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5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同人)菲特的抱怨

菲特的抱怨

 

這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在經過那場戰役之後,機動六課的成員們準備各奔東西,在那之前,他們辦了一場盛大的慶祝會,該到的都到了,連不該到的也都到了。

 

『明明就是機動六課的慶祝會,為什麼那個人也到了!?』菲特在內心裡抱怨,握酒杯的手使了勁,看起來快把杯子給捏碎了,雖然拿的是酒杯,但裡面裝得卻是果汁。

 

「怎麼了?菲特醬?怎麼看起來很生氣?」奈葉突然從菲特背後出現,著實嚇了菲特一跳,連酒杯裡的果汁都灑了出來,弄濕了自己的衣服。

 

「奈….奈葉!?妳怎麼在這裡?不我是說妳不是在跟 尤諾 君聊天?」菲特說著,不知不覺就把自己氣憤的事給說了出來。

 

「喔,我們談完了阿!我們在討論要讓薇薇鷗上哪個學校才好,妳認為呢?」奈葉挽著菲特的手說著,殊不知自己挽著的人火氣已經上升到極點。

 

「我奈葉妳決定吧這場慶祝結束之後,薇薇鷗是跟著妳的要看妳的決定吧!」菲特說著,不知道自己原本的語調已經降到最低點,聽見如此冷淡的語氣,奈葉愣住了。

 

「菲特醬,妳生氣了嗎?」奈葉試探著問,只是,要是答案是肯定的,她不知道菲特究竟在生氣些什麼。

 

「不!我沒有!我去洗手間一下。」菲特趕緊搖頭澄清,快步離開奈葉的視線,躲到洗手間去。

 

到了洗手間,菲特用冷水徹底的清洗過自己的臉,水順著金色髮絲流下,滴落在衣服上,和剛才的果汁融為一體。菲特的眉皺了起來,溫柔的紅眸也變得黯淡。

 

『菲特阿菲特妳究竟在做什麼!明明就是自己在吃醋罷了,還那麼冷淡的對待奈葉,要是讓奈葉亂想了怎麼辦?』菲特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右手按壓在鏡子上,似乎要將鏡子摧毀般,抱怨著自己剛才的舉動。

 

「唷?菲特醬,妳在生氣阿?」疾風從廁所裡走出來,一出來便看見菲特的模樣,不用猜她也知道,會牽動菲特的心的,那個人的機率會是最大的,疾風笑著,悠悠的說著。

 

菲特從鏡子裡看了疾風一眼,放下手,輕嘆了一聲,頭低了下來,像是孩子做壞事被抓包一樣。

 

「我猜一定是剛剛奈葉醬跟 尤諾 君在談話,妳吃醋了吧!?」疾風向前沖洗雙手,不管自己的手還是濕的,捏了捏菲特柔嫩的臉頰。

 

「痛。」菲特點點頭,眼前的是自己的好朋友,被她知道也無妨,而且就算自己不說,眼前這個腹黑夜天之王也會知道的。

 

「既然不喜歡奈葉跟尤諾那麼要好,就清楚得跟奈葉說阿。」疾風倚靠著洗手台說著,對於這兩個自己認識了10多年的朋友,她完全看不下去了,都已經相處那麼久了,一個打死不說出心意,一個線條大的可以,真是兩個笨蛋。

 

「不,我我不會說的,畢竟奈葉已經給了我太多太多了,我不能那麼自私的想佔有她的時間。」菲特搖搖頭,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算了,隨便妳!」不知不覺的,疾風的語氣也加重了,只是心思一直在奈葉身上的菲特沒有注意到,疾風丟下菲特,走出洗手間。

 

疾風內心似乎在盤算著什麼,走到了她那一幫守護騎士身旁,耳語,不知說些什麼,只知道說完之後,疾風帶著邪惡的笑容,走到宴會餐桌上拿了幾瓶酒,交與希格諾。

 

「我等妳好消息喔!希格諾。嗯維塔,妳跟我來一下!」疾風笑著,然後將嘴巴裡還吃著蛋糕,臉上沾了些許奶油的維塔帶走,似乎還有其他盤算。

 

