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魔砲平行)Concerto Grosso-尾聲

Concerto Grosso-尾聲

轟隆巨響,奈葉依偎在菲特懷中,隱約之中,她們兩個人聽見了有人呼喚她們的名字,同時,伴隨著鋒利物劃破空間的聲音,菲特睜開了眼,兩個身影衝進了崩毀的異空間,朝她們奔來。

「菲特!奈葉!」聲音的來源是艾爾芙,化成橙紅色巨狼的她奔了過來,在她身邊,一隻黑狼緊緊跟隨著。

「艾爾芙......?為什麼?」菲特疑惑,但對方還沒有回答時,艾爾芙已經菲特叼起往背上甩去,黑狼也如法炮製將奈葉甩上身。

明白解釋什麼的都留給之後再說,時空碎裂的那一刻,兩人兩隻亦順利脫逃,菲特抱著艾爾芙,風在耳邊呼嘯,她的目光望向了黑狼背上的奈葉,兩人目光對上,相視而笑。

--什麼都不用說,至少,現在都好好活著了。

脫離了崩毀的時空,熟悉的鹽味撲鼻而來,奈葉覺得陽光刺眼,在陽光之下,奈葉看著菲特的側臉,一個個失去的記憶緩緩回流。

奈葉明白自己和菲特的初遇,那天,菲特的溫柔早已令自己深深迷戀,自己珍藏的那個娃娃,也是由那人所贈與的。

自己居然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不,或者說

--最重要的東西不會忘記,只是一時想不起來罷了。

「菲特。」奈葉呼喊了那人,菲特轉過頭疑惑的看向那人,帶著一抹和煦的笑「抱歉,讓妳久等了。」奈葉說著,風聲呼嘯,菲特聽不清楚,但她似有若無的讀懂了奈葉說了些什麼,菲特搖搖頭表示,沒事的,一切都過去了。

奔馳時,艾爾芙也同時告知了疾風她們全部都安全的消息,那群人,在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便通知了艾爾芙,而那時正和艾爾芙一起的黑狼,也就跟隨著她的腳步一起到另一個世界將兩人救回。

菲特給疾風她們捎了個安全的消息之後,一切都放下的輕鬆感襲上,身體的疲累也同時湧出。

甫落地,體力消耗殆盡的兩個人身體顯得有些虛弱,她們呼吸變得困難,艾爾芙見狀,化成了人形,將菲特抱起。

「要怎麼幫妳才好?」黑狼開口問道,奈葉本來想從她背上下來,卻被她阻止了。

「妳這傢伙不錯嘛!跟我來吧,讓她們好好睡一覺就好了。」艾爾芙笑著說道,新的房子已經落成,只是菲特和奈葉卻進入了異空間,她們現在,可就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新窩。

走進主臥室,是一貫的純白色調,艾爾芙將菲特丟在床上,黑狼也跟著她這麼做,菲特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

--還是一樣的粗魯啊,艾爾芙。

柔軟的床,溫和的觸感,疲憊的身體發出了抗議,兩個人陷入了無意識狀態,隨意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只穿著內著,摟著彼此,昏睡過去。

看著入睡的兩人,艾爾芙和黑狼才一同離去。

「那麼......我要走了。」黑狼說著,轉過身準備離去時,艾爾芙笑了笑,拉住了她的尾巴。

「別走,陪我喝酒吧!」艾爾芙指了指手中的清酒,遞了個白色瓷器,上頭畫著櫻花花瓣的酒杯給黑狼。

黑狼笑了笑,化成了狼人狀態,接過了酒杯,兩個人喝著清酒,沒有對話,只是靜靜品嘗著入喉的溫潤。

下午五點一到,艾爾芙和狼人一起去接下課的艾立歐、凱洛,目前沒有安排的狼人,在和艾爾芙討論之後,打算這幾天先住下來再好好思考該何去何從。

這次的風波鬧得有些大,人類重新認識了仍有一些無法解釋的生物活在這個世界上,也重視了擁有特殊能力的孩子。

參與這場戰鬥的戰士們,在接到日之王者菲特的指令之後,結束了自己戰鬥的生涯,組織正式解散,而參與時空戰鬥的人,也在恢復的差不多之後,回到組織。

這裡早已成了廢墟,菲特來到,蹲下了身子,臉上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哀傷,她拾起了一個機械的碎片,緊緊握在手中,在她身後,所有人都已經到了。

