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七章-咆

Concerto Grosso-七章-咆

---


春天,櫻花正是盛開的時節,東風輕揚,花瓣散落如雨,替今天這樣美好的日子增添了些許如詩如畫的意境,今天是畢業典禮,目前時間是早上七點三十六分,八點半將是別離的開端。


城市中,位在大樓樓頂的頂級住宅中,一名褐髮女孩提早按掉了鬧鐘,在鏡子前方打上了紅色領結,在她背後的諾大公主床上,金髮人兒稍微翻了個身之後,緩緩轉醒,她精緻的面容上,一雙溫和的紅眸仍是迷茫,低血壓的她發出了微微的嘆息。


褐髮女孩笑了笑,走到那人身邊,輕輕吻著她的額,右手攏了攏她即使是剛起床也是一樣柔順動人的髮,眷戀的汲取著令她心醉的髮香。


「早安,菲特。」褐髮女孩說著,將那人擁入懷中,吻了吻、抱了抱之後才滿足的回到鏡子前面打理自己。


「早安......奈葉。」菲特說著,搔了搔頭,起身稍微動了動身子,讓自己的身體及神智可以清醒一些,打了個呵欠,甩甩頭才稍微清醒了些。


「菲特趕快準備準備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奈葉笑著說道,雙手動作著,將自己長及腰部的長髮綁起,拍了拍裙子的皺摺,重新審視一遍之後,完整了打理的動作,轉過身催促著那人趕緊梳洗。


「啊......對了,今天是妳的畢業典禮呢......」低血壓作祟,菲特想了想才發現今天是奈葉的大日子,走進浴室之後很快的梳洗之後回到了房間,套上一件白色襯衫,繫上了領帶,正打算梳理自己的金髮時,奈葉卻接過了梳子,而自己也就乖乖的讓那人替自己整理。


「如果菲特沒有休學的話,也可以跟我們一起畢業了。」奈葉語氣中帶著些許遺憾,一年半之前,菲特為了領養兩個小孩而改了身分,也辦了休學。


「不要緊的......我有這個呢。」菲特笑了笑,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卡片,是一張畢業舞會的邀請卡,想當然而是奈葉交給她的,菲特安撫著奈葉,輕輕摟住了她。


「嗯,我知道,好了,我們也該送艾力歐和凱洛上學去了喔。」奈葉打起精神,輕輕吻了菲特的臉頰之後,和菲特一起走出房間,在客廳等著的兩個孩子各自撲上了兩人。


「早安,菲特媽媽、奈葉媽媽。」艾力歐和凱洛兩個孩子有朝氣的一齊喊道,兩個被喚為媽媽的人開心的吻了吻兩個孩子的額頭,露出寵溺的笑容。


一起用過奈葉做的早餐之後,菲特開車送兩個孩子上課後,才和奈葉兩個人一起並肩來到了畢業典禮,才踏入校門,許多人的目光便停在許久不見的菲特身上,奈葉笑了笑,菲特則是不發一語,只是帶著一個笑容來到了熟悉的教室。


「哦!好久不見,菲特。」開口的是班上的一名男同學,常和菲特一起打球的男生,菲特點點頭之後笑著,似乎是找不到什麼話題而放棄談話。


「唷,三皇又齊聚一堂啦?今晚的舞會會來吧?」一個個性較為男性化的女同學拍了拍菲特的肩膀說著,揚起一個陽光的笑容,看她小麥色的肌膚,應該是屬於運動社社團的好手。


「嗯,奈葉有邀請我。」菲特回答著,那同學看向了奈葉,揚起了笑容,哈哈大笑了起來,拿了兩朵胸花,一朵交給奈葉,一朵交給了菲特。


「來,戴上吧,這是我們特別為妳做的,本來想說妳可能不會來的,想在結束後請奈葉轉交給妳,不過妳既然來了,它就派上用場啦。」那同學說著,交給她們之後,分發其它的胸花給班上的應屆畢業生。


時間一到,班上的人整隊好之後移動到禮堂去,畢業典禮開始,一切順利的進行著,菲特雖無法坐在畢業生中,但她已經滿足,站立在門旁,看著會場的一切。


「畢業生代表,3-B八神疾風。」司儀說著,台下的疾風舉起手回應了一聲之後,踏著穩重的腳步走上台,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感。


「今天,是海鳴高中的畢業典禮,對我而言卻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活動,讓我感到十分感動,雖然我們班上的一位同學在二下的時候因為種種因素而不得不辦了休學,但她在今天也回到了我們班上,與我們一起參與,感謝師長及同學,以及這所學園所帶給我的美好記憶。」


疾風像是在念稿一般的說著,但卻帶著濃濃的情感,眼中含著淚水,對她而言,是一生中第一次的畢業典禮,同時也是最後一次,她沒有打算要進到大學就讀,她已經決定要投身在自己的工作之中。


