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二章-狼

Concerto Grosso-二-狼


微風徐來,初春的風稍微帶著些許寒意,陽光帶著微微的溫暖灑落在人行道上,一條人影右手提著深藍色的書包,褐髮綁在左邊,姣好的面容上,一雙紫眸水靈,嘴角帶著一抹淡笑。


身後,擁有一頭栗色短髮的女孩跑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


「早安啊!奈葉!」女孩笑著,帶著和陽光一樣暖活的感覺,兩人並肩走進了校園,一路笑語,天南地北的聊著,即使進到教室,在放好各自的書包之後,仍聚在一起聊天,直到上課鐘響才結束對話。


「吶,疾風,今天中午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呢?」奈葉向著跑回自己座位的友人喊著,見著對方點頭允諾之後,奈葉坐了下來,拿出了課本,但似乎不是這節課的。


才剛翻開課本,這節課的老師便已經來到,奈葉沒有注意,拿出了鉛筆,專心在她所擅長的理科上面,計算著一題一題難題。


「好啦,各位同學,雖然才剛開學兩個禮拜而已,新的學年我們1-B有新的同學喔,快進來吧。」女導師說著,門被拉開,一名擁有金色長髮與赤色眼眸的人走入。


「我叫菲特˙T˙哈洛溫,自小跟著家人四處跑,目前暫時會待在這裡一陣子,請多指教。」菲特自我介紹著,嘴角揚起一個淡淡的笑容,紅眸中帶著溫和的氣息。


「嗯,好,下課後,班長由妳來帶她參觀校園,對了,妳的位置在她後面,舉個手吧,奈葉同學。」導師說著,身為班長的疾風以及被點名的奈葉同時應答,菲特看見了奈葉之後,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但沒有人發覺,笑容依舊。


菲特點了點頭,走下講台,走到疾風身旁之後,輕聲說了一句"請多指教",沉穩的腳步,一點都沒有來到新環境的不適應感,來到了奈葉身後的位置,坐了下來。


「妳好,菲特,如果沒有課本的話可以先跟我一起看喔。我叫高町奈葉,叫我奈葉就好了。」奈葉轉過頭去說著,只見菲特點點頭之後,回以一個笑容,潔白的肌膚上微微浮現些許紅暈。


菲特移動了位置,坐在奈葉身旁,靜靜的,十分專注在課程上,有時皺眉,似乎不太懂老師說了些什麼。


--這節課是現代國文。


或許是因為在國外待久了,也有可能是因為她本身就不太善長這個科目。


「那個,請問一下,高町同學,這句是什麼意思呢?」菲特手指指了課本上的一段文字,問著一旁的奈葉。


「這個是曹操的短歌行中的一句,意思是渴望賢才歸依自己的意思,還有,是奈葉,不是高町同學喔。」奈葉笑了笑,解釋著課本上的意思,拿了張便利貼,寫上了自己的名字,貼在菲特手背上。


「啊,嗯,奈葉。」菲特露出了一個笑容,點了點頭,隨後將便利貼空白的地方撕下來,用藍色的筆寫上自己的名字,完完整整,連同縮寫的T的完整都寫了出來。


「菲特......泰?咦?」奈葉皺了皺眉,因為民族性的關係,對她而言似乎有些難發音,研究了幾秒之後還是念不出來,望向了輕笑著的那人。


「Fate˙Testarossa˙Harlaown。」菲特說著,自己也知道這名字對於在地人是陌生又難以發音的,念了一次之後,又再次將每個音發清楚。


「嗯,那我就叫妳菲特囉?可以吧?」奈葉笑著,帶著些許尷尬,看見那人的笑容之後,趕緊別過頭去,不知怎麼的,竟覺臉頰微燙,心跳加速些。


看到菲特的笑容,總覺得似乎十分熟悉,似乎在哪見過,但卻忘記了,很溫暖的感覺。


「吶,奈葉,這是什麼意思呢?」菲特搔了搔頭看著課本,但過了幾秒之後,發現對方對於自己的疑問沒有反應,紅眸中帶著疑惑看向了身旁的奈葉。


「咦?對不起,妳剛才說了什麼?」奈葉甩了甩頭,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紫眼中帶著抱歉,菲特搖搖頭表示沒關係,將剛才的問題再問了一次。


