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5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十六章-敗

Concerto Grosso-十六章-敗


---


寒風刺骨,一個身影在樹林中呼嘯,敏銳的五感警覺著四周,心情卻是十分愉悅一般,嘴角帶著一抹戲謔的笑,黑色狼尾愉悅的掃動,雙耳不住的顫動,享受著風的咆嘯。


「喂,來自那個世界的傢伙居然連我的速度都跟不上,想要為了妳們家主子打倒那些人是辦不到的喔。」那擁有紅褐色長髮、漆黑的狼之特徵的人說著,跳躍到空曠的地方,停了腳步,後方擁有其他動物特徵的人氣喘吁吁的跟上。


「那還真是對不起啊,我是技巧型的戰士。」擁有鳥翼的半獸人冷冷的說著,向上衝的髮型顯示出她的衝動個性。


「別吵了,妳們兩個就不能好好相處嗎?還有妳,傷才剛好而已就這樣勉強自己,妳以為是誰在照顧妳啊?」擁有長尖耳朵的女還插著腰說著,銀色長髮銀亮,長呼一口氣之後,指責著兩個比她大上許多兩個人。


「呃,嗯,我問妳們,妳們為了什麼而戰啊?」狼人蹲下了身子說著,抖動了那雙耳朵,稍微活動過後的她臉色稍嫌紅潤,但在初癒的她似乎有些活動過度了,心跳十分的快。


「身為時魔一族,自為時魔而戰。」翼者說著,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褐色羽翼之後,抓了抓她微亂的黑色短髮,坐在狼人身旁。


「那妳呢?」女孩拍了拍裙子上的皺摺,輕推了自己臉上的眼鏡,問著狼人。


「名字,我也曾經想過由自己取名就了事離開,但,那變得沒有"意義"。」狼人說著,右手手指勾起了女孩的髮絲,那髮在暖陽下銀亮,看起來溫暖,卻是冰冷。


任由那人撫觸著自己的銀色長髮,女孩露出一個微笑,也伸手摸摸狼人的耳朵,來自耳朵的體溫,令人感到舒適。


「名字嗎?我們也還沒自我介紹吧,都已經一起訓練一個月了,一直喂的叫也不太好。」女孩說著,拍拍自己的裙子上的灰塵,剛才在樹林間奔馳讓她的裙子有些髒汙,但身穿著蘿莉裝的她竟能追上狼人的速度,不可小覷。


「嗯......好像是呢,黑鳥仔妳自我介紹吧。」狼人擺了擺狼尾同意女孩的說法,銀紫的眼看向了身旁有些想打盹的鳥人說著,那人卻是打了個呵欠,似乎不太在意似的。


「我叫夕,是時魔中掌管即將入夜的那十分鐘。」翼者說著,褐色的眼中散出難得的善意,翅膀拍了拍狼人的肩膀,露出一個微笑。


「我叫朝,是掌管黎明前的十分鐘,是和夕相對的存在。」女孩說著,身穿一身白的她,銀亮的髮絲璀璨,在陽光之下更加潔白。


「妳們......不,沒事。」狼人似想說些什麼,只覺得眼前的兩個人與和自己交戰過兩個人十分相似,不是面容的相似,是彼此間的羈絆。搖了搖頭之後又將話語吞了回去,朝、夕兩人笑著也沒多問。


沉默無語,話題就此打住,一直到三個人都有默契的起身想做些什麼才打破,三人大笑起來,風止住,三人的眼神變得凜冽,似乎是決定了什麼,交換了眼神,熱身了起來。


「走吧,我想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去奪取"焰劍"和"天十字杖"吧。」狼人說著,壓低了身體,同時,夕亦張開了翅膀,陽光緩緩聚集在她們身上,順著陽光,改變成動物的型態,朝笑了笑,替狼人戴上了項圈,讓夕停在自己肩上。