洗手間裡的菲特,發呆了一陣子,走出洗手間,希格諾早已在洗手間外等待著,準備執行夜天大魔王的計畫。

 

「泰斯塔羅沙,陪我喝一杯吧,慶祝。」希格諾遞出一瓶酒,而菲特雖然想拒絕,但因為這個理由,她拒絕不了。

 

希格諾豪飲,而菲特生平首次感到棘手,她不會喝酒,望著希格諾的酒瓶漸漸空去,而菲特手中的還沒打開。

 

「啊!我忘了說,這是比賽,喝較慢的人,要再罰三瓶!」希格諾說著,將瓶中剩下的三分之一一口氣喝完,而菲特還沒會意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輸了。

 

「耶!?不是說是慶祝?怎麼變成比賽。」菲特反駁著,打開手中的酒,不服輸似的開始豪飲。

 

「從以前到現在,我們碰面哪次不是比賽?妳輸了,所以妳還要再喝三瓶。」希格諾搖頭,不知從哪裡變出來三瓶,隱約中似乎看到兩個小小的身影飛走,看來帶來三瓶酒的就是她們了。

 

「這不算數!再比一次!」菲特喝完手中的酒,白晰的臉頰變得紅潤,和一般的她不一樣,微薰的菲特看起來頗孩子氣的。

 

菲特搶過希格諾手中的一瓶,打開來之後狂飲,希格諾也不服輸,兩個人就這樣比了起來,完全沒有注意到四周已經有了觀戰者。

 

莫約150秒,希格諾比菲特早了3秒喝完,菲特以三秒飲恨,看來,希格諾有偷偷練過。

 

「結果還是妳輸,泰斯塔羅沙。」希格諾笑了,遞出三瓶,看著菲特手中的酒瓶漸漸見底,希格諾滿意的離去-再繼續站在那裡,到時候倒了的可是她,原來,希格諾不是個會喝酒的人,說到會喝酒,其實最會喝酒的是莎瑪兒,只是,跟菲特比較熟的是希格諾,因此,疾風才會拜託她幫忙。

 

喝完手中的三瓶,菲特搖搖欲墜,似乎是醉了,恍惚中,菲特看見了尤諾的手搭在奈葉肩上,一整個晚上的怒氣,在酒意的引誘下,爆發。

 

「尤諾!放開奈葉!奈葉是我的!誰也不能碰!」難得的,菲特的語氣帶著怒氣,原本吵雜的會場瞬間安靜下來,眾人的目光聚集在菲特身上,然後漸漸轉到另外的兩個人身上。

 

被這麼一吼,尤諾愣住了,趕緊放開搭在奈葉肩上的手,奈葉見到快要倒下的菲特,快步的離開尤諾,來到菲特身邊,而一旁的薇薇鷗的表情從帶著不滿變成甜美的笑容,比起一點都不熟的尤諾,她還是喜歡菲特媽媽跟奈葉媽媽站在一起的感覺,看著快步離去的奈葉媽媽,薇薇鷗趕緊跟上。

 

「菲特醬,妳喝醉了!」奈葉急欲將菲特帶回休息,雖然聽見菲特的話語時,內心感到十分開心,只是,她不能放任喝醉的菲特大鬧。

 

「我沒有醉!」菲特搖搖頭,只是俗話說得好,喝醉的人總是說自己沒有醉。

 

「薇薇鷗,今天晚上菲特媽媽需要休息,嗯妳跟維塔她們回去好嗎?」奈葉輕輕揉著薇薇鷗的頭輕聲說道,正好看到一旁走過的維塔,交給疾風她們,這樣奈葉也比較能放心照顧菲特。

 

算好時機,疾風一推,維塔還真是  剛好  的路過這裡。

 

「維塔醬,今天薇薇鷗跟妳們回去好嗎?」奈葉揚起一個炫目的笑容,燦爛得令維塔幾乎暈眩。

 

「我我知道了!」維塔臉紅,別過臉去,帶走薇薇鷗。

 

「今天就麻煩妳們了!」薇薇鷗有禮的對維塔說著,露出一個不輸奈葉笑容的笑靨,這一點薇薇鷗到底跟誰很像?

