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1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十五章-默

Concerto Grosso-十五章-默


---


月夜下,冬天的寒風侵骨,北風笑過耳畔,金色與櫻色快速的在樹林間穿梭,追趕著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


櫻色人影加快了速度,手中利爪揮灑,幾道銀光隨之四射,困住了那人,順眼,金色貫穿了那人,爆裂中,那人已成灰燼。


風吹散了煙霧,一片晶亮翠綠的碎玉漂浮了起來,似想逃離,金色人影一閃,櫻色人影隨後阻擋了碎玉去路,金色人影赤眸一凜,強大的魔力爆裂,將碎玉緊緊包覆住,安全的回收。


「菲特......是玉蟬的一部分嗎?」動了動狼耳,蹲坐在菲特身邊,狼尾輕輕擺動,心情十分愉悅的樣子,臉頰上,幾滴濺灑在她潔白的臉上的藍色血液,替她增添了幾分危險的冶豔氣息。


「嗯,是"蟬腹",今天就先到此吧,辛苦了,奈葉,話說回來,妳的身體沒問題嗎?」菲特面露擔心的神色,看著自己的夥伴,同時也是自己最珍愛的人。


「完全沒問題的。」奈葉笑著,擺出了一個我很健康的姿勢,站起身子,即使在戰鬥過後仍是十分有精神的模樣,菲特點點頭,兩個人隱入了夜,回到了組織。


原本想結束值班就回家休息,卻遇上了持有碎玉者,既然身上有碎玉,那就非得先回組織一趟了,這樣一來,能睡眠的時間又減少了許多。


進到了實驗室,將今天的成果交給了庫羅諾,他將碎片組了起來,呼了一口氣,鬆了一口氣班,轉身走到櫃子旁邊,泡了三杯咖啡。


「兩片蟬翼,蟬身,在加上今天的蟬腹,如果奈葉體內的也是其中一部分的話,那只剩下兩片碎片了,玉蟬完成的話,那這個任務就該結束了,其他的已經在世界各地回收完畢。」庫羅諾翻了翻資料,再比對一下玉蟬的裂痕,如此預估著。


「嗯,最後那兩片應該在那個人身上......可以的話,趕快將他逮捕吧。」菲特說道,輕啜了一口咖啡,殷紅的眼瞇了起來,審視著玉蟬,豔紫已趨淡。


「適應得還可以嗎?妳與Bardiche所擁有的新的夜天之力。」庫羅諾問著,敲擊了鍵盤,將今晚的數據資料化,專注在資料之上,但仍關心著自己的妹妹。


「嗯,力量有些強大,但目前還沒有遇上需要使用"夜天之力"的對手......還不知道能不能完全駕馭。」菲特說著,手指輕觸了自己頸上的金色法器,那金色三角型微微發出了光芒。


「只是"有些"而已嗎?那,聽妳這樣說,妳是使用過它的力量了吧?」庫羅諾目光從螢幕上移開,似乎在打量著什麼,看了看四周的碎玉,再看向了菲特,甩了甩頭,甩開不可能的想法。


「真正使用過的話倒是沒有,啊,上次跟希格諾打的時候有稍微用了一下,有些不好駕馭。」菲特突然想起使用過夜天之力的那次戰鬥,差點毀了訓練場,當時不但打破了夜天之王的結界,也嚇著了堂堂夜天。


想到此,菲特羞赧的笑著,搔了搔頭,似乎很對不起自己的友人,但在那之後,希格諾有事沒事就想打一場,不過,菲特也不太敢用夜天之力了,令希格諾有些惱火。


「我想,應該可以請琳幫忙吧?她是第二代夜天之力。」奈葉說著,放下了手中一口都未喝的咖啡,紫眼中有著些許疲累,很快的就被隱藏起,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菲特仍清楚的看見的。


其實這也是一種很奇特的習慣了,只要奈葉發言,自己一定都會注視著那個人的雙眸,不論那人是與誰對話,所以,自己也很容易捕捉到那人的情緒波動。


「嗯,明天再去找疾風說吧,我們先回去了,庫羅諾哥哥。」菲特放下了手中已空無一物的馬克杯,和庫羅諾道別之後,和奈葉一起離開了組織,回到家中。


放輕了動作,為了不要吵到安睡著的孩子,兩個母親輕輕推開了房門,看見三個孩子天真無邪的睡顏,忙碌的疲憊也隨之消失不見。菲特摟了摟奈葉之後關上了房門,回到了房間,各自沖完澡之後,肩並肩躺在床上。


