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砲日常)媽媽和媽媽





魔砲日常-媽媽和媽媽

 

晴空萬里,一輛黑色跑車緩緩駛進了機動六課宿舍的停車場,熄了火,從車上走下了一名金髮女性,手上提著早餐,上身穿著純白襯衫,下身則是黑色窄裙及黑色絲質褲襪,修長的身材引人注目,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姣好臉蛋上那雙溫和的紅眸,嘴角輕輕揚起一個笑容,十分溫柔。


鎖上了車,踩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入了六課宿舍,進了房門,一大一小便撲上了她,幸虧平時訓練有素,才能屹立不搖,任由身上掛著兩個人,仍能沉穩的關上門,慢條斯理的走向桌子。


「菲特媽媽帶了什麼給薇薇鷗?」小個子從名為菲特的女性身上下來,伸手翻弄著早餐的袋子。


「微薇鷗的是三色三明治還有熱牛奶唷!奈葉的是燻雞夾蛋。」菲特輕笑,拿了三明治給薇薇鷗,隨後又拿了一個交給仍掛在自己身上的大孩子。


「菲特的呢?」睡眼惺忪,將臉埋入了菲特的背部,聲音聽起來悶悶的,用臉頰摩擦著菲特的背之後才提起精神看向菲特,接過早餐後問著。


從菲特身上下來之後,奈葉拉了拉被自己弄皺的菲特的襯衫,打開了包裝,輕咬了一口燻雞夾蛋。


「和妳一樣,只是,我還想吃這個。」菲特笑著,摟過奈葉,語畢,低下頭在奈葉唇上輕啄了一下,兩個人背對著薇薇鷗,這個角度讓她看不見兩個大人在做什麼。


「早安阿,奈葉。」菲特滿意的看著因自己的舉動而紅了臉頰的奈葉說道,拉了她坐在沙發上享受著早餐,薇薇鷗坐在兩人之間,一幅和樂融融的家庭照阿。


薇薇鷗偏著頭看著紅著臉的奈葉,伸出小手摸摸奈葉的額頭,隨後又一臉疑惑看向菲特,在看見菲特那似乎說著沒事的笑容之後乖乖吃著自己的早餐。


「菲特媽媽!早安親親唷!剛剛忘記了!」薇薇鷗吃下最後一口三明治之後突然想到,輕輕在菲特臉頰上親了一下,而菲特也吻了薇薇鷗的額頭。


「趕快把牛奶喝完吧!待會兒菲特媽媽還有奈葉媽媽送妳上課去,好嗎?」菲特揉了揉薇薇鷗那和自己相像的金色髮絲說著,然後將牛奶的包裝撕開來遞給薇薇鷗。


「耶?真的嗎?」薇薇鷗非常開心,平常她們家的菲特媽媽總是在自己出門前還在睡覺,但今日卻比自己早起,還特地到外頭去買了早餐。


雖然六課的早餐豐富又營養,但是偶爾也想吃吃外頭的東西,何況是菲特媽媽特地買回來的,吃起來格外好吃。


「嗯!菲特媽媽騙過妳嗎?」菲特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推著吃完三明治也快速喝完牛奶的薇薇鷗去換上制服,而奈葉則坐到了菲特懷中。


「菲特今天特別早起呢!怎麼了嗎?」奈葉將最後一口吞下之後問著,左手環繞著菲特的腰,看來她對菲特早起的原因也很好奇,畢竟那個執務官可是低血壓出了名的。


「嗯?平常工作太忙,都不能陪陪薇薇鷗,而且,我也想多一些陪妳的時間。」菲特說道,摟緊了奈葉。


在六課,雖然在同一個單位工作,但是彼此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忙,戰技指導官的奈葉早上總有新人的晨練要忙,下午晚上也得調整新人的狀況;身為執務官的菲特也有自己的專門領域要忙,有時甚至得出短期的異地任務。


