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同人)-九妙-過去,未來呢?




九妙-過去,未來呢?
 
『我要成為小九的左眼…對不起…』
 
初夏,午後舒服的風吹拂著,搖動了樹梢,拍打著綠葉,一個身影坐在樹上,白色外套垂吊在一旁,天藍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漂亮的眉輕皺,轉醒過來,結束了她的午睡。
 
「又夢見了那個時候…就算已經過了那麼久,我最不忍看見的,仍是妳當時哭泣的臉阿…阿妙。」左眼戴著漆黑眼罩,低沈的嗓音響起,伸出右手,那是她握刀的手,透過手掌,看著天,即使已被綠葉遮去大部分陽光,但穿透過的,仍是刺眼。
 
『若是我當時再強一點,我就能保護妳...那…妳就不會哭了吧?』望著自己的手,心裡如此想著,要是當時自己的手能再寬厚一點,能再更有力一些…那麼,是不是她就不會落淚?不知道,那都已成過去,過去的自己懦弱,是事實。
 
「少爺。」另一聲音響起,一個人影緩緩從宅中走出。
 
「什麼事?」即使是發問,也不願看向來人,輕輕閉上眼,已經有種連來人講的話都不想聽的感覺。
 
「志村妙她來…啊?我還沒說完耶!少爺!」還沒說完,人已從樹上消失,不辱柳生家以快刀著名。
 
著急的步伐,難得那人來到,柳生家當家-柳生九兵衛,有別於平常沈穩的樣子,奔跑於柳生宅中,這時她開始痛恨自家境是如此的大,即使早一秒也好,她想快點到阿妙身旁。
 
「阿妙!」推開會客室的門,熟悉的人影正坐在裡面。
 
「小九。」輕喚對方的名字,是多麼熟悉又令人懷念的名字,但,稱呼相同,眼前的人早已改變許多,那時稚嫩的臉頰,已換上了另一張冷俊的面容。
 
因為自己,即使犧牲了左眼也再所不惜,為了保護自己,毅然決然的決定離去,變強,目的只有一個──保護自己。為什麼不多多為自己著想?為什麼可以那麼溫柔?為什麼…?
 
「妳今天特地來到柳生宅,有什麼事嗎?」跪坐在阿妙面前,即使是奔跑過來的,也沒有氣亂的感覺。
 
「啊啦,不是妳找我來的嗎?」阿妙輕笑,從懷裡拿出一張印上柳生家徽的請帖,九兵衛想了想,大概又是那四個人搞的鬼吧!
 
「呃…我忘了,只是想找妳吃頓飯…。」臨時也找不到藉口,九兵衛搔了搔頭。
 
『這樣搭訕太老套了吧!?少爺!』門外,四個人可笑的窩在一塊,內心吐嘈著。
 
「嗯,好阿!」阿妙露出一個笑容,答應了九兵衛的要求。
 
『居然就這樣答應了!?現在是啥狀況!?』四個人呈現OTZ的樣子,而房內的九兵衛似有感應,快速拔刀,快得連阿妙也看不見,以刀氣將四個人趕走。
 
「阿妙…介意明天再來一趟嗎?我今天什麼也沒準備。」由後往前,輕輕摟著阿妙,眷戀似的磨蹭著阿妙的頭髮。
 
「小九?」沒有掙扎,沒有反抗,就跟當初九兵衛回來時,強硬又不失溫柔的掠奪自己的嘴唇,現在一想起,還有那麼一些不好意思。
 
「對不起,一下就好。」九兵衛將臉埋入阿妙頸中,微微顫抖著,似乎害怕著下一秒就會忘記懷中的體溫。
 
沈默橫亙在兩人之間,沒有言語,輕輕擁著,九兵衛想著要是時間可以停在這裡有多好,只是,時間,是不可能為她停止的,放開手中的人,九兵衛低下頭,不敢面對阿妙。
 
阿妙輕輕捧起九兵衛的臉,拿下了那罩在左眼之上的漆黑眼罩,似乎想起了九兵衛當時為了自己穿上女裝時所換上的花朵眼罩,露出一個溺愛的笑容,將眼罩放在一旁,輕吻那失去光明而閉上的左眼。
 
「阿…阿妙?」驚訝阿妙的動作,原想掙扎,但在看到那笑容之後,便任由阿妙的行動,感受著來自阿妙的溫柔。
 
「小九,妳變了好多。」這時,阿妙才仔細的將九兵衛現在的樣子刻印在腦中,令她訝異的是,眼前的人的改變──比一般男人來得俊美,但,扮了女裝之後卻又十分可愛。要是男裝九兵衛與女裝九兵衛讓她選擇,還真不知要選擇哪一個呢。
 
