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同人)相同的月光下,我想見妳

無塵,明亮的月高掛在夜空之中,純黑的布幕,籠罩在米德市中,時空管理局,與陸上警隊一同維持著治安。

 

自從機動六課停止營運之後,六課的各位,彼此各奔前程,在天空下,各自追逐著夢想。

 

這是在宿舍中渡過的最後一晚,金色頭髮隨著夜風吹起,床上的兩個人,靜靜沈睡著,那有著雙色眼瞳的孩子,是自己與那個最喜歡的人所共同擁有的,而在那孩子一旁靜靜守護著她的是,金髮女子最愛的人。

 

悄悄走到那人身旁,低下身子,右手撥開那漂亮的橘褐色髮絲,在那額上落下一吻。

 

「嗯?菲特。」那人低喚,稍挪了身子,髮,散在枕上,原以為自己吵醒了那人,不知所措的想逃避,卻發現那人依然安穩的睡著。

 

「妳夢中有我嗎?奈葉」呼喚著那最愛的名字,將被子拉緊,起身,替自己倒了杯牛奶。

 

一夜未闔眼,即使在身旁,卻害怕再下一瞬就消失無蹤,自從10年前,那人將自己從黑暗之中救出之後,心中就默默的下了決心,要保護這個守護著藍天的人。

 

床上的人起了身子,揉了揉眼,睜開眼,那雙紫眼看清了眼前的人。

 

「早安阿,菲特,今天怎麼那麼早醒?」奈葉露出那一貫的笑容,替自己的女兒拉緊了被子,那孩子似乎有些不滿的在床上打滾了一圈之後繼續睡著。

 

「不只是有點睡不著。」梅紅的眼,飄移了視線,她不會說謊,一眼便被奈葉給看穿。

 

「有什麼心事嗎?菲特妳一定是整晚沒睡,妳看看妳的黑眼圈。」奈葉說道,表情中流露不捨,右手,輕輕撫上那白嫩的臉頰。

 

……因為,今天之後,回來的時候就見不著妳了。」老實的說著,明明比奈葉高了些,現在卻像小孩做錯事而縮著身子。

 

「想見面的時候,什麼時候都可以見面不是?就算想聽聽彼此的聲音,只要用精神通話就可以了,休假也可以跟薇薇鷗一起出去玩。」奈葉安撫著菲特,菲特的身子微微顫抖,似在哭泣。

 

「對不起是我太任性,我知道彼此都有夢想要去追尋,但我卻」低下頭,靠在奈葉懷裡說著。

 

「我也是阿,我也捨不得與妳分別,但,事不可能盡人意。嗯我該走了,昴她們還在等我最後一次的訓練呢。」奈葉說著,捧起菲特的臉,拇指,輕柔的拭去淚痕。

 

「嗯待會兒我會送薇薇鷗去上課的。」點點頭,露出一個笑容,這才讓奈葉放下心來。

 

別離,總是最難受的,帶著笑容將奈葉送走,喚醒了床上的女兒,隱藏住自己的情感,扮演好菲特媽媽的角色,將愛女送到學校,忍著早已濕溽的眼,在車上,落下了淚水。

 

好不容易只住了淚水,到了這次所調職的地方,一踏入,在機動六課屬於那人部隊中的蒂雅迎接著自己的到來。

 

勉強帶著笑容,與上司報到之後,便一如往常的處理著一向都處理不完的公事,將自己投入在忙碌的工作中,似乎也沒有閒暇的時間去思念,還是思念早已麻痺了心?不知道。

 

「早安,菲特。」這是別離後過了三個月,進入到辦公室,蒂雅畢恭畢敬的鞠躬,橘紅髮絲隨之擺盪,菲特不語,點頭之後,坐到自己的辦公桌。而蒂雅則是坐在自己身旁,露出關心的眼神。

 

『真是夠了,菲特‧T‧哈洛溫,都已經三個月了,妳到底還要讓蒂雅操心多久?』菲特輕嘆,踏進新部隊雖然仍是一如往常的工作,但臉上的笑容與在六課工作時不一樣,帶著苦澀的笑容。

 

「菲特不介意的話一起吃個飯好嗎?」蒂雅輸入最後一筆資料,回頭問著菲特,一回頭,看見了自己從前的上司皺緊了眉,這是在這裡看見的第100次──成熟穩重的菲特的第100次皺眉。是不是該去慶祝?真是夠了。

 

