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九妙-我回來了,歡迎回來(H有)

九妙(H有)-我回來了,歡迎回來

 

 

敬告:此為某刀之私心妄想,劇情大約是在女裝九登場至前一篇文-過去,未來呢?這篇之後。若無法接受者請直接點上一頁或是X結束,且,砂糖亂灑,怕甜死的看官們也請按上一頁。請耐心等待,字數有點多,請看九妙兩人披著糖衣演出。

 

 

 

是入冬的時候了,葉子的枯黃,一如冬景般荒蕪,北風輕吹,吹落了樹枝上的葉子、掃起了地上的落葉,巨石之上,一名刀客獨望藍天,腰間的劍,散出不凡的氣息。

 

 

純白的衣襬隨風飄著,綁起的馬尾任由風吹動,左眼上的眼罩之下,留下的是過去的記憶以及疼痛的記憶。

 

 

從巨石輕躍而下,似乎想到了什麼,嬌小的身影,消失在自家宅中,門牌上刻著-柳生。

 

 

匆匆人影,如風般快速,身後,跟了另一人影,臉上表情有些不悅,放慢腳步,與跟隨自己的那人並肩。

 

「誰准你跟的?東城。」低沈嗓音從喉中發出,右手按刀,散出殺氣。

 

「這是我的職責,少爺。」沒有退下的意思。

 

柳生家當家-柳生九兵衛,不語,逕自向前,任由對方跟隨,反正,不管怎麼說這個人都不會退下的,而且,這個人明白自己的目的是哪裡-尋找志村妙。

 

快速的腳步,來到志村妙上班的地方,停下腳步,即使是奔跑而來,仍不見疲態。

 

「阿妙在嗎?」走進店裡,陪酒小姐一個個上前迎接,都被東城擋下,唯獨不見尋找之人,九兵衛開口問著,語一出,小姐們一一露出失望的表情,然後將九兵衛帶到阿妙所在的地方。

 

到了店內角落地方,只見一個身穿和服的女子睡倒在沙發上,臉上因為酒意而泛紅,深紫色的和服沾染了些許酒滴,散出濃濃酒味,東城眉一皺,退開-他知道自家少爺想作什麼,轉身向店家借取毛巾一用。

 

待到東城將濕毛巾取回,九兵衛要東城退下,東城點頭之後便轉身離開,替自家兄弟張羅些酒回去。

 

九兵衛輕輕扶起阿妙,將她手上的酒瓶放置在桌上,將因汗水而濕潤的髮絲撥至額旁,用濕毛巾將汗水拭去,仔仔細細的將臉上的輪廓描繪過一次,紅著的臉,令九兵衛傾心,微微揚起的唇,畫出漂亮的笑容,這是九兵衛最愛的笑容。

 

懷中的人漸漸轉醒,看清了眼前的人,微微一笑,一開一闔的唇不知在說些什麼,但,九兵衛卻懂她在說什麼,倒了杯水,餵著阿妙喝著。

 

「唔舒服多了。小九,妳怎麼會在這裡?」甩甩頭,試圖讓自己醒過來,不過,仍是睡眼惺忪。

 

「有事找妳罷了,願意聽我說嗎?」九兵衛問著,然後再次將阿妙摟回懷中。

 

「嗯?」閉上雙眼,聽著來自九兵衛的心跳聲,多麼令人安心的聲音阿。

 

「這幾天,不知道妳有沒有空,在上次舞會之後就沒一起出去過了,妳願意跟我一起出去玩嗎?三天。」九兵衛說著,抱緊了阿妙,似乎有意隱藏自己的不好意思,但這樣的舉動反而暴露出她緊張的心情。

 

「嗯三天阿我要問問老闆呢。」阿妙說著便要起身去問,但,東城更快,將老闆抓到兩人面前。

 

「准!我准!放我下來!」老闆不知所措,東城聞言放下,老闆一屁股坐在地上,墨鏡滑落,看起來有些狼狽。

 

「東城你太無禮了,不過,既然已經准許了,那阿妙我們可以回去了吧?」九兵衛說著,然後看向自己懷中的人,九兵衛輕笑,原來阿妙已經睡著了。

 

九兵衛抱起阿妙,要東城雇了輛馬車,三人回到柳生宅。

 

「退下吧,幫我送件浴衣過來。」走進房間之前,九兵衛向著門徒說道,進入房間不久後,便依命將浴衣送來,是一件淡藍色的浴衣,比較奇怪的是,上面還印著柳生家徽。

 

「抱歉,阿妙,我得幫妳把這一身酒味的衣服換下,希望妳別介意。」九兵衛紅著臉說道,將和服解開,映入眼簾的是潔白的肌膚,九兵衛雙手微微顫抖著,快速將浴衣換上,然後跪坐在一旁,冷靜自己。