能兩個人一起陪著為薇薇鷗的時間實在很少,有時兩個人回來的時候薇薇鷗已經被哄著睡著了,那時兩個人總是會問著自己是不是個稱職的母親,上次兩個人帶薇薇鷗一起出去玩似乎也是三個月前的事了。


「菲特,但我怕妳累壞,多睡些沒關係啊。」奈葉說著,捏了捏菲特柔嫩的臉頰,一個笑容泛起,魅惑了菲特,菲特一愣,別過頭去,似乎是害羞了。


「我好了!奈葉媽媽!菲特媽媽!」薇薇鷗穿好了制服,轉了一圈,似在問著好不好看。


「薇薇鷗很可愛唷!好了!我們走吧!」菲特拉起了奈葉,替薇薇鷗拉上了外套的拉鍊,拿了桌上的車鑰匙,薇薇鷗拉著兩個人的手,一同走出了房間。


黑色跑車駛出了停車場,開往市區的小學,三個人在車上笑語,半小時的路程很快就過去了,菲特將車子停在學校門口。


「啊!奈葉媽媽,菲特媽媽!這個。」薇薇鷗才剛要下車,又想到了什麼,從書包中拿出了一張粉紅色的單子,奈葉接過之後和菲特一起看著。


是一張母姊會的通知單。


「嗯,菲特媽媽可以來唷!」菲特確認了自己的行程,嘴角揚起一個弧度,那天是她難得的兩天連假的其中一天,不過看了身旁皺著眉頭的人,那天奈葉可能有任務吧?


「奈葉媽媽也可喔!」奈葉笑著說道,拿出一枝筆在出席欄上打了勾,再將回條撕下來交給薇薇鷗。


「耶!太好了!!奈葉媽媽,菲特媽媽,再見。」薇薇鷗接過回條,將其收入書包後,和兩位媽媽說了再見後跑進了學校。


看著薇薇鷗充滿朝氣的背影,和奈葉小時候實在相像,菲特開車離開了學校,準備回六課,也該是兩人上班的時間了。


「奈葉那天也放假啊?」菲特用眼角餘光看了奈葉一下,小心的開著車,她可不想在這樣美好的早晨發生了什麼事故。


「有是有,可是薇薇鷗第一次的母姊會我不想要錯過,何況菲特都要去了,我會和疾風談談的。」奈葉笑著回答著,紫色眼眸中閃出了光亮,神采奕奕。


「我陪妳去吧?」菲特說道,專心開車,身旁的人卻打開了視窗找了機動六課課長-八神疾風。


「唔?主人正在沐浴,稍等一下。」視窗另一方出現的是希格諾,看起來是剛起床,只是令人疑惑的是為什麼只有看到她?應該還未到上班時間。其他人呢?


「希格諾我好了,換妳了。」疾風擦著頭髮走了出來,希格諾輕笑之後拎了衣服走進浴室。


「......疾風,兩個禮拜後微薇鷗的母姊會那天我要請假,請准假。」奈葉笑著問道,左眉卻輕挑起,似乎對方不答應就要硬來,疾風想了想,為了保命還是答應好了。


「嗯,那天的新人訓練就交給薇塔吧,任務我在找人頂替妳就是了,畢竟是微薇鷗的母姊會嘛!」疾風吹著頭髮,允諾了奈葉一天假期,薇薇鷗在六課可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阿,別說奈葉請假要去,連自己都想翹班去。


「嗯,那我等等去遞假單喔。」奈葉笑著,見了疾風點頭之後便關上視窗,交涉成功,看來菲特想陪都不用賠了,內心佩服著奈葉的效率。


「我們可以一起去了,奈葉。」菲特將車子駛進了停車場,停好車,兩人已經回到了六課。


「嗯!我好期待喔!」奈葉十分興奮,紫眸對上了菲特的紅眸,兩人相望,沉默,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菲特手握著方向盤,奈葉抓皺了菲特的襯衫,兩人親吻著彼此的唇。