「啊?好。」菲特點點頭,自己手邊的工作也暫時到了一個段落。關起了視窗,起身與蒂雅一同離開辦公室。

 

「對了,菲特,妳不是有個五天假期嗎?打算怎麼過?」蒂雅問著,眼望著窗外,已經是晚上了。

 

聞言,菲特起先楞了一下,不知所以然。

 

「假期?」菲特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起來十分可愛。

 

「欸?再過幾天就是妳的休假了妳不知道嗎?」蒂雅提醒著,對她而言,這五天假可是十分寶貴的,同處於同一辦公室的菲特當然也有假期。

 

「啊我都忘了。」菲特偏頭,想了想才驚覺有這回事。突然有了個想法,心中下定了決心。

 

「對不起!蒂雅,我突然有事,下次我再請妳一頓!雷光戰斧!」菲特急急忙忙的呼喚屬於自己的金色魔導器,飛離部隊,即使早一秒也好,她想見奈葉。

 

思念的痛苦,重逢的歡喜,菲特此時的心情,難以言喻,心中出現了一段歌詞,歌名是什麼已經忘記了,只記得它這麼唱著。

 

也許愛像海洋,暗潮洶湧,充滿痛苦,當外面天氣嚴寒,像一把火,下雨時,似一道閃電,

 

如果我擁有不死之驅,若美夢都能成真,那麼,妳將是我所有愛的回憶。

 

 

『奈葉奈葉奈葉』心中呼喊著,下意識的打開了精神通話,不久,那方有了回應。

 

『菲特?怎麼了嗎?很急似的。』有了回應,那方聽起來有些擔心。

 

才想回答,卻來了個緊急任務的視窗出現。

 

『奈葉等等,先別斷,我我先看個任務。』急忙的答道,金色閃光停留在夜空之中,白色披風隨著風飄揚。

 

米德市東方要塞緊急事件,似有敵人侵入,請儘速前往協助。讀著視窗上的資料,菲特身形一轉,往與奈葉相反方向的出事地點而去。不知何時,那方也斷了通訊。

 

「對不起奈葉等我處理完,我再與妳聯絡。」菲特口中喃喃自語,心中微微抽疼著,原本以為已經麻木的心,在剛才聽見那人的聲音之後,似乎又重新恢復的知覺。

 

到了事發地點,發揮執務官的冷靜,準確的判斷事件的來龍去脈,甚至推敲出了可能的犯案者,人如其名-金色的閃電,迅速的將世界解決,但,時間也早已過了12點。

 

「啊這下奈葉也休息了吧真是的我到底在幹嘛啊。」菲特抬頭,對著自己的職業病數落一番,望著那潔白的月亮,縱身一躍,金色閃光掃過夜空。

 

『這樣的晚上,妳也看見這樣的月亮了嗎?我好想見妳。』菲特如此想著,想到那人,心中湧出莫名的失落感,寂寞的感覺再次回到心中,在自己被救出之前,這感覺一直都是跟隨著自己的,直到遇見奈葉,接受救贖之後在那人的笑容陪伴下,這種感覺才漸漸消失。

 

回到宿舍,菲特解除了防護衣,打開了音響,聽著來自廣播電台的音樂。菲特進入浴室,沖去一身的疲累,水,洗去了疲累,洗不去一心的思念。

 

愛像一扇窗戶,也像敞開的門,邀請妳靠近一些,讓妳了解更多,即使妳迷失了自我、不知所措,愛的記憶將引領妳前進。

 

 

走出浴室,音響中正流露出這樣的歌詞,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一個粉紅色光線緩緩落地。

 

「奈奈葉?」驚訝的打開了窗,讓那人進來,一身的潔白,就如陽光般溫暖,輕飄下來所帶來的和煦的風,如暖陽一般溫暖了菲特的心。

 

奈葉輕輕的擁抱,從菲特肩膀所傳來的是那人溫暖的體溫,以及令她思念的味道,手,顫抖的,回抱著奈葉,思念的心情,在擁抱之後煙消雲散。

 

「菲特我好想妳,不只是我薇薇鷗也一直惦念著妳,所以,我來了。」奈葉說著,甜美的嗓音令菲特眷戀不已,收緊了擁抱的手,不願讓屬於自己的一絲絲體溫流走。

 

「我也想妳。」簡短的四個字,訴說著三個月來的思念。

 