 

冬夜,有些涼意,替阿妙拉緊被子,然後取來另一組棉被,便在阿妙身旁鋪上,望著阿妙沈睡的臉,九兵衛閉上眼,睡去。

 

清晨的陽光喚醒淺眠的九兵衛,是什麼時候開始睡得如此不安穩?大概是自己決意離開阿妙時候開始的吧。

 

小時候睡覺前,總會跟志村家姊弟玩上一會兒才肯上床,可以睡得很沈-因為早上阿妙就會來叫醒自己。

 

睜開眼。腦袋有那麼一些混亂,九兵衛坐起身揉了揉額頭,將棉被收拾好,梳洗完畢之後,開始今天的晨練。

 

揮刀,銀光與陽光漂亮的結合,在空中掃出一道道亮光,無視時間的流逝,她知道,自己必須更強。

 

是過了幾個小時?九兵衛不知道,直到身旁多了一個人才停止揮刀,身旁的人揚起一個笑靨,九兵衛一時也跟著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容,然後,對方卻哈哈大笑了起來。

 

「早安阿,小九。」阿妙只住了大笑說著,沒想到九兵衛居然看到自己笑也跟著笑,實在可愛。

 

「唔早。」九兵衛說著,將刀收回腰間,該是吃早餐的時候了,九兵衛換了一套衣服,和阿妙一起來到餐房,進入,各門生已等待家主到來一起用餐,九兵衛坐下,大家便開始用餐。

 

「昨天睡得還好嗎?」九兵衛問著,然後吃了一口飯,輕嚼著。

 

「睡得很沉呢我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那麼安穩過了。」阿妙回答,她的答案令九兵衛不知該怎麼接下去,想問原因,但卻問不出口,怕那個答案,並不是自己期待的,甚至會傷了自己。

 

結束對話,彼此默默吃著早餐,原本該是美味的早餐,今天吃起來卻帶著些苦味沒有吃完,九兵衛便起身離開餐房,腦中很亂,她知道這樣對阿妙是非常無禮的,但她不想待在那裡

 

再次揮刀,因為,不揮刀,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不揮刀,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解開腦中一個個的結。

 

「小九,不是要帶我去玩嗎?」阿妙結束用餐,走了出來,見著揮刀的九兵衛,想起了自己的三天假期就是因為她要帶自己出去玩不是?

 

「唔東城!我要你辦的事好了嗎?」九兵衛點點頭,將刀收起,腦中清晰了些。

 

「是的!少爺!」東城說道,只見九兵衛點點頭之後,便領著阿妙來到柳生家外,在外面,一匹黑馬等待著騎乘自己的主人來到。

 

「聽著,東城,這次你怎樣都不許跟,我不在這幾天,柳生家不能出任何差錯。」九兵衛說著,要東城留下與其他三人看管柳生家。

 

「我知道了,少爺,祝您好運。」東城苦笑著退下,這次他哪敢跟?要是跟了絕對會被殺掉。

 

翻身上馬,阿妙靠在九兵衛懷中,駕馬,離開柳生家。

 

來到市區,與平靜的柳生家不同,這裡,是十分熱鬧嘈雜的,九兵衛帶著阿妙來到今晚住宿的地方,映入眼的,是看起來比一般民宿還來得豪華的房屋,不只看起來住一晚很貴,連要預約到似乎都很困難,這時候九兵衛開始佩服東城的辦事效率了。

 

「這裡是?」阿妙下了馬,看著眼前華美的民宿問著。

 

「今晚住的地方。」九兵衛將馬綁好,然後走了進去,在房間內休息一下後兩人便上街玩耍。

 

阿妙勾著九兵衛的手,似乎很久沒出來了,對任何攤販都很有興趣似的,臉上總是帶著笑容,兩人在路上吃了章魚燒、廣島燒等傳統食物,但雖是入冬了,仍是有人賣冰,兩人一同點了一份吃著。

 

還玩了撈金魚與打靶,撈金魚嘛九兵衛身上的殺氣嚇得魚不敢靠近,讓老闆賺了一筆,不過卻栽在阿妙手上;打靶嘛九兵衛的神技讓老闆趕緊收攤走人,真不知九兵衛到底在哪學的。

 

兩手拿著一堆戰利品,才第一天,兩人都已經買齊了紀念品,給阿銀的是招財貓,看萬事通是不是能順利些;給神樂、定春的是當地的名產,大概是一個月的量,不過依這兩個的食量大概不用一個禮拜就乾淨了。

 

給新八的是惡作劇眼鏡,純粹就只是阿妙覺得有趣便買下;給柳生家的則是名酒,不知從哪聽來的-男人的好伙伴就是酒阿!!

