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十二章-偏

Concerto Grosso-十二章-偏

---

黑夜,天空乾淨無塵,月亮眉型,星光燦爛,樹林中,一個紅色身影在其中輕靈跳躍,背上背著與持有者不成比例的巨鎚,站立在樹稍上,藍眼凜冽,嘴角輕揚,右手握住了巨鎚鎚柄。


凜冽的殺氣迴繞在四周,幾隻黑色巨獸在地上望向那人,口中吼出警戒的聲音,浮於空中的翼獸攻向了那個人,那人笑著,左手化出了四顆銀彈,高高拋起。


銀彈閃亮,月光之下,赤紅身影輕躍,如精靈一般飛舞在樹梢間,巨鎚揮出,擦出了燦爛火光,銀彈打向了巨獸,哀號聲響起,巨獸在火焰中焚燒。


「嚕嚕......今天晚餐吃什麼啊?疾風有沒有記得我會回去吃飯?」赤紅人影說著,稚嫩的聲音聽起來只有十幾歲,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會與如此兇惡的獸類戰鬥,巨鎚扛在肩上,翼獸向她俯衝而來。


赤紅身影躍起,雙手持鎚,攻向了翼獸,交接的一瞬,女孩深紅裙擺飄揚,銀亮的巨鎚在月光的照耀下令人感到刺眼。


「左翼的詛咒,右翼的希冀,汝等的命運該是哪邊?由吾鐵騎伯爵來替汝決定吧,在汝的面前,只有死亡。」女孩說著,緩慢的念著咒語,對她而言,繁雜的咒語似乎有些困難,鎚子瞬間巨大化,女孩小小身軀卻輕靈的使用著巨鎚,轟向了翼獸。


翼獸粉碎,女孩輕巧落地,扭了扭脖子,巨鎚縮小,掛回了她頸部,戰袍退去,身上所穿著是小學生的制服。


「餓了......疾風。」女孩呼喊著,踩踏著同年齡不該有的沉穩腳步回到市中心的一棟獨立的房子,開了門,迎上來的是擁有一頭桃紅色長髮的成熟女性。


「唷,維塔,妳回來啦?」那人輕笑著,高挑的身軀站立在鞋櫃旁看著維塔,看著那個孩子點點頭之後,走向前去深手揉了揉她的赤紅髮絲。


「嘿嘿......我打贏它們了喔,這是成果,今晚......希格諾跟疾風都還是要值班對吧?」維塔脫下了鞋子,將巨鎚中的銀藍戰果釋放出來,淡藍色的晶亮物體漂浮在希格諾面前,希格諾將戰果收下來,那孩子已經跑不見人了。


「喂,維塔,不要忘記要洗完澡才能吃飯喔。」希格諾喊著,關上了大門,走回廚房。


「知道啦,我也不會帶著一身腥臭吃飯!」維塔回答著,碰的一聲關上了浴室的門,嘩啦嘩啦的水聲響起,希格諾點點頭,將弄好的菜餚擺到桌上。


「疾風,可以多做一道維塔愛吃的嗎?」希格諾說著,只見那個擁有栗色短髮的女子輕笑了一聲,從冰箱中多拿了一些食材出來。


「希格諾,到隔壁商店去幫我買罐美乃滋好嗎?」疾風說著,倚在餐桌旁的希格諾應了一聲之後就出門了。


「疾風......可以吃飯了嗎??」維塔擦著頭髮,打開了冰箱拿出一罐冰涼的柳橙汁打開喝了一口,發出滿足的嘆息聲。


「再等一下喔,等希格諾回來,今晚有喜愛吃的漢堡排喔。」疾風熄了火,將漢堡排盛起,放在純白的陶瓷盤子上,熱騰騰的展現在維塔眼前。


相視而笑,疾風將那道菜放在桌上時,玄關傳來了開門聲,希格諾回來了。


已經準備好晚餐,家人也已經到齊,疾風脫下圍裙,打開希格諾遞給她的美乃滋,淋在生菜沙拉上,完成最後手續。


三個人和樂的吃飯,笑語著,盡量躲開有關工作的事情,喜歡聽聽維塔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也喜歡聽聽希格諾在道場指導的事情,也聽聽自己身邊的閃光情侶的八卦。