下了課,菲特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疾風和菲特約好中午再到校園中看看,奈葉也說自己也要跟,國文課結束的這節課,三個人淺略的認識了彼此。


中午,三個人在校園中逛著,走過體育館,菲特的腳步慢了一些,紅眸瞇了起來,似在專心看著什麼,嘴角帶著一個不明意味的笑意。


「怎麼了?想要看看運動社團嗎?」疾風笑著問道,右手原本想搭在菲特身上,但由於身高不夠於是打消了念頭,舉起的手又放了下來,這舉動看起來有些奇怪。


「嗯,看看桌球。」菲特回答,三人決定到體育館去看看,疾風領在前方,菲特和奈葉走在後頭,雖然是中午,但偶爾會有一些社團的人聚在體育館裏面吃午餐。


進到體育館之後,只有零星的幾個人,二樓的桌球室裏沒有人,但整理得乾乾淨淨。


「菲特對桌球有興趣?」奈葉問著,用手摸了摸乾淨的桌球桌,從籃子裡拿了一個桌球拍握在手中,她是左撇子。


「咦?還好,只是想看看體育館裡面而已。」菲特說著,有意無意的在"裡面"兩字上做了強調,嘴角微揚,疾風挑了眉,將奈葉手上的桌球拍放回籃子裡,拉著兩個人走出體育館,要是真的打起桌球來,她就不用吃午餐了。


走到一樓,已有幾個人開始打起了球,佇足在一旁稍微看了一下之後,菲特表示沒有什麼興趣,三個人才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一顆排球飛向了她們三個,菲特右手一接,那名正在練習的學生跑向了她們。


