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十章-碎

Concerto Grosso-十章-碎

---

入冬,強烈的冷空氣加上因濱海而充滿了溼氣,在這個城市裡,早晨出來運動的人少了許多,有許多人仍在被窩中不肯起床。


冷空氣沿著窗戶的細縫毫不客氣的竄進房中,諾大的床上兩個人影擁著彼此,拉緊了棉被,蜷起身子,金髮與褐髮披散在床上,糾纏。


手機鈴聲響起,金髮女子睜開了眼,赤眼迷濛,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低吟了幾聲,伸手拿了手機,看了看號碼卻發現自己沒辦法看清數字,索性就這樣接了起來。


「喂?唔......剛醒,嗯......好,我跟奈葉晚點會過去。」搔了搔金髮,她坐起身來,赤裸著上身曝露在冷空氣中,不感寒冷,切掉了手機,結束一早擾人清夢的通話,看了看時間又縮回了被窩。


伸手抱過了奈葉,她又閉上了眼,才剛準備與周公來場二次對決,七點的鬧鈴聲一響,身邊的奈葉醒了過來,如往常一般按掉了鬧鈴,此時此刻金髮人兒也沒辦法再入眠了,和情人一起到浴室盥洗。


「菲特今天要當好孩子呢,沒有賴床。」奈葉笑了笑,伸出左手手指戳了戳還把牙刷塞在口中身懶腰的菲特臉頰。


菲特笑了笑,點點頭之後也沒有辯駁的話語,各自打理好自己之後,一起來到了廚房,打算一起弄一家人的早餐。


關上了瓦斯,兩個孩子睡眼惺忪的從兒童房走了出來,赤髮男孩手中拖著一條水藍色的毛巾,粉紅色短髮的女孩則是抱著一個娃娃,小小的身體顫抖著,菲特笑了笑替他們穿上了外套。


「早安啊,艾力歐、凱洛,有睡飽嗎?」菲特說著,抱了抱他們,然後奈葉也迎了上來,蹭了蹭兩個孩子的臉頰之後,才催促著他們去盥洗,才一會兒,兩個孩子打跑了睡魔,迎來了他們特有的朝氣回到餐桌。


為了讓孩子不挑食,菲特鼓起了勇氣吃掉了她所害怕的青椒、茄子,兩個孩子看著自己媽媽奮戰的樣子,為了不讓她失望,也努力吃掉了紅蘿蔔。


四個人在用完早餐之後,菲特和奈葉在廚房裡整裡,艾力歐和凱洛則是回到房間去換下了睡衣,換上了媽媽特地為他們挑選的衣服。


四個人一起出了門,菲特開著她的黑色愛車帶他們到組織去,對於艾力歐和凱洛而言,組織這個地方雖然陌生,但有媽媽在,他們一點都不害怕。


「別怕,帶你們去見新朋友喔。」奈葉拍了拍艾力歐說著,牽著他的手,而凱洛則是被菲特扛在肩上,四個人一起走入了組織內部。


來到了組織二樓,一間房間外頭掛著一個木製牌子,原本的名字已經被塗掉而看不清是誰,下面則是用奇異筆草率的寫上了薇薇鷗三個字,敲了門沒有反應,菲特推開門,一個孩子在床上沉睡著。


但那孩子的警覺性卻非常的高,才踏入第一步,那孩子便驚醒,面露驚恐,不停的往後退,緊緊抱住了棉被,菲特笑了笑,放下了肩上的凱洛。


三個孩子面面相覷,艾力歐和凱洛走上前去,薇薇鷗似乎也放鬆了戒心,三個孩子很快就玩在一塊兒,菲特和奈葉也坐在床上,看著他們的互動。


「吶......薇薇鷗喜歡兔子嗎?」凱洛問著,在白紙上畫上了一隻白兔,那是菲特教她畫的,一旁的艾力歐則是畫上了一隻犬。


「兔子是什麼?」薇薇鷗問著,凱洛和艾力歐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露出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兩位母親,奈葉和菲特點點頭,從背包中拿出了一隻粉紅色和黑色的紅眼兔子,引起了三個孩子的注意。