到了十點,希格諾和疾風因值班而出門,諾大的屋子裡面只剩下微塔一個人。


維塔抱著疾風送給她的兔子玩偶,換上了印有小雞圖案的紅色睡衣,坐在客廳中胡亂轉著電視,百般無聊,維塔選擇關上了電視,回到房間完成學校的作業。


「晚安,疾風、希格諾。」完成作業,指針已經是十一點半,維塔開了房間門,對著無人的屋子說著,沒有人回應,維塔輕輕嘆了一口氣,伏臥在床上,睡意起,忘記了孤單,抱著兔子娃娃沉沉睡去。


深夜,莫約三點,開門聲響起,維塔也醒了過來,入眼的是疾風的笑容,疾風笑著抱抱她,輕輕吻了吻維塔的額頭。


「抱歉,吵醒妳了,晚安囉,維塔。」疾風輕聲說著,替她拉緊了被子,撫了撫她的赤髮,維塔笑著點點頭後,閉上了雙眼。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疾風和希格諾一回來,維塔都一定會醒過來,這時候只要她們能夠抱抱她,維塔又會滿意的睡去。


決定要住在一起是看了兩個好朋友都已經成家,也有了孩子,和希格諾討論過後也問過了維塔的意願,最近才搬過來一起住。


原本以為維塔會不能適應,沒想到那孩子的適應能力很強,很快就能在新學校和同學打成一片,對於新環境也很快就適應了。


只是,雖然那孩子是個人造生命體,但怎麼說,她仍是個孩子,總覺得每晚這樣無法陪她入睡,會讓那孩子感到孤單。


「維塔還好嗎?」疾風關上了維塔房間房門,希格諾倚在牆邊雙手抱胸,原本嚴肅的神色也放鬆了些,語氣也放柔了,開口問著。


「老樣子呢......總覺得是我們冷落她了。」疾風說著,走到了希格諾身邊,眉間皺緊了些,語氣中帶著些許無可奈何。


「她還是個孩子,總不能要她在深夜中跟我們一起戰鬥吧?」希格諾輕輕擁住了疾風說著,對於維塔她也感到愧疚,但是,這是目前無法改變的事情。


「明天應該就能打起精神了,她期待已久的,跟奈葉打一場。」疾風笑著,倚靠在希格諾懷中,雖然有些疲累,但是還不睏。


「真好,我也想跟泰絲塔羅沙打一場。」希格諾說著,想起那同是戰鬥狂熱者的金髮友人,她泛起淡淡的微笑。


稍作休息之後,沖去一身的疲累後,在雙人床上睡去,六點,疾風醒了過來,只睡了短短兩個小時的她仍充滿了活力,作了早餐之後喚醒了維塔和希格諾。


睡眼惺忪的用完早餐後,三個人回到了組織,遇上了菲特及奈葉,維塔與奈葉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下一刻,疾風架起了結界,戰鬥的鈴聲就只在眼神交會的那一瞬就已響起。


「黑夜中閃耀的鐵騎伯爵,予我力量。」維塔喊著,換上了防護服,赤紅魔力湧出,衝了出去。


奈葉見狀,狼的特徵顯現,利爪銀亮,兩人在空中交錯,櫻色與紅色的快速征戰,一來一往,互不相讓。


「唔......恰卡恰卡咻咻......」菲特喃喃,似乎是還沒醒的樣子,畢竟她可是接希格諾她們之後的班一直到現在,已經睏了,蹲下了身體將自己的臉埋在腿中。


「泰絲塔羅沙妳再說些什麼啊?」希格諾皺起了眉看向了菲特,一臉驚愕,那個十分正經的金髮戰鬥狂居然說出那種不明所以的話語。


--難不成是被自家主人給傳染了?