自己不需要改變型態,或說改變了之後反而更加引人注目,朝只是待上了蕾絲花邊帽子,遮去了長尖耳朵。


朝左手一揚,時空開始改變,劃出一道異空間,漆黑的走道,走入,領著另外兩個目前身分是自己的寵物的兩個,前往另一個世界,目標定了,就會馬上行動,這是她們三個的共通點。


車塵沸揚,正逢下午的下班人潮,朝皺了皺銀色淡眉,似乎不喜歡煙硝味,狼人低嘶了幾聲,同意著朝的想法,夕拍動了翅膀,她沒意見的閉上了眼,打盹了起來。


在熱鬧的市中心,她們的寂靜顯得格格不入,朝離開了市中心,腳步停在公園,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她們反而比較好行動,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望著澄紅的天空,揚起淡淡的笑容。


「夕,現在是屬於妳的時間吧。」朝說著,手指戳了戳在自己肩上打盹的鳥兒,狼人突然的嘶吼,朝收起了笑容,站起身子。


「已經行動了,擁有天十字杖及焰劍的人。」夕說道,朝點點了頭,鬆開了狼人頸上的束縛,三人同時消失在公園,追上力量的來源。


夜風揚,展開了追逐戰,對方止,她們也放慢了腳步,是爭戰的號角即將響起,朝停了腳步,狼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咧嘴輕笑。


「何人?」桃紅色長髮的女子右手按住劍柄,眼凜然,護在一名嬌小的女性身前,高挑的身材,加上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猶如巨大的高山一般。


「只是想和妳們借用一下天十字杖級焰劍而已。」狼人起了身子,甩了甩左手,銀紫眼中映出兩人的臉,嘴角輕揚,不屑的態度。


「原來是妳阿......把維塔的鐵騎還來。」那人一吼,火焰爆出,在她身後的人架起了空間,焰獄焚燒,灼熱的氣息如那人的怒火一般。


「希格諾,小心一點,絕不能大意。」栗髮女子說著,輕拍黑翼,浮於空中,手中法杖輕揮,地下竄出了鎖鏈,綁住了朝,在她肩上的夕飛起,變回了鳥人的樣子。


「疾風,退開一點。」希格諾點點頭,瞬間焰劍出鞘,火焰纏上,如火龍一般迴繞在她身邊,火龍緩緩盤成一個球體,紅髮精靈振翅飛舞。


「她打倒了維塔,奪走了鐵騎,妳知道我現在有多火大,埃基特,和我融合吧。」希格諾握緊了拳頭,紅髮精靈點了點頭,明白現在並不適合開玩笑,她第一次看到撲克臉的希格諾因怒氣而稍微扭曲了神色。


埃基特輕輕浮起,火焰焚燒,焰紅逐漸變成深紅,她閉上了眼眸,火光迸裂,包覆住自己與希格諾。


「焰神埃基特,予吾操控火焰的力量,吾之戰意將成為汝之養料,戰鬥吧,烈焰!」希格諾低喝了一聲,埃基特化為球體,埋入了希格諾體內,桃紅色長髮化為淡色,三對六翼在背後散開,希格諾進入了最佳狀態。


「微風之力,聖潔了理音福斯,降於吾身,淨化一切不潔。」疾風喊著,琳從疾風手中的書中飛出,化為白色光球,沒入疾風體內,純黑羽翼展翅飛翔。


兩人已進入了最佳狀況,希格諾腳步輕挪,戰意不絕;疾風黑翼輕拍,警戒四周。


烈火焚燒,夕飛起閃過了希格諾的攻擊,褐色羽翼緩緩蛻變,如鷹一般快速有力,眼神冽,飛向攻空,俯衝,由空中攻向了疾風,速度疾快,疾風一閃,在空中形成戰圈。


狼人與朝相顧,從左右跳開,圍攻希格諾,狼人一吼,引起了希格諾的注意力,沉默的朝輕笑,右手一揚,一把青綠巨斧出現在她手中,不合比例,巨斧莫約是她身高的整整兩倍,朝雙手持斧,揮向了希格諾。