「不改變的話,我就不會變強,不能保護妳…對不起…那時並沒有保護好妳。」九兵衛輕皺眉,愧疚的表情出現,阿妙搖了搖頭,纖細的手指,輕揉那皺起的眉,然後輕輕在額上落下一吻。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讓妳失去了左眼。」阿妙說著,笑容夾帶了一些苦。
 
沈默無語,不知如何應對,望著彼此,卻說不出一言一語,只能讓這樣的氣氛持續著。
 
『裡面的氣氛到底是怎樣,為啥任何一點聲音都沒有?不…這不是重點…要是不幫忙的話,少爺會被其他男人搶走的!』四人組再次回到房外,看來,今天阿妙會來果真是他們搞的。
 
當初九兵衛執意要娶阿妙時,引起了很大的風波,但在風波結束之後,柳生家的人便決定要替九兵衛物色對象。
 
四人組可笑的窩在石頭旁討論著,討論該怎麼幫自家純愛(蠢愛)的少主把到阿妙,畢竟自家少主已經非阿妙不娶(嫁)了。
 
起初某個少主控的人說什麼也不幫忙,但在幾番抉擇之後,與其讓少主與其他男人在一起,還不如讓少主跟她所愛的阿妙在一起,最後只得妥協幫忙。
 
「阿…我有好主意了,最近不是…,先這樣,然後嘛…」起初最不願意的人,但在投入之後卻是最積極的。
 
「哦哦!好主意!各自散開辦事!」聽完東城的提議,其他三個人點頭答應之後,瞬間,四人消失在柳生宅中。
 
房內不知何時打破了沈默的氛圍,聊得正愉快,九兵衛嚴肅的臉難得的有了一絲笑容,直到傍晚,九兵衛才送阿妙回去,約定明天一起吃飯。
 
但,事情有了變化,明日,柳生家當家必須去參加啥皇子的舞會,可攜帶舞伴去,一聽到這消息,九兵衛馬上就想到要帶阿妙去,便親自來到了阿妙上班的地方。
 
夜深,柳生家該來的來了,不該來的也來了,一起到了阿妙上班的地方,理所當然的就坐下來喝酒,都來到這裡了,哪有不捧場的道理?
 
「事情就是這樣,真是抱歉…阿妙,妳願意跟我去嗎?」九兵衛說著,一旁的東城閉著眼不知在想些什麼。
 
『為什麼不帶我去阿?』東城想著,內心流著淚水。
 
「可以是可以…只是,我要穿什麼?總不能叫我穿和服去舞會吧?」阿妙雖答應,但家裡只有和服,要是穿和服去,會讓九兵衛難堪吧?她不知道,不管她穿什麼九兵衛都會說好看。
 
「關於這點,我們會幫妳準備。」東城回過神說道。
 
「我可不許你挑一些有的沒的,要是敢亂來你就代替我去。」九兵衛喝下一口酒說道。
 
一群人喝到了早上,中途阿妙有事先離席了,九兵衛倒也沒有離去,表示會在這裡待到阿妙下班。
 
「少爺,有些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東城開口,然後再叫了一瓶酒。
 
「要說你就說,不說就閉嘴。」九兵衛回著,目光一直停留在阿妙身上,原本的好心情,在東城開口時,全部收了起來。
 
「為什麼您還是無法放下阿妙小姐?她不是拒絕了您嗎?」不怕死的提問,起先九兵衛皺緊了眉頭,但最後卻嘆了一口氣。
 
「拒絕又如何?我想要的,就只是看著她的笑容,這樣就夠了。」如此說道,阿妙似有感應的回頭,與九兵衛對上眼,露出笑容,不是職業笑容,而是出自內心的笑容。
 
「是的,恕我無禮的發言。」東城笑道,對於這樣的少主,他無語,也只能盡全力幫忙。
 
直到破曉,客人才漸漸散去,柳生家的喝掛的喝掛,睡倒的睡倒,弄得一團亂,九兵衛看著阿妙在幫忙收拾,站起身來。
 
「全部給我起來!幫忙收拾,沒有收拾的滾出柳生家!」柳生家當家威嚴爆發,昏死的全部掙扎爬起,將自己弄得東西通通收乾淨,這也讓收拾的速度快了些,讓阿妙可以早些下班。
 
「謝謝妳,小九。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說完,阿妙便走到更衣室去,等了約10分鐘,九兵衛感到奇怪便敲了門準備進去,一開門,見到的是正在穿衣服的阿妙。
 
