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傲骨,刀無名
關於部落格
重啟,此地復活了!!!
  • 48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翠戢翠】塵世緣(一)初生之犢

(一)初生之犢

 

  四魌界,有別於苦集滅道四境,在這裡有四個國度,詩意天城、慈光之塔、殺戮碎島以及在根部的火宅佛獄。

  近來因為火宅佛獄所分配到的資源嚴重不足而掀起戰火,讓整個四魌界惶惶不安,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每個國度都期望著一個能夠為自己國家建立和平的王者。

  「你是殺戮碎島的未來,是未來的王。」打從槐生淇奧有自己意識以來,身旁的人都這樣告訴他。但在成長期間,他發現他還有一個妹妹,只是很少見面,或說自己每天總有做不完的通往王者之路的事情要做,見面,也只准許每月一次而已。

  他也發現在島上就算是與自己雙生的妹妹,理應是碎島的王女,但是,卻完全沒有身分地位,他知道了碎島上對女性的不公平。

  他也知道,他只能是他,終究不能恢復成她。身為女性的她,背負著碎島的希望,她只能成為眾人所望的他,隱藏真正的自己。

  

──是否有那麼一些羨慕,雖然不受重視卻自由的妹妹呢?

 

  「王,你在想什麼?」一旁侍讀的少年問著有些失神的槐生淇奧,只見那人放下了手中的筆,淡然的掃過少年一眼。

  「無,今天吾該做的事情已經完成了,玄覺還有交代什麼事情嗎?」槐生淇奧起身拍了拍身上衣服的皺摺,一身深藍緞袍,金紋細繡,小小身軀帶著不凡氣勢,深邃的眼中隱藏了所有情緒,將自己與他人完全分開來,淡然的令人發寒。

  「不,已沒有其他事情,玄覺大人說今日結束之後,王可以前往與王妹相見,另有一名來自火宅佛獄的客人在那邊,不可怠慢。」少年說著,將負責教導的太師意思傳到。

  「那吾就去找王妹順道會一會那位客人了。」槐生淇奧說著,邁出的步伐充滿了王者的氣勢。

  少年目送著槐生淇奧離去,他收拾了桌面之後,前往演兵場繼續他自己的修練,這一天,他這天之後更是努力的修練自己的武學,以待自己日後成為槐生淇奧手下的一名大將。

  踩踏著沉穩而悠閒的腳步來到王女-湘靈,依其才能賜名禳命女-的居所,還未到卻已聞愉悅的嘻笑聲。

  走至苑裡,在門口就看見了在花園中追著蝴蝶的湘靈,而在她身旁靜靜守護著的是一名身穿著粉色羅緞的女孩。

  「翠姐姐!來呀!一起玩!」湘靈停下了腳步,氣喘吁吁的呼喚著站在一旁的女孩。

  「小心腳下啊,別受傷了。」那女孩將手中的傘放在石桌旁,走至湘靈旁邊,同時她也注意到了來到此的槐生淇奧「湘靈,那是?」疑惑的問著湘靈,這時湘靈才將目光移向門口。

  「啊!是王兄!」湘靈大聲的喊著,她開心的跑向戢武王,將自己往那人懷裡投去。

  「小心一點啊,王妹。」槐生淇奧曳著淡笑將那人迎入懷中,將自家妹妹有些散亂的髮絲攏齊「不給王兄介紹一下嗎?」他問著湘靈。

  「那個是翠姐姐,對吾很好喔!都會來陪吾玩!」湘靈摟著槐生淇奧的腰,回頭看著寒煙翠,投以一個笑容。

  「吾是來自火宅佛獄的王女,寒煙翠,請多指教。」寒煙翠輕彿了個身,臉上的笑容雖然看起來親近人,在戢武王眼中卻是將兩個人的距離拉到最遠。

  王女嗎?在身份來說應該是和自己相同的,但是所屬的不同國度卻是敵對的,是多麼尷尬的見面。

  槐生淇奧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而已,他放開了湘靈,那孩子眼中完全沒有兩個身分特殊的人之間有的芥蒂,拉著疼愛自己的王兄以及陪著自己保護著自己的寒煙翠一起玩了起來。