希格諾冷哼一聲,劍一橫,阻擋住朝的攻擊,驚愕那小小身體竟有如此大的爆發力,想了想,她們家似乎也有個這樣的小傢伙。


希格諾略感吃力,以腕力回劍,彈開了朝,狼人看準了希格諾的破綻,利爪一揮,劃破了希格諾的腹部,血液流出。


「很久沒有嚐到血液的資為了對吧?埃基特,該好好一戰了。」希格諾說著,左手輕撫受傷的部位,手上染紅,希格諾輕舔了一下鮮血,橫劍,火焰焚,四周火焰捲入了劍身,力量爆衝,希格諾飛起,握劍,劈向朝。


以劍術的優勢逼得朝一步一步後退,以速度之利比上稍嫌笨重的巨斧,希格諾嘴角輕揚,心情十分愉悅,快速的劍,令朝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鮮血直流。


狼人見著朝身上的傷口,低聲嘶吼,撲向了希格諾,給予朝暫時喘息的空間,狼人咧嘴輕笑,狼尾掃,揚起沙塵,眼默然,利爪再對希格諾。


「妳的對手是我,不准碰朝。」狼人說著,右手舉起護著朝,紫眼中充滿無盡的怒氣,左手利爪銀亮,似在警告希格諾一般。


「一起上吧,真不想跟妳打,總覺得在跟那傢伙的情人戰鬥,會不會被她追殺啊?」希格諾挑眉,看了看狼人說著,稍退一步,劍揚,砍向了狼人,形成了激鬥。


朝呼了一口氣,加入了戰圈,型成二對一的戰鬥,希格諾的防備力提升到最高,一招一式揮灑著自己所擅長的劍術。


狼人緊咬下唇,才剛恢復的身體已經發出了疲累的訊息,令她的速度稍微變慢,左半身拖累了她,她恨,歇斯底里的吼著。


朝眼盯希格諾的攻勢,一招一式是如此的純熟又擁有破壞力,打持久戰對自己將不利,看向已經稍露疲態的戰友,朝扯裂了稍嫌麻煩的裙擺,斧直劈希格諾,阻擋她的攻勢。


一觀疾風與夕之戰,彼此都想以速度制住對方,速度的爭鬥,夕輕振翅膀,嘴角一咧,鷹爪攻向了疾風。


「現在......是屬於我的舞台。」夕說著,拉高了速度,展翅,時空竟在那轉瞬間停止,時間緩緩倒流,巨大的力量凝在她身上,紫色紋路纏上了她的身軀,背部肌肉隆起,鳥翼膨脹,半完全型態現。


速度已不是疾風可以比擬,夕制住了疾風的動作。


「夜空......沉睡的精靈啊......為我甦醒,以我的血液......餵養汝等的殺性。」疾風念著,一雙黑色巨手緊緊抓住了夕,立場在轉瞬間顛倒。


「我的力量可不只如此!」夕吼道,一聲長鳴,睜開了束縛,黑色巨手碎裂,時間停止,夕把握了她所擁有的優勢,盡了全力,刺穿了疾風的身體。


劇烈的疼痛令疾風幾乎喪失了戰鬥力,暈眩,甩了甩,維持自己的清醒,但,在疾風體內的琳已失去了意識,疾風解除了融合,將琳收回了書中。


疾風已露敗姿,搖搖晃晃的撐住身體,全身上下十分脆弱,似乎一碰就碎。


「如果妳操縱了夕的時間,那麼,身為夜天的我是否就是擁有整個夜晚?」疾風提出了問句,一股黑色力量突然爆裂,突破了停滯的時間,雖然解除融合之後她的力量減少了許多,但,為了奪回維塔的鐵騎,她還不能倒下。