 

奈葉轉過身,扶起菲特離開會場,雖然途中蒂雅想過來幫忙,無奈昴早已喝掛了整個人黏住蒂雅,縱然想幫忙,但蒂雅也隻身不開,只能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而凱洛和艾理歐則是早早就被疾風支開不知去哪裡了,今晚,可不能讓任何人打擾她們,要是被打擾,那兩個笨蛋不知道啥時才能認清自己的歸屬。

 

攙扶著醉到連路都走不好的菲特,好不容易才回到兩個人的房間,奈葉從衣櫃裡拿出更換的衣物,將菲特推進浴室裡。

 

「菲特醬,快點洗澡!洗完換我。」奈葉說道,輕輕關上浴室的門,才剛要轉身離去,浴室卻傳出了巨響。

 

奈葉著急的打開浴室門,雖然菲特靠自己的力量將衣服脫掉了,只是,她幾乎醉到不省人事了,哪有力氣洗澡?菲特整個人跌坐在地,嘴裡還不知道在喃喃些什麼,奈葉輕嘆,決定跟菲特一起洗,要是放任菲特自己洗,可能到隔天早上菲特還不一定出得了浴室。

 

奈葉輕輕擦拭著菲特的背,不知道是因為水蒸氣還是菲特的身材,奈葉的臉變的十分紅,幾乎快跟菲特一樣了。

 

奈葉阻止著自己的胡思亂想,好不容易洗完澡,替菲特換上那一套黑色薄絲睡衣,奈葉將菲特扶回床上,一倒上床,菲特不管自己會不會悶死,整個人埋在枕頭中,嘴裡說的話都被枕頭蓋住,從奈葉的角度看過去,菲特就像是一個在鬧脾氣的孩子。

 

菲特轉身,在床上翻了一圈,滾到奈葉的位置,似乎在尋找著那熟悉的味道,躺在奈葉的枕頭上,有著她熟悉的味道,菲特露出笑容,但隨後,眉頭又皺了起來。

 

「水我要水。」菲特呢喃著,奈葉一聽,趕緊倒了杯水給菲特,只是,菲特怎樣也無法自行飲水,只能口中不斷要求著要喝水。

 

無計可施之下,奈葉自己喝了一口水,然後,四片唇瓣相貼,一口一口的,奈葉將水餵給菲特,杯子終於見底,奈葉起身,要將杯子放回原本的位置,但,睡衣的一角被床上的人拉著。

 

「唔不要走不要離開我。」菲特說著,轉個身,胸前春光若隱若現的,誘惑著白色惡魔。

 

「菲特醬,我在這裡。」奈葉將杯子放在地上,手緊握著菲特的手,似乎要讓菲特安心下來,奈葉輕聲說道。

 

「為什麼!?不要!不要離開我!奈葉。」菲特一個反手,將奈葉緊緊扣在懷中,似乎是在說著夢話,她做了惡夢。

 

「菲特醬?妳今天在生氣什麼?」任由菲特抱著,奈葉輕聲問著,右手輕輕撫摸菲特的臉頰。

 

「還不是因為妳!!」菲特睜開眼,紅眸迷濛。

 

「我?」奈葉不解,等待著菲特的下文。

 

「對!!因為妳因為妳一直跟他有說有笑!!我我知道我沒資格要求什麼可是可是我我比他還要喜歡妳!!」菲特抱怨著,像孩子似的嘟起嘴巴表示不滿。

 

「菲特醬我很開心呢。」奈葉輕笑,原來菲特在吃醋,看來尤諾說的方法很有用,說什麼跟尤諾在討論薇薇鷗要就讀的學校,說穿的也只不過是奈葉在想辦法套出菲特對自己的感情。

 

「不要騙我了妳跟他那麼要好。」菲特搖頭,轉身背對著奈葉。

 