  但也因為這樣,那份尷尬消失得無影無蹤,在難得的清閒午後,槐生淇奧也難得的心情大好,玩得開心,就算一身泥也不在意。

  隨著時間的流逝,夕陽西下之時,寒煙翠也差不多該回火宅佛獄了,才剛要離開,卻見湘靈喚住了那人興沖沖的奔入自己的房間不知道在找些什麼,留下了槐生淇奧和寒煙翠兩個人乾瞪眼。

  「火宅佛獄的妳來此,有什麼事情嗎?」槐生淇奧開口問著,原本沒有那個意思,在別人聽起來卻是充滿了挑釁意味。

  「來此,不是以王女身份,單就以寒煙翠的身份而已。」寒煙翠不慌不忙的回答著,終究沒有與槐生淇奧對上眼。

  槐生淇奧無語,在玩樂的過程中他也發現了,由始至終,寒煙翠眼中有自己的也不過自己剛到的那一瞬,在那之後,目光全部都只放在湘靈身上。

  這樣的感覺還是第一次,在碎島,他槐生淇奧是將來要成為王的人,到哪裡所有人的目光都會放在自己身上忽視湘靈,沒被放在眼裡,還是第一次。

  沉默淹沒了兩人,這時才見湘靈抱著一束花朵跑了出來,將它交給了寒煙翠。

  「這個是吾最喜歡的花!給翠姐姐!以後﹑以後還會再來嗎?」說穿了,她今天也是第一次和寒煙翠見面,但是她打從心底就喜歡對方陪在自己身邊的感覺。

  「會的喔,只要湘靈希望,吾就會再來喔。」寒煙翠接過了那束花,笑得溫和,她摸了摸湘靈的髮,給予會再過來的允諾。

  「真的嗎?」湘靈開心笑得連眼都瞇了起來,她用力點點頭「那、下次來吾會準備吾喜歡糕餅跟翠姐姐一起吃的!」

  「嗯,吾期待喔,吾也會帶些甜點過來的。」寒煙翠說著,她伸出了手,湘靈見狀也伸出了手,兩個人做了承諾的勾手指。

  「打勾勾、打勾勾,賴皮的是小狗!呵呵!」兩個人朗聲說著,說完又是一陣嬉笑。

  不知為何,明明眼前的兩個人就在離自己不遠處,但是卻感覺好遠,不管自己怎麼追都無法進到兩個人的世界?槐生淇奧感到疑惑,眼前的人是自己疼愛的王妹啊,但他也確定自己並不討厭寒煙翠,但是這種無以名之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問不出口的問題,沒有解答的問句,槐生淇奧也就隨意的將它扔在一旁,和湘靈一起目送寒煙翠離去。

  「湘靈喜歡翠姐姐嗎?」槐生淇奧問著身旁的妹妹。

  「喜歡!」那孩子用力的點點頭,笑得天真無邪。

 

──那一年,她們十二歲,來自不同國度的她十四歲。

 

1-2

 

然而,在這天之後,不知是對方刻意如此或者是本來就註定好的,即使槐生淇奧閒暇過來了,那人當天不會出現,或者是有事提早離開了。

  兩人之間也不過短短一面之緣。

  「王兄!你忙完了嗎?」看見來到此的槐生淇奧,湘靈開心的跑向那人,但這次不是撲了過去,而是拉著那人直往自己的房裡去「翠姐姐剛剛有帶甜點來喔!也帶給王兄一份!湘靈有很努力的忍住不吃掉喔!」

  「嗯?真的?湘靈好棒呢!」槐生淇奧笑了笑摸摸她的頭,自己和湘靈明明就是相同歲數,但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卻仍保有著孩子的單純,該喜該憂?不,身為哥哥的自己,身為將來碎島的王的自己,要保護這份單純才是,所以要更強。

