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十九章-實

Concerto Grosso-十九章-實


---


晨霧濃烈,東方天才微微泛白,一個褐髮女子走在無人的街道,今早醒來的她,即使再鑽入那個溫暖的懷抱也無法再度入眠,一個人的屋子裡顯得有些孤單,有些不想弄早餐,也就索性出來購買一家人的早點。


微寒,在這樣的日子裡才剛進入春天,空氣中帶著些許寒意及濃濃水氣,拉緊了身上的深褐色大衣,那大衣有著那人特有的香味,穿著它就猶如被那人所擁抱一般,揚起一個淡笑,十分幸福的笑靨。


「好啦,早些回去吧。」女子笑了笑,手中拎著熱騰騰的早餐,踩著愉悅的腳步準備回家,一個由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成員所組成的家,竟給予自己無比的溫暖。


走經公園,一個巨大的爆裂聲震破了清晨的寂靜,女子的警戒心提到最高,壓低了身子,頭上微微顯露出狼的特徵,銀紫的眼變得深邃,敏銳的五感防備著一切。


「是誰?」女子壓低的聲音,慣用的左手擋在身前,紫眼凜冽,冷了臉,方才的笑容在瞬間收起,她已做好戰鬥的準備。


風輕輕揚起,一個人影緩緩從霧中出現,走到了女子身前,那人嘴上泛起的笑容雖帶著和善,但隱約中仍能感受到他由體內發出的惡意。


那人纖細的身體裡似乎藏著意想不到的強大力量,淡色的髮散在肩上,墨綠的眼微微瞇起,臉上的細框眼鏡遮去了他的情緒,全身散出凜冽的殺氣。


「好久不見了,奈葉。」那人笑道,細框眼鏡銀亮,走近了奈葉,奈葉下意識的退了一步,他愣了一下,隨後卻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是你......尤諾˙斯克萊亞。時空的罪犯。」奈葉同時也散出了濃烈的殺氣,防備著眼前的人,微微從喉中滑出的低鳴聲警告著對方。


「是,是我呢,原來妳也知道我是時空的罪犯阿,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忘了我了嗎??」尤諾笑著,聳聳肩心情似乎十分愉悅,微風與陽光驅走了霧氣,奈葉清楚的看見了公園裡凹陷的地板。


「我記得你。」奈葉搖搖頭,她很清楚眼前的人與自己有所關聯,但,此時此刻他們是敵人,而不是過去所認識的人。


罪犯與追捕者,如黑與白,永遠對立的兩個身分。


「是嗎?那太好了。」尤諾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露出了"那就好辦了"的神情,打算切入今天的主題,但,眼珠咕嚕轉了一圈之後又暫且將它壓下,似乎想多聊聊。


「你......為何會變得如此?你過去......是很好的人阿,我還記得你給我的那個娃娃。」奈葉嘆了一口氣,皺著眉,紫眼中映出尤諾的顏。


「娃娃?嗯......算了,我想這樣的對話實在是有點無趣,我還是切入正題吧。」尤諾的神色閃過一絲疑惑,似乎與自己僅存的記憶有些出入,但,他很快的就將這個疑惑歸入了自己散失的部分記憶。


「那麼,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奈葉退了一步,看來,對方似乎想跟自己談談自己所不想聽的話題,有些不耐,但現在她也無法脫身,明白對方的力量,所以謹慎以對。


「回歸我身邊吧,我的戰士。」尤諾伸出了左手,似在邀請奈葉一般,臉上笑容燦爛,綠眼瞇起,風,輕輕吹起他散在肩上的淡髮,露在外頭的衣襬也隨之飄盪。


「我說過了,那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我是契約之子,我也已經跟菲特定下契約了,我的主人永遠只有一個,那永遠都不會是你,是菲特。」奈葉說道,Raising Heart迴旋上手,散出了她堅定的意志,以及她不容動搖的信念。


只見那人冷了臉,綠眼無情,伸出的手垂下,抽出了口袋中的手帕擦了擦,臉上的神情帶著厭惡,微咬住下唇,冷哼一聲。


「為什麼呢?妳那麼的無可救藥?那個人就竟哪裡好?不過是個人造......」還未說完,火熱的感覺在頰上散開,眼鏡從臉上甩了出去,摔在地上,玻璃破碎。


「菲特就是菲特,比起失去善良本性的你,比起太多太多人,菲特都來得溫柔,來得熱愛自己所堅持的事情。」奈葉說著,冷淡的紫眸中燃起了對菲特的情感,隨後又將之收起,凜冽對待眼前的人。


「可惡......錯的......錯的到底是誰!?明明說好要陪我的,但妳卻沒有做到!」尤諾一吼,怒氣突然的爆裂,震開了奈葉,手中的早餐甩在地上,全毀。


尤諾額間,一枚深紅眼瞳睜開,怒目視人,充斥著深沉的怨恨。


「我很抱歉,但,消失的是你!一句話也沒說就消失了。」奈葉左手長槍擋在身前,強大的力量及怨氣卻逼得她直往後退,咬緊下唇,槍一甩,突破風壓。


「我......我一直在海邊等妳阿,那傢伙抱走妳之後妳就完全沒了音訊,妳騙人!」尤諾歇斯底里的吼著,身旁出現了大量Soul。


聽見那人的話噢,驚覺彼此的說法有所出入,如果那娃娃不是眼前的人所留給自己的,那麼,記憶中那個人又是誰?