「吶......菲特,妳曾經告訴過我,Soul是由人類的"惡意"以及"不善"所構成的,但是,為什麼連幼稚園這樣的地方也常常出現Soul甚至被牠們攻擊,雖然說幼童的身體是牠們所渴望的食物,但次數也太過頻繁了......為什麼呢?」奈葉問著,藤紫色的眼睛閉了起來,倚偎在菲特溫暖的懷抱中。


聽見了奈葉的疑問,菲特沉默不語,不是不說,而是沒有答案,之所以會認為Soul的來源是來自人類的負面情緒,是因為她多年來,在悲傷的場所總會看見異常多量的SOoul。


自己也沒有去深思過她們的真正來源,假若牠們不是來自負面情緒,那麼,只要找到根源,就能完全的斬草除根。


回憶不停在腦中打轉,菲特陷入了沉思之中,為何牠們會出現在悲傷的場面?牠們的存在是為了侵占人類的軀體,那麼,為什麼牠們要這麼做?占據之後的目的又會是什麼?


菲特不解,這時她才明白自己一直是在模糊的地帶不停的戰鬥,為了打倒源源不絕的敵人,所以自己被賦予不能倒下的命令,而自己,也想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所以還不能死。


媽媽造了自己是為了維持姊姊艾里西亞的生命,那麼,媽媽創造的組織又是為了什麼?


種種的不解及疑惑在菲特腦中連鎖反應,不停的出現了新的盲點,總誤以為自己想的是對的,但只因為奈葉的一句話而找到了最初的盲點,自己一直以來的信念被完全摧毀,重新審視自己為何而戰。


責任?不,是想保護人類的信念驅使自己戰鬥。那奈葉呢?是因為和自己有了契約而不得不戰鬥嗎?不,奈葉曾說過是因為與自己擁有相同的想法才選擇染上血腥。


媽媽與艾里西亞死亡之後,自己被創造出來的意義及任務就已經完了,是自己決定走出一條路,所以才替媽媽維持組織的運作。


所以......對,媽媽及艾里西亞的死亡是一個打擊,自己最初戰鬥是為了找到那個殺了她們的Soul,但幾百年來不斷殺除,卻始終找不到那隻腹上擁有時鐘的Soul。


差點就忘記了仇恨,菲特皺緊了眉頭,握緊了拳,身體微微顫抖著。


因為太過幸福,所已忘記了幾百年來自己所懷抱的仇恨,想起,愧對媽媽和姊姊,菲特咬緊了下唇,自己居然如此沉溺於幸福感中。


身邊的人似乎是查覺到自己的心情一樣,不大不小卻很溫暖的手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手,傳遞著溫暖,平穩的呼吸聲,那個人仍安睡著。


菲特輕輕笑了,伸手撫觸那人的臉頰,想下床,那人卻又如孩子一般的抓住了自己的睡衣,怎麼都不妥協一樣,菲特泛起了寵溺的笑,放棄了下床的念頭,吻了吻自己的珍愛的人,卻發現自己又沉溺在幸福之中。


輕輕抽出了那個人握住的手,菲特替那人拉緊了被子,翻了個身,背對著那人睡去。


想抽離,卻是不斷向下沉淪;想重新擁抱最初的信念,卻放棄不了手中握住的幸福。


睡去,指針已經走到了三,不久後,天已微亮,菲特入睡也只不過短短三小時,鈴聲響起,奈葉習慣性的按掉鬧鐘,卻找不到熟悉的懷抱,睜開了眼,驚覺那人竟是背對著自己。


輕嘆了一口氣,奈葉由後往前抱住了菲特,吻了吻那人潔白的頸部,那人似乎是受到自己干擾一般,低吟了幾聲之後,縮進了被窩之中,只露出她特有的璀璨金髮。


奈葉起身梳洗之後,離開了房間,為孩子們及那個剛睡不久的情人做早餐。


外頭,狼人佇立在屋頂上,擺了擺狼尾,打了個呵欠,深紫眼中帶著疑惑、不滿以及自己的責任感,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在她心中漾開。


「只要拿到魔眼、焰劍以及......啥去了?」榔人口中喃喃著,風輕輕吹起她的紅褐色長髮,轉瞬,她消失在屋頂上,一個強勁的力量爆裂開來,震破了玻璃,菲特床上彈了起來,聽見玻璃碎裂聲的奈葉及三個孩子都衝了進來。