怎麼說,這個組織少說自己也待了許久。多少還是有點感情。

輕嘆一聲,菲特站起了身子。

「妳們要離開了?朝、夕,還有妳?」菲特迴身,臉上掛著仍是一貫的溫和笑容,她問著那三個人,目光停留在狼人身上,那個與奈葉相似的面容。

「我想我們雖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我們,想要了解這個世界。」夕說著,翅膀的傷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左手摟著朝的肩膀。

「我想知道,到底是什麼直得妳們保護。」朝說著,對於這個世界,她有滿滿的好奇,一顆赤子之心,襯了她孩童般的外表。

「我想了很久,我的名字,就叫潮,我會固定時間回來這裡的。」狼人說著,對於名字,也不過就是個讓人方便稱呼的媒介,叫什麼,似乎也不再那麼重要。

「不會再攻擊人類了吧?」希格諾拍了拍夕的肩膀問著,嘴角仍是那一貫的淡笑,心情愉悅。

「沒有必要當然不會這麼做。」夕說著,難得的笑容在她臉上嶄露,用翅膀拍打了希格諾一下。

「下次有機會,還能分出勝負吧?」朝問著薇塔,伸出了右手,銀髮隨風揚起。

「妳們回來,隨時奉陪。」薇塔笑著,握住了朝的手,允諾了對方,希格諾也和夕約定了要再開戰一次,疾風嘆了一口氣,拿了一頂藍色帽子戴在潮頭上,遮去了她明顯的黑色狼耳。

「路上小心,這帽子給妳遮擋耳朵用。」疾風對潮說著,那人點點頭,露出一抹與奈葉相似,卻又截然不同感覺的笑容。

「再會了,吾友。」夕說著,三個人轉身離去,目送著她們,留下的人露出了一抹淡笑,祝福著遠行的朋友。

菲特抬起頭看著藍天,心中的苦悶逐漸淡去,也是,沒了雷迪恩斯,也就不會有Soul的存在,那麼,狩獵Soul的組織也就沒有必要再存在下去。

--永別了,普雷西亞媽媽。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呢!」菲特說著,右手的機械零件落地,菲特將它埋入了土中,眼中的不捨慢慢散去。

沉默無噢,風揚,舒爽的風帶著海水的味道,奈葉緊緊抱住了菲特,疾風、希格諾、薇塔拿出了墨鏡,口中喃喃著-又來了,閃光情侶-這種話語。

「菲特有想過嗎?以普雷西亞媽媽的名義成立特殊能力孩童保護機構呢?」奈葉說著,菲特愣了愣,沒有做出回應。

「算我們一份喔,菲特。」疾風說著,拍了拍菲特的肩膀,琳笑著點頭,一抹燦爛的笑容。

「今晚餐會要來啊!」希格諾說著,嘴角的淡笑沒有散去,埃基特坐在她的肩膀上,吵嚷著要喝酒,希格諾應了她一聲,跟著疾風的腳步離去,薇塔搖搖頭露出了苦笑,什麼也沒說,隨著希格諾她們的腳步離開。

奈葉等待著菲特的答案,倒也不急切,不管答案是如何,她都會支持菲特的想法的。

「嗯!我們就這麼做吧!成立這個組織!」菲特說著,一個衝擊卻在此時撞向了她倆,她轉個身,讓自己當肉墊,一家人跌成一塊。

「抱歉抱歉,煞車不及啊~」艾爾芙搔了搔頭說著,剛睡醒的孩子們看不到菲特和奈葉便吵著艾爾芙,受到騷擾的艾爾芙只好化成巨狼載著孩子們直奔此地。

「沒關係的,艾爾芙。」菲特笑了笑,讓艾立歐攀在自己背上,右手抱著凱洛,伸手摸了摸艾爾芙的毛髮,艾爾芙咧嘴一笑。

「唔!薇薇鷗也要抱抱!」好不容易清醒多的薇薇鷗嘟著嘴說著,艾立歐和凱洛聽到之後,乖巧的從菲特身上下來,讓菲特好動作能抱起薇薇鷗,奈葉將兩個孩子抱入壞中後,艾爾芙也解除了被騷擾的危機,安穩的趴了下來。

一家人的嘻笑聲隨風搖曳著,天空很藍,晴空萬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