奈葉見狀,將菲特轉身面對自己,輕輕吻上菲特柔軟的唇,菲特起先瞪大了眼,然後,翻身,將奈葉壓在身下。

 

長夜漫漫,房間內傳出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及喘息聲,直到安靜下來,是4點過後的事了。

 

門外,有個人露出滿意的笑容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有個人早已吐得幾乎虛脫躺在沙發上-希格諾,有兩個身材差不多的小孩安穩的睡著-維塔和薇薇鷗,以及兩個迷你尺寸的在希格諾耳邊吵架,弄得希格諾露出多條青筋,夜天之王只好親自去勸架,而不在房裡的沙瑪兒則是帶著札斐拉出去散步了。

 

翌日,昨天晚上的醉意,加上回到房間後的激烈運動,菲特睡到了將近中午才起來,幸好今天放假,要不然她就遲到太久了。

 

睜開紅眸,菲特坐起身,驚覺自己身上一絲不掛的,菲特瞬間醒過來,望了望四周,身旁的是奈葉,同樣的,奈葉身上也是一絲不掛的,菲特想不起來,自己昨天到底做了什麼,只記得自己輸給希格諾,然後呢

 

身旁的奈葉漸漸轉醒,看見菲特,起身,輕輕擁抱菲特,道了聲早,然後就這麼趴在菲特背上。

 

「奈奈葉!?」菲特大驚,驚呼的聲音如打雷一般,讓她的腦中思緒通通攪在一起。

 

「嗯?菲特妳忘了嗎?昨天妳昨天妳可是將我吃乾抹淨了。」奈葉假裝害羞,跟疾風交朋友那麼久了,多少也學到了一些夜天大魔王的招數,奈葉將自己的重量毫不客氣的加在菲特身上。

 

「昨天?昨天我不是跟希格諾在喝酒?然後?我不記得了。」菲特緊張的說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該不會自己傷害了奈葉?這樣她將自己斬殺千次也不夠。

 

「昨天妳當著六課的人宣示我是妳的然後回到房間後妳就將我吃了。」奈葉說著,然後揚起一個笑容,將菲特徹底迷倒。

 

「我真的這麼做!?」菲特不敢置信,害羞的將自己埋到枕頭裡,自己當眾宣示就算了,還吃了奈葉

 

「菲特醬我很開心呢妳跟我的情感是一樣的。」奈葉笑著,趴在菲特身上,輕輕在菲特耳邊說道。

 

「相同的情感?意思是?」菲特不解,她不敢奢望奈葉的意思是那種意思,只要自己能陪在奈葉身旁就夠了,她不敢奢望奈葉也是喜歡著自己的。

 

「菲特醬我愛妳。」奈葉說著,輕咬菲特的耳垂。

 

「啊奈葉我也是。」菲特任由奈葉擺佈,她很開心自己的情感能得到回應,只是,一想起昨天奈葉跟尤諾走在一起,菲特就不滿,輕輕推開奈葉,她得先問清楚。

 

「奈葉昨天妳跟尤諾到底在說些什麼?」菲特問著,眼神透露出不解釋清楚就不讓妳繼續下去的訊息,奈葉輕笑,將來龍去脈通通說清楚,好讓自己能繼續報昨天被壓的仇。

 

聽完,菲特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然後,奈葉準備開始她的復仇路,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仍是被壓的那一個,菲特翻身,再次壓住奈葉,奈葉沒有反抗的餘地,再次屈服於菲特的笑容之下。

 

今天是假日,但兩個分隊的隊長可閒不下來,看來今天,會是個比平常訓練的時候還累的日子,奈葉心裡這麼想著,然後,回應著菲特溫柔的吻。

 

 

END

 

後記:這篇真的是大灑砂糖,甜死人不償命了,最近剛體驗到酒精的力量,不知不覺就拿這兩位隊長來試試了(被踹),這篇很短,超短的,比以往的同人還來得短篇,說得上是真正的短篇了。個人是菲X奈派的,不管怎樣,閃光王子都很帥,所以,尤諾你再次得好人卡了(用力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