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5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破魔ONLINE-二章

破魔ONLINE二章-螣.靜

 

早晨的陽光,喚醒了昨晚因疲累而睡得很熟的夏樹,夏樹覺得很不可思議,在那祭典之前,總是害怕睡著,因為,那有關一番地的惡夢,總是會跟隨著夏樹,而在那祭典之後,自己唯有在靜留的懷抱中,才能睡得那麼安穩,也許,昨天真的是太疲累了,才會睡得那麼安穩。

 

『阿靜留原來我一直都活在妳的溫柔之下。』夏樹搔了搔頭,一醒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靜留,對於這樣的自己,夏樹感到十分的愧疚,自己居然為了很無聊的原因跟靜留吵架。

 

夏樹甩了甩頭,起身走到浴室,梳洗完畢之後,喚出了系統,發現自己在轉職之後有新增的刀戰士技能,而且體力也是在待轉戰士時的兩倍,看來,戰士這種職業果然是血牛呢。

 

夏樹倚著窗,離去刀鋒社的時間還有滿長的一段時間,夏樹看著窗外繁榮的景象,不知不覺的,拿出了掛在頸上的項鍊-那是去年聖誕節靜留送給夏樹的禮物,而靜留自己也留了一個,是和夏樹相互輝映的款式。

 

打開項鍊,裡面放的是靜留畢業那天,在櫻花樹下一起拍下的合照,靜留從後方抱著夏樹,夏樹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慌表情,靜留則是露出了那一貫的溫和笑靨,但那笑容似乎帶著一些苦澀。

 

『靜留那時我也許真的傷妳太深了,其實我並不在意那晚妳做的事,我在意的是我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妳,我不知道我的猶豫,會傷妳那麼深。』夏樹的眉頭緊皺著,緊握的手,微微顫抖,緊緊抓著那個項鍊,像是要將短暫的幸福努力抓住。

 

想起靜留,想起她們身為HIME的過去,夏樹原本平靜的心,激起了漣漪,久久無法自己,夏樹的思緒,陷入了深沈的回憶,想著靜留為她做的一舉一動,想起自己傷到靜留的那天,心,重重的抽疼。

 

那天晚上,夏樹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總是溫和的鮮紅雙眼,染上無情,那個笑容,變得殘酷,以及,那個總是堅強的模樣,痛苦落淚的樣子,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舉動,要是能回到那時,夏樹絕對不會讓自己傷害靜留。

 

夏樹緊握的手,重重的垂打在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鮮血,順著手流下,夏樹對於自己過去的反應感到氣憤,為何自己總是少根筋?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靜留,對不起,我總是如此的遲鈍等我回去。」夏樹無語,她不知道自己就算回去了,能為靜留做些什麼,又能給予靜留什麼,身上的傷口會痊癒,但是心裡的傷口呢?

 

夏樹收起項鍊,將刀繫在腰間,她該出發往刀鋒社去了,也許,在哪裡還能打探到些什麼也說不定。

 

一到刀鋒社,夏樹便拿到了一套的裝備,在聽完有關刀戰士的技能解說之後,夏樹帶著鬱悶的心情,走出傲刀城,準備一會狂牛。

 

一出傲刀城,便看到幾道光芒飛走,一看便知道有人被打倒,被送回醫療中心去了,夏樹起了戒心,右手握著腰間的刀柄,以備突然遭受攻擊。

 

走了一段路,一陣狂吼,出現在夏樹的是一隻狂牛,金色的牛角上沾染著鮮血,似乎是剛剛被送走的那些人所留下的,而血腥味,喚醒了狂牛的殺性,轉紅的眼睛,看見夏樹,便是一陣狂攻,夏樹左右閃避著,試著找出破綻。

 

狂牛金角一動,刺向夏樹,夏樹一避,用刀背擋下攻擊,反轉手中刀,一揮,砍下狂牛一邊金角,狂牛低吼,腳下法陣出現,喚出另外一隻狂牛,夏樹一對二,不敢掉以輕心。

 