「奈葉!保護孩子們!Bardiche!」低血壓令菲特趕到稍微不適,勉強自己清醒,換上了防護服,Bardiche發出燦爛金光,迴旋,漆黑巨斧現,隨即,金色光芒迴繞在三個孩子身旁,奈葉輕喚了Raising Heart,長槍上手,護在孩子身旁。


「有......有兩個奈葉媽嗎?」凱洛皺著眉,和艾力歐及薇薇鷗面面相覷,看了看狼人之後又看了看守在他們身邊的奈葉,隨後三個孩子一起抱著奈葉,笑著。


奈葉笑了笑,輕輕撫著孩子們的頭,隨後放下了他們,站在他們身前保護著他們。


「唔乎?魔眼是在妳身上吧?」狼人看了看奈葉之後,目光轉移到菲特身上,以奈葉的面容,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她舔了舔利爪,蹲在陽台的扶手上,現在高度是四十三樓高。


位於高處的強風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平衡感,一股沉重的壓力襲上了菲特,令她不自主的握緊了手中法器。


菲特吞了口口水,Bardiche轉換成巨劍型態,赤眸凜冽,為了保護自己所重視的人而戰。


目光與狼人交會,一瞬,劇烈的交戰火花燃起,巨劍劈砍,利爪不費吹灰之力擋下,靈活閃避,狼人似乎只是在玩耍一般的在菲特的攻勢間跳躍。


「雷電之神,以汝之力困吾之敵。」菲特低喃,金色繩索綁住了狼人,狼人嘴角一揚,咧嘴咬碎了金索,輕視的眼神打量著菲特。


輕吐一口氣,因看見那人用自己熟悉的面容所露出的邪佞笑容而激動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金色魔力爆裂,尖銳的撕裂聲響起,魔力壓縮,金黃巨劍緩緩縮小,相同的魔力量,將其壓縮,刀刃將更加鋒利。


狼人挑了挑眉,左手輕輕舉起,彈了下手指,幾隻巨獸出現,低沉的嘶吼聲響起,虎視眈眈的看著防護網中的四人,凱洛和薇薇鷗以嚇得哭了出來,艾力歐將她們護在身後,咬著下唇,小小的手握緊,縱然懼怕,他仍選擇這麼做,淚水擒在眼中,不願滑下。


「沒事的喔,奈葉媽媽和菲特媽媽一定會保護你們的。」奈葉看著這樣的艾力歐說著,摟了三個孩子之後,櫻色魔力散出,加諸在金色魔力之上,兩者融合,型成更強力的防護網。


奈葉站起了身子,Raising Heart迴轉,櫻色魔力周身,奈葉狼之特徵完全浮現,躍出了防護網,迎戰巨獸。


力量與力量的猛烈撞擊,在小小的房中型成了第二個戰場,全力以赴,菲特已無暇可已架起空間,認為戰鬥的衝擊破壞自宅。


「看來,妳光是要擋下我的攻擊就已無暇顧及他人啦?」狼人說著,尾巴愉悅的掃動,利爪揚,撲向了菲特,劍語利爪的碰撞,擦出了刺眼火花。


一招一式,一來一往,巨獸的嘶吼聲,力量的撞擊聲,低吟的雷鳴迴繞在四周,不絕於耳,一聲一聲,震懾著三個孩子的幼小心靈。


「星空的憤怒,擁自吾內心的高昂鬥志,摧毀夢魘。」奈葉吼道,十六個櫻色球體浮現,力量聚集噴發,只那麼一瞬,四隻巨獸已歸塵土。


「妳身後有個強大的護盾嘛。」狼人輕輕笑著,身型一閃,攻得菲特措手不及,左腹受創,屆時一個不穩,一個橙色身影一閃,穩住了菲特的身體。


「抱歉,回來晚了,超市特賣排了很久才買到。」橙色身影說著,左手上還掛著自己的戰利品,拍了拍菲特的肩膀,右手一揚,十三個金色球體轟向了狼人,狼人耳朵輕輕抖動,四周出現了翼獸,替她擋下了攻擊。


「這種東西要多少就能召喚多少。」狼人冷哼一聲,翼獸攻向了橙色身影,型成了第三個戰圈。


「艾爾芙,那些就交給妳了。」菲特說著,Bardiche散出了大量蒸氣,掩去了視線,艾爾芙點點頭,縱身一躍,以口銜住了戰利品,空出雙手,利爪撕裂了翼獸,翼獸衝破了牆壁,樓下傳來了警車的聲音,但此時此刻,已無人可已架設結界。