享受彼此給予的美好。


兩人併肩走入六課,開始了各自的一天,心中期待著兩週後的母姊會。


時間在忙碌中總是過得很快,到了母姊會當天,由於前一晚菲特有個臨時任務,一直到三點才躺上床,到了薇薇鷗上課時間菲特才剛進入深層睡眠,不得已,奈葉只好請希格諾送薇薇鷗去上課。


一直到了九點,奈葉才將菲特喚醒,恍惚中,奈葉就已經幫菲特換上了一套黑色西裝,扣上外套扣子之後,完成整裝菲特才從低血壓中醒了過來。


「唔......對不起,我睡過頭了,薇薇鷗一定很失望吧?」菲特拿起了鑰匙要往外衝,又被奈葉拉回整理領帶。


「沒有,薇薇鷗說"開始之前再到就好了,這樣菲特媽媽可以多睡一點。"」奈葉笑著轉達薇薇鷗在出門之前說的話,薇薇鷗真是個體貼的孩子,體貼到某個人聽完都要感動到哭了。


「我們走吧!」菲特牽起了奈葉的手,開著愛車往學校去了,到達時已經是十點二十分,而母姊會是在十點半準時開始,兩人緩緩走向薇薇鷗的教室,兩人亮麗的外表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只是,兩個人都沒什麼自覺罷了。


「薇薇鷗!」菲特和奈葉兩個人低聲喊著坐在第二排第二個位置的薇薇鷗,薇薇鷗欣喜的回頭,一度認為媽媽們不會來的她重新綻放了笑容,才要起身,這堂課的老師已經來了,薇薇鷗只好笑著向她們揮揮手。


「好!各位小朋友,老師有問題要問你們喔!大家的朋友有哪些呢?有沒有人要說說看呢?」老師說著,薇薇鷗舉起了手,不知道是因為家長在場的關係還是其他原因,原本活潑外向的同學竟有些不敢發言了,除了薇薇鷗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男孩舉手。


「好,哈洛溫˙高町˙薇薇鷗妳說,小健下一題唷!」老師點了薇薇鷗,另一個男孩則被指定了下一題。


「是,薇薇鷗有很多朋友,在六課的大家都是,薇塔 希格諾,大家都是!」薇薇鷗從座位上站起來說著,在六課的所有人都是她的玩伴。


「嗯,很好喔!下一題,如果和朋友吵架了怎麼辦?」老師再問,指了剛才的那個男孩,但那個男孩偏著頭想了想卻沒有答案,漲紅了臉搖搖頭,此時薇薇鷗又舉起了手,老師點點頭之後表示同意讓薇薇鷗回答。


「跟他說對不起,然後一起吃糖果。」薇薇鷗笑著,站在後方的兩位媽媽感到十分驕傲,她們有個如此懂事又乖巧的女兒。


課堂上,課程持續著,而薇薇鷗也表現優異讓兩位媽媽心情愉悅。


人說天下父母心,自己的小孩永遠都是最棒的。


「奈葉媽媽!菲特媽媽!」下了課,薇薇鷗開心的跑到兩人面前,菲特輕笑,一把抱起了薇薇鷗,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是午餐時間了,三個人坐在草地上吃著奈葉趁著菲特還在補眠的時間所做的午餐。


「薇薇鷗好棒喔!」奈葉笑著揉了揉薇薇鷗的頭,菲特則打開了餐盒,夾了一個章魚熱狗送進薇薇鷗嘴裡。


「嗯!下午的課要加油喔!媽媽得聽聽老師說說薇薇鷗唷!薇薇鷗沒有做壞事吧?」菲特笑著,吃了一口蛋捲。


「才沒有!薇薇鷗很乖!」薇薇鷗反駁著,才在想後面該怎麼反駁時,菲特適時的又餵了一口飯。


「薇薇鷗最乖了!不乖的是菲特媽媽。」奈葉敲了菲特的頭一下,薇薇鷗對著菲特扮了一個可愛的鬼臉。


菲特挑了一下眉,靜靜吃著午餐,唉唉,母女倆聯合起來她還真是孤軍無緣啊!