「抱歉抱歉。」那名學生搔了搔頭向三人道歉著,菲特點了點頭之後將球還給了那個學生才和其他兩人一起離開了體育館。


三個人的校園參觀就此先打住,決定先餵飽五臟六腑,回到教室用著各自的午餐,吃完了是午休的自由時間,也就這樣聊了起來,直到下午的課打了預備鈴才散會。


菲特在疾風耳畔低語了幾句,疾風臉上凝上了一股陰沉,似乎在警戒著什麼,看了看四周,菲特走回了位置將椅子搬到奈葉旁邊,坐了下來。


「跟疾風說了些什麼?」奈葉問著菲特,翻開了數學課本,左手拿著比運算著題目,目光卻停留在菲特身上。


「啊?沒什麼,社團的事,奈葉是什麼社團的呢?」菲特紅眸與奈葉的紫眸對上之後,低頭看了數學課本上的題目,如此回答著。


「回家社,沒有特別有興趣的,菲特有想要加入什麼社團呢?疾風她是熱舞社的呢!」奈葉轉頭看著課本問著,仍在計算那題題目,似乎有些棘手。


「沒有,我睡眠時間總是不太夠,所以應該不會加入任何社團吧。」菲特低下頭去,用筆尖指了指奈葉的某個算式,自己已早一步比奈葉算出了答案。


「啊,原來這裡錯了,謝謝妳,對了,我家是咖啡屋,妳今天如果沒事的話就來看看吧,我請客。」奈葉說著,露出一個笑容,如此提議著,十分期待的語氣,令菲特有些不知所措。


「可......可是我今天有事,對不起,下次再找我去好嗎?」菲特說著,自己課後的時間,今天似乎已經安排好了。


「是是,會找妳的,菲特同學,這題妳來做。」數學老師如此說著,和同學一同轉過來看著音量有些大的菲特。


「啊,是。」菲特紅了臉,走上台去,拿了粉筆,方才羞紅的神色瞬間轉變成認真的表情,不一會兒就將答案解了出來。


走回位置,兩人相視而笑,雖然丟臉,但是心情卻很愉悅。


放學後,菲特在道過再見之後便離開了,奈葉接受了班上一個同學的請求,到體育館幫忙請假沒來的球隊經理職位,而疾風在一下課之後便到熱舞社去練舞了。


一直到天都暗了下來,奈葉才得以脫身,但她已經是最後一個人了,得負責鎖門。


「糟了,媽媽一定會擔心的。」奈葉鎖上了門,急忙拿了書包便要跑回家,一轉身才跑了兩步,卻不知撞到了什麼阻止了腳步,但眼前卻是什麼也沒有。


突然,一個不明的力量將她打飛,撞上了後方體育館的水泥牆,劇烈的疼痛向她襲來,想要呼吸,喉頭卻像是被壓住了一般。


--誰來救救我?


一個無形的力量將她舉起,力量竄進了她的腦中,奪去了她僅存已少的意識。


「奈葉!」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是菲特。


「菲特,冷靜一些!夜晚的精靈予我力量,予我一個足以讓雷電肆虐的空間。」在菲特身後的是疾風,口中喃喃著咒語,語畢,四周空間一變。


四周是空曠的荒野,烏雲密布,奇特的空間,一道閃電打下,空氣中緩緩浮現了一個黑色的龐大身軀,似鬼的醜面展露無遺。


「疾風......我們...... 來晚了......奈葉她的"心"已經被奪走了!」菲特說著,淚水滑下,緊緊抱著奈葉的身軀,心跳早已停止,若是再晚一步,這個身體將屬於那個Soul。


「菲特......眼前我們得先打倒那傢伙。」疾風說著,皺著眉,淚水已順著臉頰滴落在土地上,手中的十字杖護在菲特身前,藍眼中帶著憤怒看著那龐然大物。


「為什麼?明明十年前就已經約定好了會保護她的,但我卻做不到!」菲特吼著,輕輕將奈葉放下,咬著下唇,似乎要咬破一般用力,右手,化出了黑色巨斧。


「我知道!但......奈葉她似乎已經忘了妳啊!」疾風說著,左手抓住了菲特的肩膀,要她不要衝動行事,菲特搖了搖頭。


「忘了也無妨,除了她之外,沒有人那樣對我過!」菲特吼著,紅眸中帶著怒氣,似乎要吞噬掉一切一般的憤怒,菲特握緊了手上的巨斧。


走向前,巨斧發出了金色光芒,金色氣息噴出,化出鋒刃,輕靈一躍,攻向了那巨獸,那巨獸一吼,利爪檔下了攻擊,尾巴一掃,將菲特掃離身邊。


「日之王者,所幸妳仍記得我們的任務。」疾風說著,臉上帶著悲痛的神情,對她而言,奈葉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是,眼前的巨獸卻逼得她不能悲傷,高舉著手中杖,低語喃喃,一股力量籠罩在菲特身邊。


「說什麼也不能忘記任務,但,我絕對不會讓奈葉死去。」菲特說著,聞言,疾風一驚,驅身向前卻被菲特的束縛咒語束縛住。


「菲特?難不成妳要使用那個?」疾風說著,試圖解除身上的束縛,但是,束縛咒語會隨著施術者的意志而改變強度,看來,菲特是認真的。


疾風放棄了掙脫,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夜天之王啊,由妳見證,今晚日之王者將擁有夥伴。」菲特說著,紅眸中帶著堅定不移的眼神,手中巨鐮揮動,劈向巨獸。