「啦啦啦~我是黑兔兔,粉紅兔兔等等我~妳要去哪裡呢?」菲特扮演著手中的黑色兔子,唱著歌,蹦蹦跳跳的十分可愛,薇薇鷗看著兔子,紅撲撲的臉上漾出了一個笑容。


「恰拉拉~我是粉紅兔兔,黑兔兔可以陪我去嗎?我想要介紹我的朋友給妳認識。」奈葉笑著回答,動了動兔子的手,牽起了黑兔兔的手,從拉著她走,一直到並肩而行。


兩隻兔子蹦蹦跳跳的來到了三個孩子的懷中,輕輕將牠們放在孩子們手中,三個孩子笑了起來,玩在一起,菲特和奈葉兩個人相視而笑,覺得今天帶艾力歐和凱洛來是對的。


「嗯......菲特,我......想收養這孩子。」奈葉說著,菲特似乎是已經知道了奈葉想說些什麼,點點頭,她並沒有表示反對,看來她們又得去拜託一次庫羅諾了。


中午,一起用了早上特別準備的午餐,陪著三個孩子玩耍著,一直到下午兩、三點時,薇薇鷗必須去做健康檢查,答應了她改天會再來,那孩子才肯配合,菲特和奈葉將艾力歐及凱洛託給了今天晚上不需要值班的疾風之後,進行今晚的值班任務。


在月夜之下戰鬥著,兩個人默契十足,毫髮無傷的斬去了四處找尋著目標的Soul,菲特和奈葉站立在高樓處,俯瞰著整座城市。


「完全沒有關於破玉持有者的消息呢。」菲特說著,左眼凝視著城市,在街道巷弄中搜尋著,雖然方才的戰鬥令她們耗費了許多體力,但仍不見疲態。


「世界那麼大,一定是在其他地方由組織分部所回收了啦。」奈葉甩動了狼尾說著,手伏地,用雙手支撐住自己的體重,浮了起來,看來是今晚的戰鬥令她感到無聊了。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妳還記得我們得到的第一片"破玉"吧?」菲特坐了下來,將鐮刀放在身旁,雙眼瞇了起來,輕吐了一口氣,調整好呼吸之後睜開了左眼。


「嗯,雕工很細緻的那個。」奈葉點點頭說著,看著明亮的月,寒風吹起,她的心情十分愉悅,隨口哼著不知名的曲調。


「那個完整的叫做"玉蟬",薇薇鷗身上的正是它其中一部分,是"蟬身"的部分。」菲特說道,似有後話要說,卻又欲言又止,右手握緊了些,掩飾著自己的情緒。


沉默無語,菲特在聽著奈葉的曲調之後也和著那聲音,左眼仍在黑夜中搜尋著,夜風輕揚,歌聲隨之擺盪,心情似乎有些平復了些。


「菲特有什麼想說的話對吧?」奈葉突然停了歌聲,紫眼看像了菲特,緊緊握住了那人的手,狼尾擺了擺,偏著頭,一臉疑惑。


「我......大概推出妳的身體,為什麼會有狼的特徵了。」菲特轉過頭,看向了奈葉,目光停在奈葉身上。


「嗯?那不是很好嗎?」奈葉好奇心被菲特給挑起,傾身向前靠近了菲特。


「薇薇鷗的特徵跟妳一樣都是狼,但在"破玉"離開她身邊時,即使使用了她的"殊力"也不會擁有狼的特徵,所以......我在想,妳身體裡面或許也被藏了"破玉"。」菲特不急不徐的說著她的推論,說完也沉了臉色。


「那......只要把它取出來就可以了吧?」奈葉笑著說道,她不知道菲特為什麼會如此擔心,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似乎已經解決一切的樣子。


「還不知道在妳身體的哪裡。」菲特說著,奈葉笑笑起了身子,菲特殷紅的目光隨著她而移動。


奈葉背對著菲特,脫去了衣服,在月光之下,美背誘人。


菲特的臉轉紅,明白奈葉的意思,凝了神,雙眼的目光停在奈葉身上,集中了精神,直視著奈葉那天造尤物。


左眼在奈葉身上找尋著與"破玉"散出相同氣息的部位,由肩線一路向下,後背的曲線、腰線、股線,一路到了腿部,然後是小腿,後腳根,除了再三的令菲特動了心緒之外,找不到相關的線索。


「唔......背後沒有。」菲特吞了一口口水說著,奈葉點點頭,轉過身,雙手抱胸,臉色羞紅,紫眼中帶著羞赧。


菲特的臉的熱度也逐漸邁向了沸騰,視線由頸部滑到了鎖骨,前夜的痕跡淡了一些,但仍是紀錄著彼此的愛戀。


--喂喂,重點錯誤了,菲特。


恍神了幾秒,視線繼續往下走,來到了奈葉用雙手遮掩的胸前,豐滿卻不會令人感到荒淫的胸部。


菲特起了身子,上前輕輕擁抱住奈葉,左手輕輕扳開了奈葉的雙手,只看了一秒便別過臉,披風溫柔的包裹住奈葉的身體。


「對不起,讓妳做那麼不堪的事情,已經找到了。」菲特在奈葉耳邊喃喃說道,臉頰碰觸,熾熱的溫度顯示著彼此的害羞,告訴著奈葉害羞的並不是只有她一個人。


「嗯......有辦法取出來嗎?」奈葉將臉埋入了菲特頸窩,悶在裡頭的聲音帶著方才的害羞,聽起來十分可愛,騷動著菲特的定力。


「不...... 有太大的風險了,她在妳心臟的左下約兩、三公分處。」菲特說著,嘆了一口氣,即使在科技進步的現在,心臟的手術風險仍大,能不能百分之百成功仍是個問題。