「阿…對不起。」才要關門,阿妙卻出聲令九兵衛停下動作。
 
「沒關係,我好了,我把桌上東西收一下。」阿妙輕笑,從後面看過去,可以清楚看見九兵衛的耳根是紅著的。
 
收拾完,與九兵衛一起走出更衣室,柳生家的人早已準備好回家,這陣仗,看起來頗像要去跟人打架似的。
 
回柳生家路上,阿妙一副很睏的樣子,於是便加快腳步,回到柳生家,也來不及準備房間,便讓阿妙在九兵衛房內睡下。
 
樸素的房間,任何女性擺設都沒有,只有一張桌子,上面擺放著的是書寫工具,而牆上,只有一副詞,以及刀架。
 
九兵衛靜靜的坐在阿妙身旁,看著她的睡臉,什麼也沒做,對於這樣,九兵衛便感到滿足了。
 
身為女性,卻愛上女性,九兵衛從小就被當成男孩子養大,實非她的錯,從小便是這樣的環境,愛上女性,是不可置否的,但,柳生九兵衛這一生,唯一所愛,就是志村妙。
 
「唔…小九…」阿妙喃喃,仍熟睡著。
 
『妳夢見了我嗎?在妳夢中的我是如何的?還是以前那樣無用嗎?』九兵衛輕撫阿妙臉龐,阿妙睜開雙眼,眼神中帶著慌恐,起身,緊緊抱住九兵衛。
 
「怎…怎麼了?阿妙?」輕輕拍著阿妙的背安撫著,低沈的嗓音帶著令人心安的氣息。
 
「我…我夢見了妳失去左眼的那天,對不起!」稍微冷靜下來之後,將自己夢見的告訴九兵衛,抬起頭看著九兵衛,只見她微微一笑,然後又被壓回懷中。
 
「不需要什麼對不起的話語,我還活著不是?」輕輕在耳邊說道,然後,因夢驚醒的阿妙又再次沈沈睡去,九兵衛輕輕將她放置在被褟上,就只是靜靜的守著,直到外面傳來了東城的聲音。
 
「少爺,該準備出發了,衣服我就放在外頭。」說完,紙門後的人影消失,九兵衛起身開門將衣服拿進來,然後叫醒阿妙。
 
換上衣服,一身筆挺的白色西裝在九兵衛身上更添帥氣,合身的剪裁展露出她身材的纖細骨感,稍微拉開了領帶,展露出狂野的感覺。
 
連身禮服穿在阿妙身上,與穿著和服的她不同,和服在她身上,是古典之美,而連身禮服穿在她身上,強烈的現代感取而代之。
 
「好看嗎?」阿妙轉了一圈,飄飄然的群襬晃動,九兵衛看傻了,一時說不出言語,直到阿妙在她眼前揮了揮手才回過神。
 
「好美…。」兩個字,是發自內心的讚嘆,找不到適合的言語,只能以這兩個字表達自己的想法,說完,臉上竟紅了起來,阿妙笑而不答,與她一起走出房。
 
一走出,便有不少人死在血泊中──萌殺。
 
「請上馬,少爺。」擦了擦鼻血,東城說著,其他人也努力在血泊中爬起來。順著他的手,出現的是一匹純黑駿馬。
 
「先上馬吧!阿妙。」九兵衛扶著阿妙上馬,然後,自己也一個帥氣的翻身上馬。
 
『少主沒有猶豫就選擇共乘了呢~』四人組心中想著,真不知他們家少主是故意忽略後方的馬還是真的沒看到。
 
到了會場,一進到裡面,各名家的目光皆在兩人身上,九兵衛搔了搔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阿妙露出一個帶著邪氣的笑容,勾著九兵衛的手,這兩人似乎沒有感受到羨慕的目光,逕自走入人群,在餐桌附近,遇到了熟人。
 