結束了午餐時間,下午是師長和家長的談話,薇薇鷗在學校表現優異,待人和善,個性溫柔,做事果斷,適合擔任班長一職。


果然有怎樣的母親,教導出如何的孩子。


「那薇薇鷗就拜託老師多多照顧了,我們先走了。」菲特看了看時間,也到了放學時間,節褲談話時,奈葉也帶著薇薇鷗到談話會客室,三人向老師道別後離開了學校。


一直讓菲特疑惑的是,為什麼老師看著她總是會臉紅?


在市區吃了晚餐之後,回到了六課宿舍,才剛停好車,踏進房哩,一個緊急命令通知了菲特,菲特一看,是個任務,輕嘆了一口氣,漂亮的眉皺了起來。


明明才兩天連假的第一天,怎麼又有突發任務了?得向疾風反映一下才是,這次的假期也是拖了好久才有,第一天還沒過完就扼殺了第二天的假期。


「抱歉......奈葉,薇薇鷗,臨時有任務不能陪妳們了,非得去不可。」菲特摸了摸薇薇鷗的臉頰,看來答應她明天要送她上下課的約定得違約了。


「嗯,沒關係!菲特媽媽什麼時候回來?」薇薇鷗搖搖頭表示沒關係,她希望菲特媽媽可以趕快完成任務回來陪她玩。


「嗯......最快三天,也有可能會拖到七天。」菲特說著,見著薇薇鷗點點頭之後,右手輕撫奈葉的臉頰,薇薇鷗則坐進了菲特懷中。


「危險性高嗎?」奈葉最關心的是菲特的安危,短暫的等待她可以忍耐,若是菲特有個萬一的話,她無法確認自己是否可以陪著薇薇鷗長大,更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放心,只是麻煩了一點。」菲特右手抱著薇薇鷗,左手摟著奈葉,然後吻了她們的額頭之後,起身換上了制服。


「小心一點,菲特。」奈葉說道,吻了菲特的唇一下,菲特捏了奈葉的臉頰之後,離開了房間。


一道金色閃光畫過天際,到遠方執行任務。


時間過去,隔天,奈葉回到房中已經是超過十二點了,看見的不是熟睡的薇薇鷗,而是瑟縮在床角哭泣的薇薇鷗,問了也只是搖搖頭,第一天如此,沒想到第二天,第三天,薇薇鷗更是難受,不管奈葉怎麼安慰,薇薇鷗仍是啜泣著,不得已之下,奈葉只好聯絡菲特。


「怎麼了?奈葉?」菲特問著,奈葉感到奇怪,菲特身後是一片白,似在醫院,想著,不由得又緊張了起來。


「菲特?妳在醫院?妳受傷了!?」奈葉語氣十分急切,要不是不知道菲特在哪裡,她現在可能就直接衝到菲特身邊去。


「不是我,剛才送了一個傷患過來,別擔心,怎麼了嗎?」菲特問道,三四天不見奈葉,現在看到著實有些開心,笑容十分溫和。


「是微薇鷗的事......她從母姊會隔天之後回來都一直哭,問了也什麼都不說。」奈葉輕拍著在自己懷中因哭累而睡去的薇薇鷗說著。


「......我知道了,我這裡任務也差不多了,只剩下回報而已,明天我就回去。」菲特點點頭,左手忙錄回報任務,仍分心在和奈葉討論薇薇鷗的事,直到醫生結束傷患手術需要讓菲特了解一下狀況時兩人才結束通話。


隔天,薇薇鷗一如往常上課,中午,菲特回到了六課之後,和奈葉一起到了學校,等待著薇薇鷗下課,見到菲特的車,薇薇鷗往後向朋友揮手道別,跑向車子,開門前駐足一下,似在猶豫。


「菲特...... 媽媽,歡迎回來。」薇薇鷗笑著說道,但在菲特看來卻是強顏歡笑。


菲特皺了眉,強顏歡笑嗎?在那人受傷時,一度差點失去在天上飛翔的力量,在那個時候的她,也是這樣的笑容。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真心疼愛,一心想守護的兩個人都對自己露出這樣的笑容?有什麼事不能說出來解決的?難道自己無法被信任嗎?菲特捫心自問。