海邊?自從自己有記憶以來,只有三次去過海邊,雖然住在濱海的城市哩,但因為太過熟悉那海水的味道,所以到海邊玩耍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第一次是在小時候,只記得那次溺了水之後,被一個人救起,連那人的面容也早已模糊不清。第二次是在疾風康復之後一起去海邊的,最近一次,是在那個夜裡,和菲特在星光下的海堤暢談的那次。


「你......不,我想,我們的說法有所出入,我和你......似乎沒有太大的關係。」奈葉皺了皺眉,採取了防備的姿態。


「錯的是妳!妳不該忘記我!妳還為我綁過頭髮,這個是證據!妳說我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你連我生存的意義也想完全切斷嗎!?」尤諾說著,左手從胸前的口袋中拿出的白色髮帶已經舊了,但卻能看出對方是小心翼翼的收藏著。


驚愕,那個確實是自己小時候所遺失的髮帶,已沒有印象在哪遺落,但也沒有印象自己為對方綁過頭髮這件事情。


之所以認識尤諾,是自己小時候遇過的男孩,但也僅僅和他玩過一兩個小時而已,不知道為何,那人卻如此執著於自己。


尤諾身後的Soul嘶吼,似在等待尤諾命令,奈葉身一退,長槍架起了櫻色護網,保護了奈葉免於受到早已按奈不住的Soul的攻擊。


「算了,今天我無論如何我都要妳成為我的!為我而戰吧!Soul們!!」尤諾右手緩緩舉起,及肩長髮飄盪,身後的Soul似在歡呼一般,圍攻奈葉。


奈葉抽了一口氣,握緊了Raising Heart,看來,是無法避免這一戰了。


「要上了喔!Raising Heart!」奈葉口中喃喃,手中長槍低鳴了一聲,力量提升,櫻色魔力爆裂迴於奈葉身上。


長槍間的紅色寶玉發出了艷紅光芒,似在回應奈葉一般,右手握住了槍身,持槍姿勢更加穩定,狼的特徵完全浮現,紫眼中切斷了情感,完全進入了戰鬥狀態。


奈葉腳步輕挪,在Soul中穿梭揮舞,一槍在手,無可匹敵,但,Soul的數量卻是有增無減。


「人海戰術嗎......不行,孩子們快醒了,得快點,菲特昨晚很晚才睡,會被吵醒的。」奈葉低語喃喃與自己對話著,手中長槍自如的揮灑,似乎已經摸索道該如何控制Raising Heart的力量。


不是以強制力去控制,是順著Raising Heart的想法而走,Raising Heart可以做出最佳的判斷,自己只需要相信她,並適時的控制及將失去控制的力量,並可以語手中神兵達成共識。


「唔乎,好強的力量,好喜歡妳阿......奈葉......」尤諾嘴角泛起了一個邪笑說著,所做的行為卻是傷害,持續的召喚出Soul,看著那人身上的傷口不斷增加、血液不斷流出,他心中竟湧出了一絲快感。


無言以對,奈葉心中有股莫名的怒氣燃起,雙手持槍,橫在身,由Raising Heart所架起的防護網令所有的Soul無法靠近她。


屬於奈葉及Raising Heart的絕對防禦。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利用孩子來為惡?」奈葉紫眼中充斥著怒氣,想起了因眼前的人而受害的孩子們,雖然那痛苦的記憶雖已被消除,但卻讓那天真的孩子們雙手染上了鮮紅。


眼前的人不只玩弄死後的靈魂,還玩弄了不少孩子們的未來,不可原諒,罪不可赦。


「沒什麼,只是想實驗看看死靈跟活體力量運用的差別,反正遭人排擠、厭惡的孩子是沒有人要的孩子,不利用白不利用。」尤諾偏著頭問著,似乎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說完卻嘆了一口氣,實驗結果似乎不如他的預期,十分失望的模樣令人惱怒。


如此的話語令人不悅,惹怒了奈葉,奈葉咬破了下唇,嘴角滑落了腥紅,握槍的手緊握,無法遏止的怒氣爆發。


「我想,我沒有辦法再聽你說任何一句話了,Raising Heart,吞噬我的理智吧,為我摧毀眼前的惡者。」奈葉低沉吼著,Raising Heart散出力量,奈葉身上充滿了怒氣及殺氣。