疾風率先領取了畢業證書,隨後一個接著一個上台領取畢業證書,一直到最後一個,站在一旁的菲特竟被喚了名字,帶著疑惑的心情,菲特走上台,領了?特別生畢業證書?。


菲特流下了淚水,是高興以及感動的淚水,雖然只是一張紙,卻清楚的傳遞著班上同學的用心,以及這所學校對她的愛戴,在這樣感動的心情之下,畢業典禮完美的落幕。


緊接著的是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六點,希格諾帶著放學的艾力歐及凱洛一起到場,她帶著疾風給予她的邀請卡,原本薇塔也吵著要來,但她卻必須要值班而不得不放棄。


「菲特媽媽。」艾利歐和凱洛喊著菲特,一人拉住一隻手,攀了上去,菲特抱著凱洛,背上則是背著艾力歐。


方才的呼喚讓很多人張大了口看著菲特,似乎也有人因此而石化、心灰意冷,希格諾笑了笑,在人群中找到了疾風。


剛從洗手間走出來的奈葉很快的就找到了哄著兩個孩子的菲特,走了過去,艾力歐發現了她,從菲特背上跳下,奔向了奈葉懷裡。


「奈葉媽媽!」艾力歐喊著,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奈葉及菲特兩人中游移著,不少人也因此流著血淚,也有人一副看見了很棒的畫面的神情。


「啊,人家也想抱抱。」凱洛說著,菲特笑了笑輕撫她的臉頰。


「啊,真的完了。」疾風站在希格諾身旁說著,一副好像要面對什麼一般,搖了搖頭嘆口氣,看來她等一下得被追問奈葉及菲特的關係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希格諾悠悠的說著,此時舞會的音樂響起,希格諾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邀請了疾風一起共舞。


八點五十分,中場的休息,兩人站在陽台上喝了小酒,迎著夜風,疾風的臉色微紅,希格諾脫下了白色外套披在她身上。


兩人無語,望著遠方,今晚的夜稍微不安,遠方壟罩著大量雲氣,星光低迷,已快到十五之日,月亮漸圓、月光卻是微弱,淡淡的灑在微濕的土地上。


突然,樓下的草叢中有了騷動,不是小動物,是散發出惡意的不明物體,疾風瞬間酒醒,和希格諾交換個眼神之後,無聲無息的消失在舞會會場。


兩個人換上了戰甲,在黑暗的樹林中奔跑,即使在黑暗之中,她們也能看清事物,畢竟,她們身處的地方是比黑暗更令人懼怕的煉獄。


「算算時間,這時間維塔已經交班了,那麼現在是誰值班?如此強大的力量竟沒有發現。」疾風皺著眉說道,輕靈閃避路途上的障礙物,注意力分散在四周,警戒著。


「應該是B班的人,很強的一個人,但是,我找不到她的氣息,說不定有了意外。」希格諾推測著,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兩個人穿過了樹林,來到了一處空地。


月光稍嫌慘淡,月光之下,一個看起來約五歲的小孩,全身浴血,雙眼被布矇住,右手上仍滴著血液,雙耳似乎是查覺到了疾風和希格諾的氣息,面向了她們。


稚嫩的臉上沒有絲毫情緒起伏,在她的脖子上,掛著一條銀製項鍊,上頭一片翠綠寶玉,希格諾皺了皺眉,焰劍出鞘。


「看來我們是發現了碎玉持有者。」希格諾握劍的手收緊了些,護在疾風身前,疾風點點頭之後,口中喃喃著咒語,架起了屬於希格諾的焰之空間。


灼熱的空氣迴繞在四周,四處岩漿四溢,只有漂浮在岩漿上的少數石塊可供站立,那孩子一愣,口中不知道支吾了什麼,左手輕輕舉起。


「咪嗚......薇薇鷗得完成尤諾哥哥給的任務...... 姊姊們知道奈葉姐姐在哪裡嗎?」那女孩偏著頭問著,左手,一股黑色力量聚集,掛在頸上的碎玉發出了深紫色的光芒。


「小妹妹,妳為什麼要找奈葉呢?」疾風聽見了自己熟識的人名,開口問著那孩子,想上前去安撫她的情緒,卻被希格諾給擋了下來。


「那孩子很危險,她並沒有聽到妳的話,只能先捕捉她了。」希格諾說著,那孩子扯下了矇眼布,睜開了雙眼,強烈的壓迫感令希格諾流下了冷汗,卻也激起了她戰鬥的本能。


那孩子十分特別,右眼翠綠深邃,左眼卻是艷紅嗜血,以及全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惡意及邪氣,令人不寒而慄,微揚的嘴角沒有帶著情緒,如被操控的人偶一般,無法自主。


「奈葉姊姊在哪裡呢?」那孩子不斷的問著,右手的邪氣轟出,巧妙的運用了地形,包迴著火焰成了一團火球,希格諾劍身橫在身前,劈砍了火球,力量散開,如墨暈開一般,變成一隻隻的紅色B級Soul。