「翔斬!」夏樹低吟,揮灑手中刀,陣陣寒風化為利刃,攻向狂牛,狂牛重創,血液濺灑在地,嘶吼,兩隻狂牛一同攻向夏樹。

 

狂牛金角動,牛尾揚起塵沙,掩去夏樹視線,夏樹閉上眼,使用心眼技能,一觀四周動靜,沙塵中,夏樹耳朵聽見狂牛踩地聲,辨別攻擊方向,刀迴轉,擋下陣陣攻勢,不料,狂牛吼聲掩去踩地聲,猛力一撞,夏樹被撞飛,飛至一旁樹木,重重撞擊。

 

「混蛋!咳」夏樹吐出一口血,左手往腰包中一伸,拿出一瓶紅藥水補充體力,右手緊握刀,輕躍,再次回到戰圈。

 

「翔閃!」夏樹出招,刀氣包覆夏樹週身,形成防護網,刀起刀落,刀氣一次比一次猛烈,阻止狂牛的腳步,夏樹見著,揮刀的手更是橫猛,似乎要將一切鬱悶通通發洩完一般,揮灑,直到兩隻狂牛倒地。

 

牛血染上刀,刀竟起了反應,漸漸吸收了血液,刀柄處,出現了一個血玉,夏樹將狂牛死去之後的金角收起,也許之後會用到,就算用不到還可以換錢,打倒狂牛後,經驗值也不少,看來夏樹有意在這裡待一陣子,順便磨練一下技能。

 

突然,夏樹感到有東西在晃動,打開腰包,上次拿到的那個黑蛋發出光芒,劇烈動著,夏樹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蛋,待立在原地,這畫面看起來有些滑稽。

 

「噎?這這到底是?」夏樹感到不解,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中的蛋晃著,然後,光芒散去之後,蛋殼慢慢裂開。

 

夏樹像是在觀察什麼似的看著蛋殼裂開,然後,出現在自己手中的是一隻小小的精靈,但是,全身黑色的,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夏樹張望了一下四周,往河水的方向走去,將手中的東西洗乾淨,一個精靈出現在她面前。

 

「這!這不可能,怎麼可能是這個樣子!?」夏樹瞪大了眼,看著手中熟睡的精靈,亞麻色的頭髮,那漂亮的臉型,根本與靜留一模一樣。

 

夏樹搖搖頭,不相信自己所看見的,內心一急,呼喚了一開始幫助她的舞衣,兩個人約定在傲刀城北門外見面,夏樹小心翼翼的抱著小精靈跑著,怕嚇醒手中熟睡的精靈。

 

「啊?夏樹,妳得到了個好寵物呢!」舞衣看了看夏樹手中的精靈,拍手說道。

 

「寵物?」夏樹搖頭,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

 

「對阿,這很少見呢,妳拿到的是黑暗精靈,這可是很多人所希望拿到的種族呢!」舞衣說著,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黑暗精靈?」夏樹對於種族完全沒有研究,黑暗精靈一詞她還是第一次聽到。

 

「黑暗精靈,魔力十分強大的種族,同族有相同的技能-黑化,據說黑化後的能力會更加強大,只是,會有不幸的事發生,是什麼是我就不清楚了。」舞衣說著,這只是她對於種族小小的研究,其實她自己也還沒有得到寵物過。

 

夏樹點點頭,看著手中的精靈,舞衣開始解說有關寵物的功能。

 

「寵物呢,在戰鬥中可以依靠主人的意志改變型態,依親密程度還可以選擇不同的用法,最初只能以一般模樣出現,親密程度到最高時可以與主人同化。」舞衣像是在背誦一樣,將寵物的功用說出來,夏樹點點頭,雖然不懂,但還是接受對方的好意講解。

 

「阿阿,好拉,我也加把勁去找個寵物好了,就這樣!我走了!」舞衣看著夏樹說道,然後道別之後回到傲刀城內。

 

『黑暗精靈阿?黑化是什麼?同化又是什麼?』夏樹感到疑惑,看來她有必要再重讀一下新手指南了。

 

夏樹坐在樹下,輕輕的將精靈放在腿上,翻出新手指南,夏樹開始研讀有關寵物的那一部份。

 