「得早點結束這場鬧劇了。」菲特口中低喃了幾句咒語,風輕吹散了水氣,菲特腳步輕挪,出現了一個夜天系統的三角型法陣。


金色逐漸染上了銀藍的魔法陣,是菲特的力量注入了夜天系統的特徵,力量緩緩聚集,金色長劍晶亮,菲特揚起淡淡的笑容。


她明顯的感受到一股力量從身體內湧出,赤眸一凜,攻向了狼人,以迅雷之姿,瞬間出現在狼人身後,長劍一揮,狼人反應不及,背部受挫,直直跌落地上,鮮血直流。


「是我太小看妳了,我還沒完全使出力量呢!」狼人不以為意的拍了拍灰塵,背上的傷對她而言似乎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馬上又架起了戰鬥姿勢。


一觀奈葉及艾爾芙,雖然巨獸及翼獸對她們而言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但兩人都分心在三個孩子身上,身上不免增添了些許傷口。


「艾爾芙,孩子們就交給妳了,這些就交給我......還有Raising Heart。」奈葉有些遲疑的說著,艾爾芙雖然感到奇怪,但也點點頭,奈葉槍一掃,打散了艾爾芙的戰圈,讓她可以退到孩子身邊,看見艾爾芙,孩子們懼怕的抱住了她。


「破滅之星,予我破壞一切的星辰之力;殞落之星,予我引領靈魂回歸的明燈。」奈葉說著,握著Raising Heart的手微微顫抖著,長槍迴,槍尖迴繞著四道櫻色魔力,緩緩聚集。


「流落在無間的迷失靈魂,雷光將予妳重新輪迴的機會,嘶吼吧,沉睡已久了雷皇。」菲特念著咒語,腳下的金色法陣發出刺眼的光芒,淡色的藍色力量卻迴繞在他身邊,菲特心驚,但已經無法停止攻擊招術。


兩道砲擊發出的同一時刻,四周空間一變,翼獸、巨獸被櫻色所貫穿,消失無蹤回歸冥土,金色砲擊襲上狼人,狼人心知無法閃避,以左手為盾,硬是接下了炮擊,左身手毀,狼人順著力量,脫離了空間,消失。


「我會回來取得魔眼的!」狼人一吼,四周恢復了寂靜。


煙塵散去,只見菲特緩緩倒下,奈葉縱身一躍扶住了她,疲累的身體,放鬆的心情讓菲特失去了支撐力。


「妳們到底想引起誰的注意?」一個人影緩緩洛下,黑翼輕拍,淡藍色的力量包覆了菲特,那人翠藍的眼中充滿了不悅。


菲特和奈葉相視笑著,明白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事情,嘿嘿笑了兩聲之後搔了搔頭表示歉意。


「菲特,我想,我得請琳輔助妳操控夜天之力了。」疾風搖了搖頭,藍眼中的怒氣消散,抱起了薇薇鷗蹭了蹭,琳笑著點點頭表示她要幫忙,在艾力歐和凱洛身邊飛舞著,兩個孩子好奇的摸摸她,很快就玩在一塊。


「嗯,正好想跟妳提這件事呢......讓我先睡一下。」菲特閉上了紅眸,點點頭之後也不管自宅被破壞成什麼樣子了,反正,房子的事情等睡醒之後再處理就好了,菲特敵不過疲累之魔,在奈葉懷中睡去。


疾風嘆了口氣,稍微收拾一下各自的物品,得先找個容身之處讓他們住下,幸好菲特的積蓄夠多,不然孩子們就要跟著兩個媽媽露宿街頭了。


鳴海市郊外,狼人拖著半殘的身體回到小屋之中,鮮紅的血液源源不絕的流出,牠咬著下唇,即使十分疼痛也不願喊出聲。


「妳失敗了,算了,憑妳要打倒日之王者是不可能的,下去吧。」淡髮男子說著,狼人下一秒便消失在小屋之中,神色不甘。


大犬隨著狼人的腳步也跟著離開,只留下男子一人。


「我需要更多的助力,想回到人間,你的力量得借我一些。」男子向著無人的空間中說著,闔上了手中的書,隨手丟到火堆中,劈哩啪啦的聲響迴繞在木屋中。


漆黑的氣息隨著火焰的聲響浮動,在男子面前聚集,兩個人影緩緩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