  「給!很好吃喔!」湘靈將那份甜點遞給槐生淇奧,她們並肩坐下。

  只見槐生淇奧將那糕餅分成一半,將另一半推向湘靈「一起吃會更好吃喔!這是聽來的方法。」槐生淇奧說著,自己咬了自己那份一口「嘩,真的好吃呢!」

  湘靈高興得點點頭,兩兄妹就這麼分享著那來自遠方的甜美食物。

  就算不曾再遇到那個人,戢武王也會聽著湘靈她最近和寒煙翠做了什麼,去哪裡玩了,或者那個人帶了什麼來給她,分享著她與她的事情。

  雖然有趣,雖然其中一個當事者就在旁邊,但是,那終究是屬於那兩個人的記憶。

  這樣的日子過了整整三年,然而,在她們十五歲的那一年,寒煙翠已經有整整一年沒來了。

  「翠姐姐,不喜歡湘靈了嗎?」當沒有寒煙翠,湘靈也過得無聊,沒有人陪她玩,也沒有人跟她講著有趣的故事。

  「不會的,也許是火宅佛獄有什麼事情不能外出吧!」槐生淇奧安撫著她,拍了拍她的肩說道。

  「翠姐姐上次只給了我一本書,後來就不曾來過了。」湘靈突然想到,她從抽屜中拿出一本書給槐生淇奧「翠姐姐有教我識字念書喔!」槐生淇奧的疑惑還沒發出,湘靈就先解釋著,也許和那個人相處久了,也感染上了些許洞悉人心吧?

  「讓我看一下?」槐生淇奧問著,見著那人點點頭之後,他接過了那本書,只是他看著看著,眉間的鎖卻是越鎖越緊,很快的將那本書看完「這本書妳看過了?」

  「嗯,我……」湘靈想說些什麼,但她的臉色有些微紅,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外面一陣吵雜。

  「晚些再說吧!我去看看狀況,不管怎樣,妳不要出來。」槐生淇奧覺得外頭的燥亂非同小可,他叮嚀著湘靈,那人點點頭之後他便跑了出去。

  火宅佛獄舉兵攻打殺戮碎島,身為一份子的槐生淇奧自然不能避免,站在高處,看著進攻的佛獄,再看看有些無力抵抗的碎島,一瞬間,他知道了自己該做什麼,同時他也知道,是自己該面對天命的時候了。

  不顧其他長者的反對,槐生淇奧披上了純白戰甲,率領兵將一抗火宅佛獄的入侵,在碎島人民心中本以為敗了的頹勢之中,他一掌扭轉乾坤,在戰場上勇猛殺敵,逼得火宅佛獄不得不退。

  一戰成名,槐生淇奧成了碎島人民口中的救贖,王者繼任資格,也是囊中取物了。

  他明白了寒煙翠為什麼那麼久沒有過來陪湘靈,不是不來,而是不能來,想必是火宅佛獄早就計畫好要攻打碎島而不許她進出碎島吧?

  這樣一來,什麼都說得通了。

  繼任王位的那一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慶賀,戰亂過後的碎島正在努力修復,槐生淇奧倒也落得輕鬆,他在文武百官面前,氣宇軒昂的走向王位。

  「太初之殺,戢武;混沌之戰,弭兵!」坐在王位上,宛如宣示著自己的王權,他驕傲,他是王者,是眾人擁戴,是所有人民期待的王者。

 

──自此刻起,他是王,他是殺戮碎島的救贖,戢武王。

 

  「恭迎新任王!」文武百官齊喊著,戢武王只是淡然的點點頭,用左手托著自己的臉頰,審視著屬於他的一切。

  「我想,第一件事就來整兵吧。」他悠然的說著。

  「才剛上任就要開戰嗎!?王請三思!」一名文官說著。

  「我雖名戢武,善戰卻不好戰啊,我要的只是有足夠的能力抵禦入侵者。」戢武王說著「為你的無禮以及無知反省吧。」他說著,不理會那冷汗直流的文官,逕自走向了演兵場。

  站在演兵場的高處,他淡然無語,只交代了將訓練加強,以及喚來了在演武中特別勇猛的那一個人。

  他一眼就看出來,是當初侍讀的那一個少年。

  「你之名字?」戢武王問著那長得壯碩魁梧的男子。

  「什島廣誅。」男子說著自己的名字,他單膝跪下,是對王的最高敬意。

  「我親任你為伐命太丞,將為我的左右手之一。」戢武王說著,打從自己一戰成名之後,他就觀察著島內有能力的人,決定在成王之後,一整王室內部。

  「遵旨。」男子豪氣干雲的回答著「謝王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