時間來到下午,夏樹闔上指南,瞭解有關寵物的基本知識之後,夏樹想起了她放在腿上的精靈,書一拿開,夏樹發現了一雙熟悉的赤瞳,那約30公分大小的黑暗精靈正睜大了眼睛看著夏樹,那個模樣,搭配上紅色眼睛,簡直就是個縮小版的靜留。

 

黑暗精靈有著與靜留相同的外貌,從右手手腕上出現的黑色紋路蔓延至背上,右眼下方有著不知是什麼符號的紋路,這時,夏樹才驚覺眼前的精靈是赤裸的身軀,這令夏樹挺不好意思的,感覺很像在看靜留的裸體,夏樹趕緊找了個布將精靈包起。

 

『啊這樣子根本就跟靜留一樣了阿縮小版的靜留好可愛。』夏樹內心喊著,手輕輕用布包覆那小小的身軀。

 

突然,在夏樹面前跳出了一個視窗,上面寫著讓夏樹無言的話

 

您的寵物已經把您當成媽媽,請為您的寵物取個名字。

 

夏樹無語,輸入了一個名字-靜。夏樹清楚的知道,雖然這個精靈跟靜留很像,但是,她終究不是靜留,那麼,就以一個字,來代稱這個迷你靜留。

 

輸入完名字,夏樹的目光再次放在靜身上,靜皺起了漂亮的眉毛,背後出現了一對小小的惡魔翅膀,輕輕拍動著,靜飛到夏樹臉龐,輕輕磨蹭著,似乎在確認些什麼。

 

「主人!」稚嫩的聲音在夏樹耳邊響起,發出這個聲音的正是靜,靜拍動翅膀,回到夏樹腿上。

 

….不要叫我主人,這感覺很奇怪叫我夏樹就好。」夏樹被這麼一叫,全身感到不對勁,這感覺就像靜留要是叫夏樹為玖我同學一樣,那是多麼生疏的感覺,夏樹不喜歡這樣,硬是要靜改口。

 

「夏樹?」靜口中複頌著,點點頭之後,趴在夏樹腿上。

 

看著這模樣的寵物,夏樹想起了靜留,驚覺自己竟忘記要打探回現實世界的事情,抱起靜,匆匆忙忙的回到傲刀城。

 

一見到人夏樹就問問看,經過販賣寵物周邊的商店時,夏樹替靜挑選了幾套衣服,裡面包含了夏樹最喜歡靜留穿的那套相似度極高的紫色和服以及讓精靈族的靈敏度可以上升10%的輕便服裝,雖然價格很高,但夏樹還是毫不猶豫的就買下來了。

 

一直打探到深夜路上沒了行人,夏樹什麼消息也沒打探到,有些喪氣的回到民宿。

 

「真糟糕,什麼也沒問到算了,明天再問吧。」夏樹卸下裝備,拿起浴袍往浴室走去,留下帶著疑惑表情的靜。

 

走出浴室,夏樹擦拭著頭髮,月光穿過玻璃,照射在地板,靜拍動著翅膀,一看見夏樹出來,便飛到夏樹肩上坐著,身上穿的是夏樹堅持要她穿上的紫色和服,雖然有些不便,但靜還是穿上了。

 

「啊?妳還不睡?妳趕快休息吧,靜。」夏樹戳了戳靜的臉頰,輕輕將靜放在枕頭上,而自己坐在床邊,思索著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才能打探到消息。

 

「妳不休息嗎?主不,夏樹。」靜趕緊改口,脫下不便於睡眠的和服外層,將自己完全放鬆在枕頭上,夏樹聽見靜的話語之後,便躺了下來,輕輕拍著靜的背,兩人在柔軟的床鋪上睡去。

 

夜風吹進房中,靜感到有些寒冷,縮了縮身子,今晚,夏樹睡得不怎麼安穩,深怕自己不小心會壓著靜,看見靜瑟縮著,夏樹輕輕抱著靜,拉緊被子,看著靜熟睡的臉,夏樹揚起了一抹微笑。

 