"Can't finish any thing while being angry." Raising Heart說著,金黃的槍身上染上了漆黑,女聲變得低沉,奈葉眼中只有對尤諾的不滿及憤怒。


濃濃殺氣壓迫得尤諾額上滲出了冷汗,以雙手擁抱了自己,退到Soul後方,微微顫抖,明白自己惹怒了不該惹的兇猛惡虎。


「殺......殺掉她!快!」尤諾一吼,心慌,不斷的退後,命令一下,Soul湧向了奈葉。


大量的Soul還未觸及奈葉,碰到了迴在奈葉身旁的櫻色魔力網變灰飛煙滅。


喚醒真正了惡魔,將是尤諾這輩子的錯誤。


「玩弄人類的感覺,真的那麼有趣嗎?我讓你看看......人類的怒氣吧。」奈葉說著,語氣平淡、冷靜,裡頭卻隱藏著巨大的怒火,青藍色的血液濺得她滿身,她無所謂,早已習慣這種腥臭。


奈葉咧嘴笑著,是殺戮的快感令她泛起了笑,左手長槍微微震動,似在反應著她的怒火,櫻色魔力不斷湧出,包覆在她四周。


一步一步逼近尤諾,Soul對她已經無法造成任何威脅,長槍揚,劈向了尤諾,心知無法閃躲,右手抓緊了自己的左半身,綠眼露出了驚恐。


「不要靠近我!妳這個惡魔!」尤諾吼著,退了幾步之後,櫻色鎖鍊由地上竄出緊緊捆住了他,長槍逼命,他已無法脫逃。


長槍刺向了他,一個劇烈的撞擊聲響起,骨頭碎裂聲響,一個黑色身影擋在尤諾身前,右手已廢。


相似的臉孔,不同的人,不同的立場,狼人吃痛無語,紫眼瞪著奈葉。


「哦......是妳......是妳傷了薇塔,傷了疾風,傷了希格諾......是嗎?」奈葉嘴角揚起,似笑非笑,狼人感受到背脊發涼,她護著尤諾退了幾步。


這樣的動作卻讓他們陷入更大的危機之中,Raising Heart槍身散發出了魔力,櫻紅染上了漆黑,逐漸聚集在槍尖,一道強勁的力量已蓄勢待發。


「我......已經無法原諒你了,尤諾˙斯克萊亞。」奈葉淡淡的說著,目標鎖定,Raising Heart緩緩倒數著。


強烈的恐懼感蒙上尤諾的思緒,他轉身拔腿就跑,狼人無語,已是無可奈何,生或死,一切都只掌握在眼前的人,那如冥王身影一般的人手上。


首次感受到絕對的敗北感,櫻色砲擊迎面而來,狼人眼見死期已到,卻見那砲擊偏離了軌道,直往尤諾的身上襲去。


狼人一見,腦中一片空白,身體卻已有了動作;尤諾眼見砲擊攻向自己,他已無路可逃。


狼人護在尤諾身前,左手揚,已全身的力量試圖擋下攻擊,奈何,那砲擊以完全毀去了自己的防禦,左手早已失去了知覺。


餘波仍穿過了狼人的身體,攻向了她身後的尤諾,劇烈的疼痛猶如火焰焚身一般痛苦,尤諾斯吼著,口中利用狼人為他爭取到的一些時間喃喃著咒語。


「啊!妳這沒用的東西,居然擋不下她!妳這失敗品!」尤諾吼著,力量從他身上散出,開啟了時空裂縫,遁逃入時空之中,帶著傷,踉蹌離開。


狼人跪下,腦中只有那句"失敗品",她的生存意義,狠狠的被剝奪。


她只想證明自己並不是替代品,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她不是仿造的,更不是用來填補誰的缺的人,她想用一切證明的生存意義,在這一刻,完全毀滅。


奈葉怒火中燒,Raising Heart已準備好下一波攻擊,槍尖抵住狼人額間,一個金色人影閃入,以手握住了槍尖。


「冷靜下來,奈葉,她不是Soul,她是個受害者,說好的,不能殺人。」金色人影說著,奈葉頓了頓,Raising Heart槍尖上的力量逐漸散去,槍身也從漆黑恢復成了耀眼金黃,金色人影上前摟住了奈葉,奈葉的情緒逐漸平復。


「菲特......抱歉......我......」奈葉點點頭,將Raising Heart恢復成待機模式,紅玉灼熱。


「沒關係的,幸好還來得及......妳,先跟我們回去吧,讓我們為妳療傷。」菲特點點頭撫了撫奈葉的臉頰表示沒問題的,轉身,單膝跪下,金色魔力包覆在狼人身上,先替她做了緊急處理,但,菲特擔心的是


--身體的傷可以復原,被剝奪生命意義的人,究竟該怎麼繼續活下去?


菲特輕嘆一聲,攙扶著狼人,和奈葉一同消失在激戰過後的公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