「菲特剛剛找我有什麼事呢?對了,我有件事想告訴妳過幾天我有假想帶薇薇鷗去玩,不知道妳有沒有剛好有假呢?還有」說著,但在最後卻流露出失落的語氣。

 

「假我也是正要跟妳說我有假我們帶薇薇鷗去玩如何?」菲特提議著,輕輕將奈葉抱起,關上落地窗。

 

「嗯!那我回去跟薇薇鷗說,她一定很開心的!」奈葉笑著,想起那現在正熟睡著的女兒,揚起了幸福的笑容。

 

才起身要回去告訴薇薇鷗這個好消息,卻被菲特緊緊抱著。

 

「現在她應該睡了吧?陪我一下好嗎就讓我任性一下。」菲特說著,有些不捨,眷戀著奈葉身上的香氣,輕輕磨蹭著奈葉的背,奈葉點點頭,解除了防護服,任由菲特抱著。

 

只有這個時候,平常成熟穩重的執務官,才會卸下那一身的防備,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相同的,也只有面對這樣的菲特,奈葉才會放下自己身為戰技指導官的惡魔面具(?),化身為值得讓菲特依靠的避風港。

 

「吶菲特。」輕喚,右手輕撫菲特那金色長髮,聽見奈葉的呼喚,菲特抬起頭來,紅眼中透露出疑惑。

 

「奈葉?」還未有反應,奈葉已經先有了動作,快速的在菲特唇上留下一吻。

 

臉紅,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誘人,菲特露出一個笑容,三個月來的不安一掃而空,左手,順著奈葉髮絲而下,右手,緊緊與奈葉的左手十指相扣。

 

彼此的臉靠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鼻間呼出的氣息,奈葉臉微紅,等待接下來的動作,不出所料,菲特吻著奈葉的唇,沒有更深入的探索,僅止於唇與唇的碰觸。

 

牆壁上的時鐘,悄悄的移到了清晨四點。

 

沒有話語,沒有思念時想說的千言萬語,僅是抱著,就能明白對於彼此的情感,雖是明白,但兩人都不曾提出。

 

不需要話語,就僅是依靠著那名為愛的直覺,就能心意相通,這是怎樣的感覺?無法言喻。

 

交握的雙手,感受著彼此的體溫,雖是夏夜,但卻不覺悶熱。

 

「奈葉妳覺得要帶薇薇鷗去哪裡玩呢?」開口問著,假期,就在三天之後。

 

「欸?嗯遊樂園吧,她一直很想去呢!」奈葉說著,似乎可以想像那孩子開心的表情以及那手足舞蹈的短短身軀。

 

「是嗎?那我來準備便當?」菲特說著,雖然也想吃奈葉親手做的,但奈葉的工作比較累,或許,由自己做才是最恰當的吧?

 

「菲特!」突然的大聲呼喚,菲特驚了一下,隨後卻點點頭不敢吭聲的等待奈葉未說完的話語。

 

「妳阿!一定是想因為我工作很累所以由妳準備是吧!?」奈葉轉過身,與菲特面對面,見著菲特跪坐著,似在等待自己的判決的樣子,奈葉露出一個笑容。

 

「呃對。」不可否認的自己的確是這樣想,既然都被看穿了那也只好承認,菲特低下頭,從奈葉的角度看起來,就像是偷吃食物被抓包的小狗一樣,可憐的搖著尾巴請求原諒。

 

「妳阿比起我的工作,妳的工作也很繁重,我都從昴那裡聽到蒂雅抱怨很多次了,便當,由我們一起做才對吧?」奈葉摸了摸菲特柔順的金髮,輕聲說道。

 

「啊可是我們不住同個地方。」菲特說著,雖然各自做也是一個方法,可是要是到時發現做的菜色差不多不就很尷尬?

 

「休假前一天晚上,就麻煩妳了。我會帶薇薇鷗過來這裡喔!」奈葉笑著,在腦中已經擬定好了行程表。

 

「我知道了。」菲特點頭,才驚覺奈葉的用心,露出一個笑容,很燦爛。

 

早晨的第一道陽光照射在這個笑容上,陽光令金髮更加耀眼。奈葉看了看時間,也該是晨練的時間了,一個晚上沒睡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呢

 

「奈葉對不起,害妳一晚沒睡」菲特皺了皺眉,替奈葉打開了落地窗。

 

「對!都是菲特害的!」奈葉語氣責備著,實則等待著菲特的反應。

 