 

帶著大包小包,玩了一整天,將東西放回房間之後,兩人便到外面吃晚餐,因為民宿並沒有提供晚餐,不過早餐倒是可以出錢買。

 

「要吃什麼?」九兵衛問著,她自己吃什麼倒是不怎麼在意,轉頭看著阿妙。

 

「嗯?拉麵呢?」阿妙指了不遠處的拉麵店,兩人便走了進去。

 

九兵衛點了一碗醬油拉麵,阿妙則是點了一碗味噌拉麵。兩人一邊談話一邊吃著,沒有注意到一旁有幾個人正不懷好意的看著她們。

 

付了錢,走出拉麵店,那群人也跟在她們後面,走了一段路之後,九兵衛轉身拔刀指著對方。

 

「來意?」九兵衛眉輕挑問道,只見對方也跟著拔刀,不說來由,便攻向九兵衛,九兵衛一個閃身,用刀背一一擊倒,在他們爬起來之前,便抱著阿妙消失在街道上。

 

「啊啦真是有趣,那些人的表情。」阿妙露出一個邪氣的笑容,而九兵衛則是鬆了一口氣的倒在床鋪上。

 

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比一般民宿貴了,雖然外觀看起來還是日式的建築,但其實裡面早已裝潢成西洋的房間,雙人床上的是厚厚的床墊,躺起來特別舒服,似乎有那麼些累了。

 

「小九,妳先去洗澡吧!洗完澡才能睡覺喔!」像是母親在叮嚀小孩一般,阿妙如此說著,然後將一件浴袍遞給九兵衛,九兵衛點頭之後便走向浴室,接著便傳來一陣陣水聲。

 

淋浴著,九兵衛取下了臉上的眼罩,露出當時所留下來的傷痕,多麼駭人,又令人心痛。

 

踏出浴室,留下一個個的水的足跡,九兵衛將眼罩放在口袋中,雙手擦拭著烏黑的頭髮,水滴沿著髮絲流下,畫出漂亮的弧度。

 

「換妳了,阿妙。」說著,然後跪坐在地上,閉上眼,不知在想些什麼。

 

因為待在身旁的是阿妙,九兵衛放鬆了戒心,今天一整天盡情的玩樂,累了,但還不睏,就這麼坐著,連阿妙從浴室裡出來都沒發現。

 

一雙手,緊緊摟住了自己,九兵衛睜開了眼,轉頭看著靠在自己肩上的人,露出一個寵溺的笑容。

 

「還不睡嗎?阿妙。」九兵衛輕撫阿妙濕潤的髮絲問著,然後將阿妙摟進懷中。

 

「妳不也是嗎?」回道,然後將自己的重量靠在九兵衛懷裡,她知道,眼前的人是可以讓自己安心依靠的。

 

「總覺得有那麼一些不真實。」九兵衛緊緊抱住,即使是這一刻也好,即使下一秒就會消逝也罷,緊緊抱著,像是要抓緊這幸福一般。

 

「在舞會的時候我不是給了妳答案嗎?」雙手環住九兵衛的頸,輕輕在耳邊說道。

 

「現在我感到很幸福,謝謝妳。」輕吻阿妙的額頭,然後將下巴靠在阿妙頭上。

 

「小九。」欲言又止,主動親吻九兵衛的唇,有些急躁,吻得熱烈,吻得激情。兩舌交纏,直到喘不過氣才放開彼此,眼神對上,臉上都出現了紅暈。

 

「阿妙妳為什麼?」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之前也這麼吻過,但不曾像這次,帶著情慾。

 

「小九抱我我好不安」低語,含住九兵衛的耳垂,臉色因情慾與剛才的吻而紅暈。

 

說完,阿妙的手探到九兵衛腰間,拉開了腰帶,一扯,浴袍滑落。

 

九兵衛的身材,因訓練而帶著結實的肌肉線條,雖然矮小,仍帶著可以讓人依靠的感覺,肌膚上的傷痕,不計其數,替九兵衛的身材更增添了些狂野的氣息。

 

阿妙輕笑,黑眸因渴望而更加深邃,然後,將嘴唇移到鎖骨之上,留下一個紫紅印記。

 

「唔阿妙」低吟,一個反手,將阿妙壓在身下,跪地,突覺冬夜的地板有些寒冷,九兵衛將阿妙抱起,來到床上,柔軟的床鋪一般而言,會引起濃濃睡意,但這兩人,帶著渴望彼此的想法,秒殺睡魔。

 

九兵衛解開浴袍,將浴袍拉下。

 