「怎......怎麼可能!?」夕不敢置信,只見疾風穩住了身體,沉默,夕的額間滑下了冷汗,她只覺得自己被一種東西震懾住,無法動彈。


--她不懂她現在所面對的是她不曾體驗過的,恐懼。


時間彷彿停止一般,狂風驟起,將夕捲入,風速幾乎撕裂了她,羽翼破碎,龍捲風帶著她一同撞擊了地面。


夕失去了意識,見到自己勝利的疾風鬆了一口氣,力量消散,天十字杖隨之離手,她也因失血過多而失去了意識,直直落下,結界碎裂。


希格諾揮劍彈開了朝和狼人,接住了疾風,轉身想取天十字杖已經來不及,狼人先馳得點,叼住了天十字杖,朝將自己的力量分了一半給予夕,維持她的生命。

看著傷重昏迷的夕,朝與狼人眼中充滿了怒氣,恨不得殺了希格諾與疾風,咆嘯,已無理智,兩人齊攻希格諾,天十字杖,伴隨著她們的咆嘯聲消失。


體力幾乎耗盡,懷中又護著重要的人,希格諾已無退路,輕挪腳步,架好了防備姿態,輕喝一聲,戰鼓再奏。


火焰再度焚燒,希格諾處處守著,不主動攻擊,她已無多餘的體力,魔力與體力持續的消耗,希格諾已經溼了背。


任由身上的傷口增添,鮮血不斷流出,希格諾眉頭也不皺一下,守護著懷中的人兒,緊咬著下唇,腦中不斷思索退路。


「喂,希格諾,再這樣拖下去會輸的,不論是妳,連疾風也會死的。」埃基特說著,話語直接傳入希格諾腦中。


「我知道!但......我想不到辦法啊!只要疾風安全就好,我無所謂......埃基特......只有一條路了......」希格諾傳遞著自己的想法,突來的靈光一閃,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微露笑意。


「我不同意!那妳怎麼辦?」埃基特聽完希格諾的想法之後極力反駁著,希格諾搖了搖頭,放慢了速度,緩緩解除融合。


「只有這個方法才不會全滅......只有這樣才救得了疾風......拜託妳了,埃基特。」希格諾說著,劍打直,護住了疾風,阻擋了狼人與朝的攻擊,抓到了一絲空隙。


融合解除,埃基特輕嘆了一口氣,她的型態只出現了一秒,隨即又進入了疾風體內,以自己的意識操縱了疾風的身體。


「業火啊,即使是最後一次了,為我再度焚燒,來自地獄的守門犬,為我咆嘯吧。」希格諾嘶吼,耗盡體力,火焰化成了地獄三頭犬,撲向了朝與狼人,強大了力量及火焰攻向了她們。


無法防禦,來自敵人的最終攻擊,只得以自身肉體擋下,朝與狼人血液橫灑,劇痛,火焰吞噬了她們。


希格諾回望,目送著疾風安全離去,她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體力不支,眼前已失去了焦距,最後的攻擊發出,她已經無法再維持自身意識。


狼人步履蹣跚的走回希格諾身旁,利爪就要揮下,緩緩甦醒的夕出聲阻止了她。


夕拍動著翅膀,輕輕降落在希格諾身邊,拾起了焰劍。


「妳是一名強者,從來就沒有要殺妳們的意思,只是任務,我們一定得完成,抱歉了。」夕說著,任由手中仍有熱度的焰劍燙傷了自己的手,是對奮戰不懈的對手最高的敬意。


「我們回去吧。」朝說著,安撫著狼人激昂的心情,隨後與夕一同消失,狼人看了看傷重的希格諾,特意散出了大量的Soul,在確定引起組織的注意之後,離開了現場。


--沒有救不救的問題,只是夕不希望對方死而已,所以自己也沒有權力去扼殺一個值得尊敬的生命。


狼人緩步走著,她重新審視了自己究竟為何而生,為何而戰,自己的名字真的那麼重要嗎?若是為了名字而不得不與這些令人感到驕傲的靈魂戰鬥的話,自己的生存目地是不是就顯得渺小?


太渺小了,這樣的生存意義。


狼人那冷淡的心,在今晚,似乎有了微微的波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