁芹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阿祺。

 




「並不是!妳少在那裡亂想。我
被告白了。」阿祺一拳命中燁芹肚子部分,痛得她退後幾步。

 




「痛阿妳!阿不然咧?」燁芹忍住,她不能動彈,要是吉他掉到地上她可賠不起,她在買吉他時才發現原來吉他是很貴的東西,幾乎用上她半年份的零用錢。

 




「這個嘛
喜歡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感覺阿?」阿祺露出難得的疑惑表情,突如其來的問句讓燁芹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個時候教室門被推開,一個國三的學姐走了進來。

 




「阿祺,我們走吧。」那學姐短短的頭髮,散發出和燁芹一樣的味道,而阿祺也只是點點頭,默默的走了出去,臉上帶著令燁芹不能理解的表情。

 




看著阿祺走遠,燁芹才匆匆忙忙的往敏蕙家跑去,一路上,她猶豫著
她真的要這樣將吉他歸還嗎?這樣是不是她和敏蕙間唯一的牽繫就會斷掉?

 




即使如此猶豫著,人已經到達敏蕙家門口,但她遲遲不敢按下電鈴。但屋內的人似乎有了感應,推開門來,來的人是敏蕙。

 




燁芹將吉他歸還,不發一語,轉身想要逃走,這不像她
但她不想將懦弱的一面表現出來-淚水在她眼中打轉。

 




「等等,妳
再幫我保管吧,就跟之前一樣在家裡我也不能練。」敏蕙說道,將吉他再次交予燁芹,燁芹瞪大了眼,開心的笑了-她和敏蕙間的牽繫沒有斷掉。

 




在那之後,在相同的時間,公園裡會出現兩個帶著吉他的人,一個教導著另外一個,然後試著合奏,在出錯之後,出錯的那個大笑著,另外一個則是再次教導。

 




持續了到了期末,這個期末,她們班上決定去班遊,但也只不過是在鄰近的縣市公園裡參觀。但大家卻很踴躍,幾乎都有參加。

 






 

 

 






『班遊阿?好好喔
….我也要QQ』刀傳了這樣的話給燁芹。

 




『妳少來,不是有新文章要我上?(伸手)』燁芹如此回著,她早就知道對方要自己上線的目的。

 




『拿去吧(丟),對了
妳跟她發展的怎樣?』刀傳了一篇文給燁芹,燁芹一邊讀一邊與刀聊天

 




『這個嘛
還算可以吧,只是她似乎還不把我當朋友呢。』燁芹苦笑著,的確,現在除了吉他之外,她與敏蕙間似乎沒有另外一條名為友情的線。

 




『是嗎?算了,有發展要告訴我。』刀說著,跟別人聊天也可以找到靈感,真不知道她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

 

 






 

 

 




 




舒服的午後,晚風輕吹過公園,燁芹不斷的確認時間,似乎在計算著什麼,這次的班遊,阿祺沒有參加,說什麼要自己去女僕咖啡廳,燁芹一聽就知道阿祺在亂蓋,明明就是窩在家裡讀她那些書刊。

 




算了,沒有阿祺在成功率才會上升到百分之百,一次確定時間,燁芹拉著敏蕙往另一頭跑去,一副不怕走丟的樣子,不過,說真的在隔壁縣市走丟也沒什麼好怕的,坐上火車就可以到達了。

 




跑到某個圓環,燁芹停了下來,嘴角大幅度的上揚,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五
......」燁芹沒來由的倒數,讓敏蕙感到疑惑,在倒數到零時,四周噴出了水,將兩個人淋得濕答答的。

 




敏蕙瞪大了眼,看著濕透的彼此,不知該如何是好,心中似乎有把火在燒,敏蕙不客氣的將拳頭用力的往燁芹一揮,燁芹擋了下來,從包包裡拿出外套-幸好只有微濕。

 




敏蕙穿上外套,覺得暖暖的,就跟當初燁芹帶著她跑的時候一樣溫暖的感覺,燁芹笑著,幾近愚蠢的笑容。

 



兩人回到隊伍中,班上的人看著濕答答的兩個,猜想到做出這樣好事的是誰,紛紛笑了起來-圍著燁芹笑,一邊數落著燁芹,一邊又擔心燁芹感冒,將外套借給燁芹。

 




看著這樣的燁芹,以及她身旁的人,敏蕙內心出現了不曾存在的感覺,她自己也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兩人的關係就這麼維持著,一直到下學期的童軍露營結束。

 




童軍露營時,燁芹堅持要敏蕙去,而敏蕙也受不了燁芹的嘮叨,勉強接受,並且與燁芹還有阿祺等人同組,那個晚上,燁芹清楚感覺到睡在一旁的敏蕙的體溫,這讓燁芹十分的眷戀。童軍露營這幾天,讓燁芹特別的有活力,而阿祺也知道燁芹活力來源是什麼,並不表示些什麼。

 




而在那之後,燁芹從阿祺口中得知了令她心碎的消息-敏蕙交了男朋友。而阿祺則是從學姐那裡得知的。

 




敏蕙,妳交了男朋友?阿祺告訴我的。燁芹寫了張紙條,傳給了敏蕙。

 




恩,對了
這個禮拜我要跟他去約會,妳可不可以陪我去?敏蕙回給的答覆是如此寫著,燁芹帶著苦笑,寫著答應的答案,但在她內心十分掙扎,她並不想去,也不想拒絕敏蕙。

 




燁芹還是決定去,她不知道這個決定,會讓她心碎至極。

 




那天,他們去了公園,敏蕙一直和那名男生談話,燁芹則是默默的跟著,她不想去看那個男生,一個平凡的男生
究竟哪裡比自己好?還是就因為自己是女生,配不上敏蕙?

 




燁芹搖搖頭,抬起頭來,卻見到了令她心痛的景象,敏蕙笑了,笑得很燦爛
不是為自己而笑燁芹十分不甘心,自己一直想看到的笑容,不是為了自己而綻放,而是為了一個才認識不久的男生。

 




此時的燁芹恨透了,恨自己不是男生。

 




燁芹站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敏蕙與那名男生的視線之外。

 




燁芹逃走了,她選擇逃避,但那一幕卻清清楚楚的烙印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那景象就像銳利的刀子,狠狠的在心裡劃上一刀,痛的燁芹有些喘不過氣。

 




總是笑著開朗的燁芹,變得十分落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