「我來打倒這些傢伙,剩下的就拜託妳了,找機會用束縛魔法捕捉。」希格諾說著,見著疾風點頭之後,在屬於自己的焰之空間中跳躍。


「屬於南方的祝融,跳舞中的焰之女神啊,以我劍與您共舞,散落在人間的焰之精靈,給予我強大的力量。」希格諾口中喊道,四周岩漿噴起,大火蔓延了起來,將那個薇薇鷗包圍住。


薇薇鷗偏頭,毫不在意火焰,踏出了火圈,嘴角揚起一抹笑,雙手兩道力量聚合,操控著Soul利用了地形,以火攻火,火焰化成一頭巨犬,攻向了希格諾。


「比起以前的敵人,這孩子強上了許多。」希格諾泛起了一個滿意的笑容,火焰捲入劍身,希格諾的鬥志完全被挑起。


「希格諾,我解除結界了喔。」疾風說著,解除了結界,四周恢復成平時的樣子,仔細一看,那孩子身旁已有幾名人士倒在那裡,仍有著微弱的呼吸,是B班的人。


「吾主,請注意。」希格諾挑了眉,劍尖指向了薇薇鷗,一跳,瞬間出現在薇薇鷗身前,一個反手,將薇薇鷗打飛,疾風看準了時機,將其束縛住。


四周恢復寂靜,薇薇鷗不哭不鬧,下一秒,她卻揚起了一個孩子的天真笑容,束縛隨之破裂,她向後一躍,身上的碎玉發光,身上出現了狼的特徵。


「哦,很像奈葉呢。希格諾綁她去賣給奈葉如何?」疾風笑著說道,一旁的希格諾微微嘆了一口氣之後也點點頭,她同意前半段,卻不同意後半段那個玩笑話。


希格諾再一次衝向了薇薇鷗,薇薇鷗轉身,拔腿就跑,疾風和希格諾隨之追了上去。


穿梭在樹林之中,薇薇鷗不時回頭看看自己與追趕者的距離,疾風浮於空中,監試著薇薇鷗的動向。


胡亂的在樹林中跳躍,試圖打亂希格諾的腳步,但是早被疾風所看穿,薇薇鷗已無處可逃,一個不穩,薇薇鷗絆到了樹根,跌倒,眼看希格諾追上,疾風的束縛魔法早了一步,將薇薇鷗緊緊綁住,無法動彈。


希格諾劍尖抵住了薇薇鷗眉間,她並不打算下手,只是限制住薇薇鷗試圖逃走的念頭。


「希格諾,等等。」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金色人影擋在薇薇鷗身前,手中黑色巨斧彈開了希格諾的劍。


「泰絲塔羅沙?她是碎玉持有者。」希格諾說道,輕笑著,但也收起了焰劍。


在菲特後方,奈葉抓住了薇薇鷗,取下了她頸上的玉,力量突然的消失,薇薇鷗因為力量在體內的炸裂而昏了過去,狼的特徵也隨之消失。


「不,庫羅諾說只要讓碎玉離身就可以了,她還是個孩子,也是個受害者。」菲特說著,輕輕將昏迷的薇薇鷗抱起。


「我和吾主並沒有什麼意見,她就交給妳們了,艾力歐和凱洛呢?」希格諾和疾風眼神對上之後,了解彼此在想什麼,希格諾如此向菲特說道,菲特點頭之後表示了謝意。


「請偷偷溜進去的薇塔先送他們回去了。」奈葉笑道,臉色潮紅,氣息有些紛亂,月夜,風吹散了雲氣,將圓的月露出,映照在眾人身上。


「奈葉...... 妳的臉色很差,還好嗎?」疾風關心的問著,左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奈葉笑著搖搖頭,和菲特一起離開了,將薇薇鷗安置在組織裡之後,回到家中,兩個孩子在薇塔的照顧下已經先進入夢鄉,薇塔也留了字條先行離去了。


奈葉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正對一輪明月,狼的特徵忍不住而露了出來,她蹲下身子,伸長了脖子,想咆嘯,但卻不想驚擾安睡的孩子,忍住了自己的慾望。


擺動的狼尾卻顯露出的她的渴望,不停的晃動,狼耳不住的輕顫,支撐住自己的雙手稍施些力,看得出來她極力壓抑著。


菲特脫下了外套,走到了奈葉身旁,坐了下來,輕撫著奈葉的髮絲,摟過了她,輕輕蹭著。


「月夜使狼瘋狂,極力壓抑自己的妳,渴望些什麼呢?不如讓自己放縱吧,解放妳自己。」菲特說著,劃破了自己的手心,鮮紅湧出,餵食著奈葉,隨後,放著傷口自己癒合,吻上了奈葉的唇。


似乎是得到赦免一般,奈葉攀上了菲特的身體,緊緊擁著彼此,月夜之下,兩條渴望彼此的熾熱身軀糾纏著,擁抱著彼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