「但我不想讓妳因此而顧慮我。」奈葉說著,聞言,菲特的手收緊了一些,淡眉皺,搖了搖頭,輕蹭著奈葉的髮。


「我想.......盡量讓妳少用這力量,化為狼人不只妳的運動量會加大,血液循環也會跟著變快,心臟的負擔會大上許多,或許會有危險......我......」菲特說著,無法再繼續想像下去,替奈葉穿上了衣服。


菲特轉了個身,站在大樓邊,由上往下,像是要跳下一般,情緒有些混亂,迎著夜風,不算寒,但菲特卻覺冷風刺骨,是擔心的情緒令她感到心寒吧。


奈葉走近了菲特,由後往前,緊緊抱住了菲特,像是要緊緊抓住得來不易的寶物一般,在菲特裸露的後頸吻了吻,舌尖輕輕躍上她的耳垂。


腦中思緒十分混亂,任由風吹亂了彼此的髮,越夜,冬天的寒風沁骨,菲特吐了一口氣,轉身抱起了奈葉,從高樓跳下,靈活的在屋頂上跳躍。


「我想看海,陪我去好嗎?」菲特在自家大樓上稍停了腳步,問著懷裡的人兒,金色的眉皺了起來,唯恐那人拒絕了自己。


「菲特為我笑一下,陪妳到哪都可以。」奈葉笑了笑,右手手指揉了揉菲特眉間,才讓那緊鎖的深谷平復了些。


聽見奈葉的話語,菲特笑開了,點點頭便往海邊去,兩個人坐在深夜的海堤旁,看著黑夜中在海上航行的微弱漁火,聽著海浪聲,心緒穩了下來。


「吶......奈葉,妳知道嗎?因為有妳,我才覺得我無盡的生命有了意義。」菲特說著,躺了下來,仰望著天空中璀璨的星空,掛在頸上的金色三角型因微弱的月光而銀亮。


「啊?怎麼突然說這個?」奈葉紅了臉,驚訝著菲特的話語,別過臉去,從菲特的角度望過去,正好可以看見她紅透的耳根,隱約能看見她頭上的陣陣白煙。


菲特揚起了笑容,悶住了笑聲,左手拉了奈葉支撐自己體重的右手,那人一時不穩,被菲特穩穩的迎入懷中,雙手緊扣著彼此。


「如果不再有Soul,這個世界大概就能像現在這樣平靜。」菲特微微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對目前的生活有些膩了。


「但為了維持現在的平靜,我們不能倒下去。」奈葉說著,一開始,她也排斥過、不喜歡血腥的味道,但因為菲特戰鬥、奮戰,為了所有人類而戰,打動了她。


從那時候起,她開始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人,可以暫時用自己的微薄力量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


「但我不想看你跟著我一次次的出生入死,這樣好累。」菲特說著,擁抱的手收緊了些,讓彼此的身體更加靠近了,紅眸中,對奈葉的溫柔從未減過。


「我有能力自保,菲特不用為我擔心,只是知道了"破玉"在我體內,這樣並不會影響到我的行動。」奈葉笑了笑,明明自己的實力跟菲特差不多,但為什麼有時候菲特會將自己當成孩子一樣呢?是因為彼此歲數差太多嗎?


不,人家說年齡不是問題。只是因為菲特太會操心罷了。


「我不希望妳再跟我一起戰鬥了......要是我的身體有天無法再使用了,艾力歐、凱洛還有不久的將來將進到我們家裡的薇薇鷗才有人可以照顧......」菲特還未說完,奈葉伸出了食指抵在菲特唇上,菲特住了嘴。


「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那三個孩子不能沒有妳,最重要的是,我的生命已經不能沒有妳,不論是生命的維持,還是靈魂上的支持,菲特,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想跟妳在一起。」奈葉一口氣將這種令人害臊的話語說完,眼中充滿了對菲特的情感,攬上了菲特的頸,吻了上去。


夜深,兩個身影依靠著彼此,不久,消失在海堤,兩個人回到了住所,洗去了一身血腥,換上了成套的睡衣,擁抱著深愛的對方。


樓頂,一個人站立在高樓上,望向海邊,左手中握住了某樣東西,散出紫色的邪惡氣息,嘴角揚起。


「最後一片在妳身上啊?奈葉......我更想得到妳了。」那人說著,隨後,隱入了夜色,不久之後,狼嚎聲響起,驚起了不祥,在這入冬的時節,暗影騷動,風波將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