夏樹想起自己剛開始還不太習慣靜留的懷抱時,靜留總是會輕拍自己的背,給予自己極大的安全感,自己也曾經幾次在冬夜中驚醒,那時,靜留總會輕聲的安撫著夏樹,然後緊緊擁抱自己,而自己總是會聽著靜留的心跳聲,沈沈的睡去。

 

夏樹露出無奈的笑容,自己總是依賴著靜留,習慣靜留的溫柔,習慣靜留的付出,總是一昧的認為靜留會理所當然的出現在自己需要溫柔的時候,夏樹沒有想過,要是哪天靜留離開自己的時候,自己是不是能真的習慣沒有靜留的生活?

 

看著靜的睡臉,夏樹露出微笑,然後,想到靜留的溫柔,夏樹突然覺得自己很卑劣,總是因為自己的任性妄為,傷害靜留,而對於這樣的夏樹,靜留竟然可以毫不在意的包容一切,夏樹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是依靠著靜留來確定自己存在著。想到這裡,夏樹啞然無語。

 

 

 

 

 

 

傲刀城外,舞衣奔跑著,後面似乎有什麼在追逐著她,一面跑,舞衣口中喃喃著咒語,咒語一唸完,舞衣手中化出一顆火球,向追逐著自己的黑色物體攻去。

 

只見對方輕靈一閃,手中長劍劃破火球,火焰瞬間煙消雲散,在月光的照映下,金色的瞳孔看著舞衣。

 

「有沒有吃的?我好餓。」聽見對方這樣呢喃著之後,黑色身影倒下,舞衣上前查看,對方已經餓昏了,原來對方並沒有要攻擊自己,只是想問看看有沒有食物罷了,想起自己剛剛還先攻擊對方,舞衣感到不好意思,就地取材,舞衣在河邊烤魚,將自己帶在身邊的米拿出來煮,香味喚醒了對方。

 

「好香我好餓喔。」對方坐起身子,金色的眼睛看著烤魚,口水已經快要流出來了。

 

「剛才真是抱歉,妳趕快吃吧!」舞衣笑著,將烤好的魚與剛煮好的米飯遞給對方,對方接下之後便是一陣狼吞虎嚥,在掃空一切食物之後,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妳叫什麼名字?我叫舞衣。」舞衣開口問道,手中翻弄著火堆,紫色的眼睛望向對方。

 

「命!」對方說著,月光照射在她臉上,金色的眼睛更加明亮,小小的身軀,背上背著一把巨劍。

 

「妳為什麼在這裡?」舞衣再問,對命的來歷有了興趣。

 

「我在找尋我的主人!我是貓族的劍士!我在找尋可以當我主人的人!」命說著,圓滾滾的眼睛看著舞衣。

 

「妳不是玩家?意思是妳是寵物?」舞衣瞪大了眼,眼前的人看起來是玩家的模樣,可是卻在找尋主人,所以?命是寵物?

 

「對!舞衣,妳可以成為我的主人嗎?」命說著,將劍從背後拔起,重重的刺入土中。

 

「這其實也不是不行拉隨便妳吧!」舞衣笑著,對方的樣子也挺可愛的,自己不也正在找寵物?那剛好,一個在找寵物,一個在找主人,不就剛好一對寶?

 

命點點頭,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口中逕自唸出一串咒語,腳下出現一個魔法陣,命將舞衣拉到魔法陣之中,命劃破自己與舞衣的手指,血與血交融,契約正式成立。

 

光芒散去,命漸漸變成一隻黑色小貓,巨劍也隨之縮小,綁在小貓身上,舞衣任由小貓掛在自己身上,舞衣看著星空,輕輕哼著歌,聲音伴隨著夜風,輕輕吹起。

 

傲刀城外南方之地-狼洞,陣陣低吼聲傳出,然後,出現了慘叫聲,一道道光芒往傲刀城飛去,狼洞內,一個巨大的身影裂嘴笑著,嘴邊的血還滴著,染紅了潔白的毛,洞外,一個紅色身影閃過,手中箭射出,準確的命中對方右眼,痛得對方低吼著,紅色身影露出一個笑容,消失在狼洞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