阿妙的身材,是充滿女性美的胴體,玲瓏的線條,凹凸有致的女性身體,九兵衛倒抽一口氣,有那麼一些羨慕,但卻不奢求。

 

九兵衛矮小的身材令她可以穿梭在敵人之間,降低傷害,這樣,就夠了,並不需要什麼凹凸有致。

 

將頭埋進阿妙頸窩,催吐著情慾的氣息,唇,移到了耳垂,輕咬,用舌尖刻畫出耳的線條,令阿妙的耳朵紅得發熱,手,在阿妙身上遊移著。

 

舌,如犬般輕舔阿妙臉頰,然後,向下而行,來到白晰的鎖骨,模仿阿妙的動作,相同的,在鎖骨上留下屬於柳生九兵衛的印記,一個又一個,散佈在胸前。

 

右手手指,輕輕搓揉乳尖,舌尖跟著挑逗著另一邊,愛撫著、舔噬著,然後交換。

 

細碎的吻,一個個的落下,九兵衛的舌,在阿妙身上跳躍著,就像在黑白鍵遊走般,彈奏著專屬於自己的樂器。

 

「啊小九」低喘,呼喚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的名字,九兵衛揚起一個邪笑,右手,撫過腰際,滑到大腿內側。

 

本能似的想夾緊雙腿,但九兵衛卻阻止了,右手早已碰觸到那敏感的小核,輕輕揉著,刺激著阿妙的感官神經。

 

「阿妙妳好美。」低聲說道,流出的愛液,濕潤了手指,仍愛撫著,挑逗著自己身下的人,唇,離開乳尖,向下滑行,吻,一路落下,來到了阿妙的私密處。

 

愛液,濕潤了大腿內側,九兵衛的舌,舔去源源不絕的愛液,舌尖,挑逗小核。

 

「啊啊小九小九」亟欲被填滿的感覺漸漸吞噬阿妙的理性,雙手壓著九兵衛的頭,似在催促一般。

 

嬌吟聲催促著九兵衛,低喘聲與呻吟聲迴繞在房間內,微亮的燈光照亮了彼此的視線,九兵衛清楚的看見阿妙的表情-多麼誘人。

 

右手手指,沒入阿妙體內,被緊緊夾住,九兵衛露出笑容,輕吻阿妙的唇,手指,規律的一進一退,滿足著阿妙。

 

再次,九兵衛將頭埋入阿妙雙腿之間,左手拇指,按壓著小核,右手手指,由一只增添至兩指、三指,並開始不規律的衝擊。

 

「唔阿小九」嬌吟聲傳出,九兵衛由下而上,清楚的看著阿妙因自己而情慾高漲的表情。

 

手指抽插著,將刺激感推至最高峰,有預感阿妙即將到達高潮,九兵衛便放慢速度,阿妙雙腿弓起,迎接著來自九兵衛的給予的快感,當九兵衛放慢速度時,雙腿緊夾住九兵衛的腰,催促著她的動作。

 

「小九小九為什麼什麼當初要離開我?」阿妙斷斷續續說著,雙手緊緊抱住九兵衛。

 

「因為我要變得更強這樣才能保護妳」九兵衛回答,然後又吻上阿妙的唇。

 

「妳這樣我變得很不安到了晚上我睡得不安穩因為少了一個可以讓我開心得去叫她起床的人嗯啊」似乎是到了最高點,阿妙的下腹放鬆下來,低喘著,像是被抽了魂一般,虛累的躺在九兵衛懷中。

 

撤出埋在阿妙體內的手指,然後,緊緊抱住阿妙,寵溺的拍著阿妙的背,不久,阿妙便沈沈睡去。

 

『原來妳睡得不安穩是因為我,而我在那之後也不曾睡得安穩也是因為妳。』九兵衛想著,走到浴室,將剛才所流的汗水沖去,然後拿了一條濕毛巾,將阿妙身體擦拭一次。

 

拉緊了被子,讓阿妙枕著自己的手臂,看著阿妙的睡臉,一身的疲累被柔軟的床喚醒,睡魔也再次找上了她,九兵衛棄甲投降,擁著阿妙,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睡著。

 

清晨,寒氣喚醒九兵衛,睡眼惺忪的看著懷中仍安穩睡著的阿妙,反正是出來玩嘛多睡一下不會怎樣的。如此想著,才正想回去跟周公下盤棋,阿妙卻醒了過來。

 

「早安小九。」打了個呵欠,似乎還有些睏,但卻在伸了個懶腰之後完全清醒,兩人也就醒了,各次到浴室裡梳洗。

 

走到浴室,看著鏡中的自己,看著身上的印記,阿妙臉上出現紅暈,梳洗完之後便套上浴袍走了出去,見著了正在著裝的九兵衛。

 

「等等!等等!小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