「不,沒什麼......學艾力歐的。」菲特搖搖頭悶在腿裡回答,希格諾挑了眉,將注意力放在奈葉及維塔的戰鬥上。


彼此都樂在其中,奈葉閃避著維塔的強力攻擊,維塔處處都攻向了奈葉的空隙,揚起愉悅的笑容。


「要來真的了喔,奈葉。」維塔說著,赤紅魔力突然爆增,凝在巨鎚之上,破壞力上升到極致,奈葉揚了揚狼尾。


打算正面接下,是對於如此認真與自己戰鬥的友人的最高敬意,雙手擋在身前,已經做好了防禦的姿勢。


維塔身型一閃,巨鎚揮下,眼見那巨鎚逼在眉睫,但卻在下一秒又消失無蹤。


奈葉心驚,知道了是聲東擊西之勢,弓起了身子,如防備四周的貓一般,聽覺提昇到最高,身後傳來了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奈葉身體一轉,巨鎚已到眼前,要擋已經來不及,硬是以身體擋了下來,雙足落地,力道之強令奈葉直直往後,揚起了大量沙塵,遮掩住所有人的視線。


「結束了嗎?」觀戰的希格諾瞇起了眼,目光仍無移開,只是大量的灰塵令她無法在第一時間內看清戰況。


「不,還沒有。」菲特說著,站起了身子,雖然她仍是很想睡,但她對戰鬥的執著可不輸給希格諾,硬是打跑了睡魔。


「微風之力,為我清淨。」疾風說著,迎來了微風,吹散了沙塵。


只見奈葉陷地三分,一把金亮長槍擋在她身前,替她接下了維塔的攻擊,維塔跳開,將巨鎚扛在肩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妳可終於喚出她了,別再放水了,奈葉。」維塔說著,似乎有些微怒,揚起巨鎚再度攻向了奈葉,左手拋出四顆銀彈,巨鎚揮出,火花四溢,大地焚燒。


「哦?希格諾,這是妳教給她的嗎?」菲特說道,看向了一旁的友人,那人只是輕輕笑著,並沒有表示什麼。


她並沒有特意教給維塔,應該是維塔在看過自己的招數之後才自己新創出那招的,利用鐵與地板的劇烈磨擦來引起大火,銀彈所過之處如流星一般拖曳出火的道路。


維塔的戰鬥力不容小覷。


「使用她的力量,我就不知道分寸了喔。」奈葉迴槍,櫻色魔力爆出,揚起了大風,赤紅與櫻紅再次交鋒。


朋友間的戰鬥,從來就不是為了分出高下,純粹只是為了戰鬥中的樂趣以及增強彼此的力量、戰鬥技巧罷了。


一直打到下午,打了整整一天才結束,該是維塔值班的時候了,她先回組織沖了個澡之後才開始了今天的值班。


「整天都沒吃什麼......好餓......等等去吃些東西好了。」維塔打起精神,一整天的戰鬥對她而言似乎有些體力用盡的感覺。


巨鎚再度揮灑,鐵騎驅馳在月夜之下,伴隨著暗之悲鳴,維塔解決了一隻又一隻的Soul。


「差不多了吧?B班的傢伙怎麼還沒來交接啊?」維塔說著,似乎有些不耐煩,才剛說完,附近卻響起了尖叫聲,維塔一頓,往聲音的方向跑去。


衝出樹林,一隻狼型叼住了一名少女,維塔皺緊了眉,定睛一看,那少女正是準備與維塔交班的B班人馬。


月光探了出來,那狼低咆了一聲,口中的人滾落在地,凜然的眼盯著維塔,臉部清晰,竟是今天與自己戰鬥整天的那人。


--高町奈葉。


「奈葉?為什麼?」維塔瞪大了眼,巨鎚已經蠢蠢欲動,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那人不語,踩了踩腳下的那人,偏頭,抖動了她的狼耳,壓低了身體,縱身一躍,撲向了維塔。


體力幾乎耗盡的她,驚覺那人的速度再提升,維塔吃力的擋下了攻擊,但人卻是一招比一招兇猛,絲毫不留情面。


「不......妳不是奈葉......妳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弄成奈葉的樣子攻擊組織的人?」維塔吼著,那人卻是沒聽見似的,甩了甩尾巴,冷淡的眼看著自己,似乎十分失望的樣子。


仰天長嘯,那人吼了一聲,消失在維塔眼前,下一秒,維塔感覺到自己胸口溢滿了溫熱的液體,腥紅湧出。


利爪貫穿了維塔胸部,血液噴灑,維塔緩緩倒下,鐵騎消失,那人也隨之消失。


風帶著濃烈的血腥味,不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