「大姊?」說話的便是阿妙所疼愛的弟弟-志村新八,嘴裡還塞滿了食物,一旁的神樂與阿銀點頭打招呼之後便持續的吃著,原本聽說他們今天有工作,原來目的跟自己一樣。
 
「啊啦,你們怎麼在這裡?」阿妙問著,手仍攬著九兵衛的手,看在新八眼裡實在不是滋味。
 
「些噢黑偷把護碼個人。(接受委託保護某個人)」阿銀嘴裡塞著食物回答,然後又咬了一口肉。
 
「阿是偶的!(那是我的!)」神樂不滿自己剛要拿的肉被阿銀搶走吼道。
 
「那她為什麼在這裡?」新八不滿的指著九兵衛。
 
「我是受邀者,我是柳生家當家。」九兵衛冷冷的回道,整夜整天沒睡,其實現在她有些睏了。
 
語畢,音樂響起,該是跳舞的時間了,今晚的舞會,正式開始。
 
「走吧,阿妙。」九兵衛拉著阿妙就走,阿妙露出一個笑容,與之前被九兵衛強行帶走時不一樣,現在的她是愉悅的。
 
會場中,九兵衛領著阿妙跳舞,兩人的身影,是眾所矚目,直到兩人累了,音樂也暫時停了,兩人才停止下來,相視而笑,然後走到陽台上,手上,各自拿著一杯紅酒。
 
「今天,謝謝妳肯陪我來。」九兵衛喝下一口酒,將原本就拉開的領帶再拉開一些,些許露出胸前的繃帶,夏夜,其實還是有些熱度的。
 
「不會,我也玩得很開心。」阿妙輕笑,似要慶祝,將酒杯與九兵衛手中的酒杯輕碰,發出悅耳的玻璃撞擊聲。
 
靜靜的吹著夜風,九兵衛綁起的馬尾隨風飄散,將空酒杯拿在右手上把玩著。
 
「吶…小九。」阿妙喝下最後一口紅酒,輕喚那人。
 
「嗯?」轉頭看著阿妙,右眼因酒意更加深邃。
 
還未有所反應,阿妙已有了行動,再次脫下那眼罩,輕撫左眼。
 
「等等!別…」上次是在室內就算了,這次可是在公眾場合,失去左眼的樣子,她不想被清楚看見那傷痕,難得的,九兵衛慌了,後退一步,卻無處可退。
 
「小九,對不起,害妳失去左眼,還傷了妳。」將頭靠在九兵衛懷中,輕聲說道。
 
「不是說過不用道歉的話語嗎?」輕撫阿妙的背,露出無奈的笑容。
 
「不…接受我的道歉好嗎?不然我…見到妳就感到更深一層的愧疚。」阿妙搖搖頭說著,聲音是顫抖的。
 
「我…我知道了。」九兵衛點頭,然後緊緊將阿妙擁在懷中。
 
「出來吧,不出來就殺了你們。」九兵衛出言恐嚇,老樣子,又是那四個人在偷聽。
 
「是!」四人趕緊走出,不然什麼時候會被殺掉不知道。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們安排的吧?說清楚。」九兵衛說著,放開阿妙,然後靠在陽台護欄。
 
「是的,阿妙小姐!請妳嫁給少主吧!」四人異口同聲說著,九兵衛瞪大了眼,然後揚起了怒氣。
 
對於阿妙而言,這樣的場面似乎在哪裡見過,對…就是九兵衛回來的那時候嘛…難怪,怎麼那麼熟悉,只是,那時並不是九兵衛的手下所說。
 
「退下!不得無禮!退下!!」九兵衛這次真的怒了,原本只想就這樣待在阿妙身旁就好,現在這樣,真希望阿妙不要放在心上。
 
「少主!」
 
「退下!聽不懂嗎!?」九兵衛低吼,就只差那麼一點腰間的刀就要出鞘,但,卻被阿妙阻擋下來。
 
「你們退下吧,我會好好想想。」阿妙揚起那一貫笑容,四人聽了之後退了下去。
 
「對不起,他們太過無禮。」九兵衛苦笑著,就只差那麼一點,她就要殺了柳生四天王。
 
「沒關係,我不在意的。」阿妙轉身,看著夜景說道,夜風輕輕吹過,似乎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很平靜,但卻感覺隱藏著更大的波瀾。
 
「阿妙,妳仍不願嫁入柳生家嗎?」九兵衛問著,心中倒也不怎麼期待答案,就只是想問而已。
 
「我只是不想離開那快樂的時光,我…我也想完成與妳的約定。」阿妙說著說著,竟有些激動,語氣是急迫的,急著回答。
 
「不,不論約定,妳自己的意願呢?」九兵衛再問,聽了剛才的回答,有些開心,但阿妙卻是拘泥在約定,那她真正的想法呢?九兵衛想知道。
 
「如果沒有約定,沒有什麼快樂時光,就只是單純的妳和我的問題,我願意的。」阿妙說著,然後,聽見阿妙回答的九兵衛,伸手擁抱了阿妙。
 
「能遇見妳,即使是犧牲生命,也值得了。」輕輕的在阿妙耳邊說道,阿妙笑著,抬起頭,吻上九兵衛的唇,分離之後,兩個人都帶著害羞的表情,笑著。
 
『太好了!成功了~~~』四人在心中歡呼著,但顧及形象(?),不敢大聲歡呼,但心中已經開始放鞭炮了。
 
「新八,你可以準備煮紅豆飯了。」阿銀剔著牙說著,搔了搔那頭自然捲髮。
 
「新八~我要吃紅豆飯~」神樂睡倒在定春身上,口裡這麼說著。
 
「誰要阿!!要吃自己去煮啦!」新八怒吼,在陽台上的兩個人忽視了這樣的狀況,仍愉悅的笑著,兩個人,十指交扣,兩人的關係,更進一步。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