「妳既然已經決定要定下"契約之子"我也不能阻擋妳。」疾風說著,點了點頭,同意了菲特的說法,菲特解除了束縛。


「謝謝妳,儘管一生只能定下一個,但我也不會後悔,即使生命無盡,只要她還能陪在我身邊就夠了。」菲特說著,解放手中巨斧的力量,金色熾熱的光芒迴繞在菲特身上。


一股力量聚集在斧上,菲特將其揮出,攻向了巨獸,巨獸雙手擋在身前卻被削斷,但那利刃卻直直往天上飛去,那巨獸發出了咯咯的聲音似在嘲笑一般。


烏雲有了反應,似在回應那利刃的力量一般,一道金黃巨雷劈下,直直打在巨獸身上,紫色的火焰在牠身上焚燒,巨獸一吼,撲向菲特,將菲特捲入火焰之中。


「雷電的力量與我相合,強化吾力,給予不該存在於這世界上的罪惡輪迴的機會。」菲特說著,巨鐮揮出,將巨獸劈成兩半,發出了慘烈的哀嚎聲。


從火焰中緩緩走出,菲特手中巨斧吸收著殘餘的惡力。


「等等,菲特,奈葉她並不是組織裡的被選中的契約之子啊!」疾風想了想之後,向菲特如此說著,似乎是想要阻擋菲特接下來的動作。


「相信我,組織那裏我會去解釋。被Soul奪去心的人類吶,聽吾命令,以吾性命與汝定下契約,歸順於吾,汝將重生。」菲特說著,回頭時,令疾風噤了嘴。


菲特口中不斷重複著咒語,劃破了手腕,與眼眸相同的鮮紅血液緩緩流出,菲特輕輕扶起了奈葉,讓她靠在自己懷中,輕輕扳開奈葉的口,要讓她喝下,但那人卻已昏迷,菲特當機立斷,喝下了自己的血液。


--以口餵食。


「微風之力,給予我治癒一切的力量,將傷痛撫平。」疾風說著,淡淡的綠色圍繞在菲特手上的傷口,傷口緩緩癒合,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力量竄進了奈葉體內,在她體內流動著,將停止機能的器官重新活化過來,但在體內深處似乎打破了什麼禁錮,奈葉臉色雖然好轉,但卻長出了狼的特徵。


毛茸茸的狼耳以及長長的尾巴,那雙耳微微動著,尾巴輕輕搖動,而奈葉緩緩醒了過來。


「唔......好痛......菲特?我......好像也曾......如此過呢......」奈葉說著,緩緩舉起了手,輕輕拭去抱著自己的那個人臉上的淚水。


「幸好妳還活著......不然......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菲特緩緩說著,有些哽噎,緊緊抱住了奈葉,這樣的動作,讓奈葉紅了臉。


「那個......打擾一下喔,菲特,奈葉的模樣好像有點奇怪。」疾風半瞇著臉,右手托著臉頰,已確定兩名友人都沒事兒心情也因此放鬆了。


「啊?我......我不知道。奈葉,妳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嗎?」菲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驚慌失措了起來,紅著臉。


「沒有呢......只是有點累,想睡覺。」奈葉說著,閉起了紫眼,倚偎在菲特懷中睡去,菲特見了這模樣的奈葉,伸手摸了摸狼耳,漾起笑意,解下了黑色披風蓋在奈葉身上。


「我去跟奈葉家人說她今晚睡我家,這樣子回去絕對會嚇人的,要回組織還是要回我家?」疾風說著,沒有等待菲特的回答,先打了個電話給高町家的人,結束通話之後才轉頭看向菲特,等待剛才問句的答案。


「回妳家吧,組織的事得慢慢告訴她,還有這個樣子也得先解決才行。」菲特說著,抱起了奈葉,三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又過了多久?經過了多少日子?又已是月圓之日,赤月腥紅,無星,稍嫌暗淡的靜夜中,Soul再次騷動。


大樓頂樓間,兩條人影跳躍在其中。


「一起去追尋那迷失的靈魂並消滅牠們吧,奈葉。」金色長髮的人說著,向蹲在自己身旁擁有狼耳ˋ狼尾的夥伴說著。


「嗯,菲特,我知道了唷。」奈葉動了動耳朵說著,紫眼銳利,輕風中,揚起了些許血腥味。


她們是在黑夜裡狩獵著"罪惡"的"獵人",日之王者以及契約之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