「我對不起」除了道歉還是只有道歉,想不到其他補償的方法,想起了疾風之前教過的魔法。擁緊了奈葉,輕輕的在額上落下吻。

 

「嗯好啦,我走了!」奈葉驚訝菲特有這樣的舉動,露出傻笑,然後穿上了防護服,在空中劃出一道粉紅光線。

 

菲特換上了制服,來到了工作的地方,精神煥發的,看在蒂雅的眼中,馬上就知道發生什麼事。

 

昨天在解決緊急任務之後,遇見了原六課部長──夜店不,夜天之王‧八神疾風。原本想請菲特吃一頓宵夜的,但卻被疾風阻止,說不要去打擾菲特,當時聽不懂,但在見著菲特時,什麼都瞭解了。

 

菲特一整天都帶著愉悅的心情,連處理公事的速度都加快了很多,是因為被施了名為奈葉的魔法吧?蒂雅如此想著,手上的公務也一一解決,今天晚上她可是約了昴要一起吃飯。

 

晚上,蒂雅向菲特道別之後,走在離開部隊的路上,口中輕唱著一首歌。

 

對有些人來說,愛是一朵浮雲,對有些人則是如鋼鐵般堅硬,有人覺得愛是一種生活的方式,有人覺得是一種感受的方法,有人說愛就是堅持到底,有人說愛就是一切,也有人說他沒意見。

 

 

遠遠的,見到了那個約定的人向著自己用力的揮手,腳步一跨,飛奔到那人身旁,並肩走在月光之下。

 

又過了一天,來到了休假的前一個晚上,這天奈葉依約帶著薇薇鷗來到菲特的住所,薇薇鷗一見許久不見的菲特媽媽便往前一撲,沒有懼怕,因為她知道菲特媽媽的雙手會緊緊抱住自己。

 

「好久不見!妳長高了呢!薇薇鷗!」菲特笑著,輕揉那與自己相似的金髮,與奈葉一起進入屋內。

 

三人談了很久,直到薇薇鷗睏了,菲特抱著薇薇鷗進到房裡,而奈葉則是去泡了薇薇鷗最愛的焦糖牛奶。

 

喝完了熱呼呼的牛奶,薇薇鷗沈沈的睡去,兩個母親望著自己的孩子,露出了溫柔的笑靨。

 

收拾了一番,各自沖了澡之後,躺在床上,總有那麼一番默契,當轉頭時,彼此的眼總會對上。

 

相視而笑,然後睡去。

 

天還未亮,奈葉一如往常的比菲特早醒,但在自己從浴室踏出來時,菲特也醒了,一同到廚房準備便當,才剛蓋上便當盒蓋,薇薇鷗便抓著奈葉當初送給她的兔娃娃走到廚房。

 

「早安奈葉媽媽菲特媽媽薇薇鷗餓了。」揉了揉眼,似乎是聞到了香味才醒過來。

 

奈葉笑著,抱起薇薇鷗到浴室梳洗,而菲特則是準備早餐,已經很久沒一起吃早餐了呢。

 

帶著興奮的心情,終於來到薇薇鷗期盼已久的遊樂園,拉著兩個媽媽便往前衝,不怕跌倒,因為知道媽媽們會保護自己。

 

盡情的玩耍,似乎要豁盡所有體力一般的玩,中午吃了便當之後被奈葉禁止玩雲霄飛車,薇薇鷗只好選擇較不激烈的旋轉木馬。

 

菲特與奈葉兩個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女兒,同時露出寵溺的笑容,看到這樣開心的女兒,自己平常工作的疲累也消失無蹤。

 

直到晚上,結束用餐之後薇薇鷗才心甘情願的離開遊樂園,還許下諾言說還要再來。

 

回到屋內,薇薇鷗洗完澡之後便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走出浴室,菲特輕輕將薇薇鷗抱回房間,此時奈葉正在洗澡。

 

待到奈葉踏出浴室,菲特喚了喚奈葉,兩人面對面的坐著,會有這樣的氣氛出現,是因為菲特說有事想跟奈葉商量。

 

「那個奈葉我要說就是,我們一起住吧!」菲特一副豁出去的說著,原來之前所下的決心就是這個。

 

似乎沒有辦法再忍受這麼久不能見到奈葉跟薇薇鷗,菲特決定在離彼此的工作場所還算近的地方買一棟屬於她們的房子,只是,只欠缺向奈葉的邀請。

 

「欸?」奈葉一愣,沒想到彼此都這樣想,本來在上次就想提了,一直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