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長篇)Concerto Grosso-序章

漆黑的夜,彌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氛,泛著藍光的明月,似在監視著地上的一切,夜風揚起,帶著淡淡的七里香香味,卻也帶來了一份不安,治安稍亂的城市仍燈火通明,在城市的郊區,雖然已經漸漸陷入沉睡,但卻有一名金髮女子和模樣是半獸人的雌性生物正追逐著一個黑色物體。


「用妳尖銳的牙,撕裂逃竄的靈魂吧,奈葉。」金髮女子口中喃喃道,身旁的半獸人動了動狼耳,速度加快,下一秒,咬住了黑色物體。


月亮從淡雲中探出,微亮的月光照明了女子與半獸人的面容。


金髮女子擁有一張成熟的顏,圓杏的眸卻是令人不寒而慄的深紅,而那雙眸中帶著恨意,純粹的恨意,雙眸緊盯著那黑色物體,嘴角微微揚起,卻不帶笑意,黑色的披風隨風飄揚,手中一把漆黑的鐮刀。


半獸人的面容也一覽無遺,沒有想像中的兇惡面容,反而是一張高中女生的潔淨臉龐,若是去除了狼耳以及有力的狼尾和那雙巨爪,想必是一名美麗的女孩,只是,目前的她卻是嗜血的狼。


黑色物體奮力掙扎,卻無法擺脫狼人的利牙,黑色物體身體的一部分發出淡紫色光芒,變化成利爪,攻向了狼人,試圖掙脫。


只見狼人紫色眼眸一凜,輕靈一避,右爪貫穿了黑色物體的身軀,藍色的血液濺灑在她身上。


「迷失的惡者,化作金色雷電的養料吧!Bardiche!」金髮女子輕聲說著,右手的鐮刀砍下黑色物體首級,血液噴出,順著女子的金色髮絲滑下,她精緻的面容上,一雙血紅的眼看著黑色物體的殘骸漸漸灰飛煙滅。


黑色鐮刀吸收著藍色血液,狼人緊盯著金髮女子,紫眼中帶著無法言喻的情感,狼尾擺動著,心情似乎十分愉悅,右爪上的藍血滴下。


「辛苦了,奈葉,我們回去吧!」金髮女子揚起了一個笑容,撫了撫奈葉的狼耳說道,隨後鐮刀消失,奈葉身上的狼人特徵也消失了。


「菲特?唔......」奈葉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點。


「先回家去吧?組織那裏我去就好。」菲特說道,輕輕撫摸著奈葉的臉龐,用手指擦去了那東西所遺留下來的血液。


「不要,讓我陪妳回去,而且我也跟媽媽說今晚要睡妳那裏了。」奈葉反駁,紫眼中映照出菲特的樣子,那臉上,竟是蒼白,右手上的類似條碼的符號,發出鮮紅的光芒。


「不用了......唔...... 冷靜下來!」菲特低語喃喃,雙膝跪地,左手掌緊緊壓住了那印記,此時,奈葉擁住了她,輕輕吻著她的額頭,直到印記恢復成黑色。


「我們先回組織吧,妳的身體也必須進到那裏去了。」攙扶著虛弱的菲特,兩個人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郊區的一座豪宅中,兩人出現,在門口,菲特喃喃著不知名的語詞,門自動打開後,步履闌珊的緩緩走入,深處,一個如同祭壇般的呈現在眼前,菲特站直了身子,奈葉則是單膝跪下。


「歡迎回來,日之王者,菲特˙T˙哈洛溫,今夜辛苦你了。」一道雄厚的聲音響起,菲特頷首,鐮刀再次出現,將吸收的物體散出,如同藍寶石一般的璀璨物體出現。


「退下吧!到研究室去,還不能准許妳死亡。」那聲音再度說道,菲特輕聲嘆息了一聲,很輕很輕,只有在她身旁的奈葉聽見,菲特轉身離去,來到了另一邊的研究室。


「奈葉,真是抱歉啊......暫時還不被准許死亡,所以今晚我必須進去培養槽......妳還是先回去吧?」菲特脫去了衣服,背對著奈葉說著。


「不,今晚我已經決定要跟菲特一起睡了。」奈葉說著,緊緊擁住了菲特,輕蹭著那人的髮絲,右手緊攬住對方的腰部。


「欸?好吧......那這段時間,妳可以先睡一下。」菲特說著,轉過身,右手輕撫上奈葉的臉頰,從那人身上傳遞過來的體溫,暖暖的很舒服。


「嗯,我身體很強壯的,菲特不用替我擔心!」奈葉說著,催促著那人進入培養槽,四周的機器運作了起來。


機械冰冷的東西卻傳不到彼此耳中,菲特點點頭之後進入了注滿培養液的玻璃中。


"編號R-01,菲特˙T˙哈洛溫已確認無誤,身體結構破損部分將開始修復,契約者請輸入密碼。"


在奈葉身前的一個小小視窗浮現了這段話,奈葉口中喃喃,輸入了彼此才知道的密碼,有了這組密碼,修復變得更加完整。


指針指在十二的地方,待到菲特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菲特赤裸著身體,用一旁的浴巾擦去了培養液,穿上了衣服,輕輕抱起倚在牆邊睡著的奈葉,回到了菲特位於市中高樓頂樓的房間。


在浴室中清洗掉培養液,右手上的條碼淡去,當條碼加深顏色時,便是身體破損的增加,身體的痛苦十分難受,但自己卻仍是討厭進到培養槽中,因為那便會提醒自己


--是一個不死的人造生命體。


「這副軀體,究竟還能存在多久?」菲特低語喃喃,走出浴室,擦拭著她金色璀璨的髮,站在落地窗前,俯瞰這座城市的繁榮,瞇起了她鮮紅的眼,拉上了窗簾,房間陷入了黑暗。


但她仍能在黑暗中視物,左眼比右眼更加殷紅,閉起了右眼,左眼所見到的事物更加清晰。


緩步走到床邊,替那熟睡的人拉緊了被子,坐在床沿,下一秒,卻被床上的人當成了抱枕抱入懷中。


露出一個溺愛的笑容,菲特閉上了眼,隨著那人規律的呼吸聲,也進入了夢鄉。


屋外遠方,一雙綠眼盯著她們,微揚的嘴角,發出不詳的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