一路沉默,不知從何問起,菲特不是個會強迫人的人,寧願對方自己說出來,也不會強迫,因此,心痛的永遠都是自己。


回到房間,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只見薇薇鷗低著頭什麼話都沒說,奈葉倒了三杯熱茶,白煙從杯子竄出。


「薇薇鷗?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呢?這樣的話我和菲特媽媽都不能幫妳阿。」先開口的是奈葉,摟過了薇薇鷗,輕聲說著,但薇薇鷗咬著下唇,搖搖頭。


「薇薇鷗,今天還沒抱抱呢!愛撒嬌的薇薇鷗呢?不見了嗎?」菲特扯出一個笑容問著,伸出手等待薇薇鷗進到自己懷抱中。


「沒有......沒有不見......薇薇鷗一直都在,只是......只是......」薇薇鷗搖頭似乎想辯駁什麼,但卻又說不出,搖著頭,斗大的淚水滑了下來。


「薇薇鷗不喜歡菲特媽媽了嗎?」菲特心疼的將薇薇鷗抱入懷中,輕拍著薇薇鷗的背安撫著,語氣非常溫柔。


「沒有...... 薇薇鷗最喜歡菲特媽媽和奈葉媽媽了!」薇薇鷗拼命搖著頭,菲特溫柔的抱著薇薇鷗,用姆指輕輕將淚水擦去。


「告訴菲特媽媽發生什麼事了好嗎?」菲特說著,看著自已的寶貝女兒哭成這副模樣,菲特實在心疼,要是以後有個人敢這樣弄哭薇薇鷗,她黑色死神絕對不會放過。


「同......同學說每個人只有一個媽媽......薇薇鷗卻有兩個媽媽......他們都說薇薇鷗是怪胎......」
薇薇鷗說著又哭了起來,菲特再次將薇薇鷗擁入懷中,輕拍著薇薇鷗的背。


「薇薇鷗想要一個爸爸嗎?」菲特問著,抱著薇薇鷗坐在沙發上,奈葉坐在菲特左邊,右手和菲特的左手緊握著,一聽到這句話,奈葉握得更緊了。


「菲特!說什麼我也不會結婚,我也不要妳結婚,除了妳之外我都不要!」奈葉說著,明明已經說好要一起將薇薇鷗帶大,為什麼菲特這個時候會說出這種話?她不懂!


「不要!不要!薇薇鷗只要菲特媽媽和奈葉媽媽就好了!!」薇薇鷗搖頭著,對她而言,菲特媽媽和奈葉媽媽是無可取代的人,若是哪天多了一個爸爸,那麼薇薇鷗一定會感到不知所措和困擾的。


「那麼,薇薇鷗沒有跟別人不一樣喔,別人是爸爸和媽媽的愛,而薇薇鷗是兩個媽媽的愛喔!」菲特摸了摸薇薇鷗的頭說著,左手回握了奈葉的手。


奈葉笑著,捏了菲特的手背一下,伸手摟住了菲特的腰,三個人抱在一起。


薇薇鷗抹去了淚水,這幾天一直被憂鬱矇蔽的眉間鬆開了,綻放出她特有的燦爛笑容,看了這個充滿朝氣的笑容,兩個媽媽才放心下來。


「來,薇薇鷗,很久沒跟媽媽一起洗澡了,要不要跟媽媽一起洗?」菲特笑著問道,薇薇鷗聽了之後用力點點頭。


跳下沙發,跑向衣櫃拿衣服,來來回回拿著三人的衣服往浴室去,看著忙碌的薇薇鷗兩人相視而笑。

 

「對不起,奈葉,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讓妳跟別人結婚喔。」菲特的臉漸漸靠近了奈葉說著,看著奈葉微紅的臉笑著。


幸好,那強顏歡笑到最後仍會對自己綻放出燦爛的笑顏,為了那笑容,菲特願用一輩子的時間與力量來守護。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